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寒酸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1089 2019.09.26 23:55

  易欢身为二十一世纪的职业女性,不明所以的就说穿越就穿越了。到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心里满是忐忑。她不知道新身份是谁,也不知道以前的易欢都经历过什么,认识哪些人,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能相信谁,一切只能靠自己。

  在跟莲香的聊天中,易欢知道她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国度。这里虽说是古代的样子,却不是任何一个历史上的国家,这里是离境,是整个云泽大陆中四大帝国之一。

  离境这些年为了一统天下,连年征战,前线战事造成的死伤不断。这样的环境下,易老太爷当机立断,看准了商机,不顾众人反对,变卖全部家产,豁出家底,带着易老爷,去往前线。他们从边远的小城花小价钱买来药材,再运到那些战事殃及的城池,就这样开始了倒卖药材的生意。与此同时他们还置办了田地,雇佣农民种植草药以便供应。这样一来,一方面挣到了钱,另一方面,易家药材价格低廉,售卖公道且不分贫富贵贱,广结善缘,在前线城池也算是小有名气。

  最终易家算是挣了一些钱,举家搬迁,在帝都重新买的府邸,安了家。只不过易家跟帝都的达官显贵比起来,易家这样的财富也不过是中等人家罢了。

  易欢房里,好不容易得来一会清净,她摇晃着这带病的身子,下了床。还真是不习惯啊,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悠哉的在甜品店品尝着绵绵冰,幻想着未来的职场生涯,现在却平白让人拿簪子在身上戳了不知多少的血点子。

  按理说,嫡女的房间,看这屋里的装修也是不差的。就单说进门隔着的这扇屏风吧,易欢虽看不懂名人字画,却也看得出,这屏风上山水图画得极为真实,用料色彩上也是通亮清明,起码是中上品。

  按说这屋里各样装修,镶金边的,镶玉坠的,比比皆是。看这住宿的待遇,想来易老爷对易欢也是不错的,那二小姐怎么这么跋扈,说欺负自己就欺负呢。

  易欢觉得有些凉了,打量着一个四方的木头柜子,上面雕着锦绣的花纹,可能是衣柜吧。易欢伸手打开,神情微变,默然一怔。这柜子确是衣柜无疑,里面挂着衣物,一共………易欢想要确认一般,伸出手翻看了下衣物。好像一共也就五件衣服。这五件衣服有薄有厚。

  “莲香!我的衣服都在这了?”易欢喊着莲香。

  “是呀小姐,都在这了。”莲香走来,扫了一眼柜里的衣服,肯定的回答着。

  “那这件怎么这么厚,也不是现在季节穿的啊。”易欢拎出一件夹棉的袄子。

  “小姐,这本就不是现在穿的啊,这是冬天穿的棉袄呀。”

  “冬天?所以你是说,这衣柜里五件衣服,是我一年穿的量了?已经包括四季了?”易欢不敢相信的接着问莲香。

  “是啊,小姐。”

  听见这个回答的易欢,简直分分钟能“嘎(ga二声)”,抽过去。所谓的极简生活都比不上她这么个“简”法吧。

  一年就穿五件衣服,够谁穿的?恐怕基本的换洗都成问题吧。易欢啊易欢,你这嫡长女当的,怎么混到这个地步?像易欢这样爱美的女孩纸,在现代好歹也是要用“小仙女”自称的好么,她没事就要看看购物杂志,逛逛某宝,了解最新的穿搭,买买不同类型和颜色的衣服,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小姐,别怪莲香多嘴,您就去跟卫小娘好好说说,添置几件衣物吧,这些都穿了好些年了,也该换换了。”

  “我…在考虑,额……再说吧。”

  易欢想凡事小心点肯定是没错的,以前的易欢从不添置衣物,总归是有她的道理。

  “给我简单盘个发型吧,我想去院子坐坐。”

  易欢召唤着莲香,莲香熟门熟路的在易欢头上发挥,梳了一个垂云髻,头上两侧的发丝回旋着盘在脑后,小小的一个丸子,其余头发闲散的披在身后。轻便随意的发型,简单大方,头发也不紧勒着头皮,舒服又随意,易欢很是喜欢。

  “小姐,用哪根簪子呀?”

  易欢抬手抽出梳妆盒的抽屉,易欢瞪大了眼睛,不出声,这里面放着2根发簪,我去了!这有得选吗?就两根!而且还都是木质的!易欢有些心烦,古代嫡女的日子就是这样的?都不如二小姐易清随手拿来扎她的那个凶器发簪好看!

  随便拿了一根出来,递给莲香。

  “小姐这是劫后余生心情好,想通了,竟要戴这根发簪了?”

  “哈?”一根破木头簪子,我……??

  易欢推开房间的门,一缕阳光照在脸上,正午艳阳高照,清心的空气扑面而来,还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没有经过污染的空气环境,易欢深吸了一口空气,是沁入心脾的舒畅。

  脚下一个个灰色的方格地砖,很宽阔的路,两旁是长方形的花坛,种着不知名的花,此时开得正艳,阳光下格外好看。

  易欢悠闲的向外溜达着,只听拐角处传来二小姐易清急促的声音。

  “赶紧都给我往里吐口水!和均匀了,别让人看出来。”

  这是在干嘛?眼不见为净,怎么好端端出来就遇上她呢,还是躲着点吧,易欢转身往另一边花园走,就听身后易清一声娇滴滴的姐姐~喊着她。

  真是恶心,在她面前就不要装的这么热络了吧,给谁看呢。

  “姐姐,你刚刚说饿了,这是卫小娘亲自给你煮的粥,快趁热喝了吧。”易清挥手,身后婢女手里托盘上,赫然放着一碗白粥,呈了过来。

  易欢看了一眼白粥,上面零星还漂浮着沫子,也不知是刚刚吩咐婢女吐的口水,还是因为搅拌……这么想着,易欢不由自主的开始干呕,“呕!”

  “劳烦妹妹了,端回去吧,我现在食欲不振。”

  “姐姐这是怎么了,刚刚还说饿来着,怕是饿坏了,身子要紧,多少还是吃点吧。”易清温声细语的劝易欢。还真是会做人,青天白日在院子里,嘴脸完全不一样,宛若一副关爱姐姐的好妹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