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暗藏机关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21 2019.10.08 10:00

  易老爷进了里屋,面对易欢的床榻,喊着:“欢儿~过来!”

  【我去,这是要闹哪出啊?】如果罚就罚,对着床是什么情况,易欢望着易老爷的身影,定在原地没有动弹。

  “欢儿!过来!”易老爷一脸严肃地对易欢招招手。

  【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易欢咬咬牙,放慢动作,挪着步,一点点窜到易老爷身旁,喊了声:“爹~”

  “欢儿,下个月就是你的成人礼了,正巧三年一办的元素鉴定礼也在同一天。如今你已经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爹,我错了。”易欢听易老爷这个开头语,感觉后面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这个句式就好像“你很漂亮虽然你没有文化。”这话的重点根本不在于前半部分,而是后半部分。易欢赶紧认错,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你这性子还真让人不放心,总是把错往自己身上揽。”易老爷关切的视线,他这意思是不怪易欢了?

  “您是说,刚刚的事情,您相信我?”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知子莫若父,你们二人什么性格我心里自是清楚。”

  “那爹爹之前还罚我禁闭还……”易欢听了这话,小脚不禁往易老爷身边凑了两步,她的手有些颤抖。不,不是她的手在颤抖,而是原先的易欢,听了这话,激动的有点发抖。

  “爹怎么舍得真的打你十训诫棍,都是一家人,总要有人做出让步。至于禁闭,欢儿今日出去玩得不也很开心吗。”

  “爹,你都知道啦~”

  “不然你以为温沐是谁通知他来的。”易老爷眼底满是作为父亲对易欢的疼爱。

  原来易老爷表面让易欢关禁闭,实则是给易欢机会,过几天清静日子,顺便让温沐带她出去逛逛,玩玩。

  之前易欢还误会易老爷惩罚她,是不相信她,对她失望,现代的易欢父母早年离异,从没享受过父爱的她,心里一阵感动。

  “谢谢爹。”易欢本事想撒娇着说一句“爹爹真好!”。没跟亲爹撒过娇的她,话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就变成了“谢谢爹”。

  “傻姑娘,今日异宝阁之事,我已有耳闻,做得漂亮,这一百两花的值。”

  “额……”易欢心思着,正好提到这,她该怎么开口跟易老爷说欠人家温沐一百两的事。

  “爹也没想到,欢儿竟然攒下这么多钱,在金钱打理上,真是随我。你娘在天有灵,也会以你为荣的。”易老爷一脸欣慰与自豪,抬头仰天的夸奖易欢,顺带还不忘了他自己,他的话好像是说给易欢听的,也像是在对易欢死去的娘亲说,像在说“你看我把咱们女儿带的多好。”。

  “啊咧?”易老爷猝不及防的转折自夸,易欢无奈的嘴角抽动,【会攒钱就让我娘以我为荣了,那她还真是容易满足。如果我跟你说我不光会攒钱,我还是高级金融特许分析师,是不是能光宗耀祖?】

  易欢床榻正面镶嵌了一个八卦图案的圆形状玉佩,易老爷用两个手指探入玉佩中心两个圆孔,手低向玉佩输入灵气,催动玉佩,可是玉佩没有丝毫反应。

  “爹爹这是?”易欢没想到自己的床榻还有秘密机关。

  易老爷另一只手手掌对着易欢竖起,示意易欢,先不要问,等一会。

  只见易老爷灵气输送越来越多,眉头紧锁,脚下生尘。

  “不对劲啊。难不成是……”易老爷屡屡胡须,眼睛左右转着,走到了床榻背后,面色难看:“怪不得!欢儿,这床后怎么少了一块玉佩!”

  “是你房里进过贼吗?真是疏忽了,看来府里家丁要加强警惕了。”

  熟不知易老爷嘴里的贼人,就是易欢,那少了一块玉佩,正是清晨易欢生生从床后扣下来的,她还自作聪明,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不成想一日不到,就被易老爷发现了。

  “不是,爹爹,这玉佩在这呢。我见它掉下来了,就捡起收好了。”易欢捏了把汗,从怀里掏出玉佩递了过去,庆幸着多亏今天没有真的把玉佩当掉。

  “确实是这玉镶嵌的有年头了。”易老爷拿起玉佩,将它放回原位,他宽大的手掌覆盖在玉佩上,手背正中央翻红,再拿起手掌,撩起轻微的粉尘,飘散在空中,而玉佩又牢牢的镶嵌入凹槽。

  “这玉佩是你娘留给你的,本为一冰一火,二者共为一体,缺一不可。”

  易老爷复又返还床前,打开了机关,从玉佩中,投射出五彩的微光,一点点具象实体,眼前是三本书。

  “欢儿,眼看就是元素鉴定礼了,如今外面传言你天赋异禀,有多高的灵力和魂力,爹知道传言不可信,爹不求你有多高强的本事,能防身就行。”

  “爹……”

  “第一本是元素基础,你简单学学就好。”易老爷对着空中的幻影一挥袖,影像缩小收回到玉佩里。

  “是!”

  “可是爹,为什么这玉佩要镶在床上啊?”

  “放在何处都行,只是你卫姨娘好奇心重,怕她拿去给易清把玩,毕竟是你娘留给你的东西。”

  易欢心里嘀咕着,【呵,真会聊天,还好奇心重,明明就是贪心,好东西都得给她姑娘留着。】

  “知道了爹,我会好好修炼的。”

  “这还有五十两银子,想必你今日钱都花光了,这些拿去零花,咱们易家的女儿,出去可不能太寒酸。”易老爷从空间戒指取出一袋银子,结实的放到桌上。

  “谢谢爹。”易欢看着桌上鼓鼓的一袋银子,眼底泛光,是金钱的味道,请原谅一个穷人对财富的渴望。只是这五十两,只够还温沐一半的。易老爷都这么说话了,易欢也没法再说其实自己是借了温沐的钱买宝物,算了,先这样把,来日方长。

  易老爷走后,易欢赶忙关上门窗,搂过桌上沉甸甸的五十两银钱,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上哪找温沐还钱,暂时还要放在她这一段时间,话说财不外漏,她可得藏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