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章、 掐大脖子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60 2019.11.14 23:45

  “尼玛……我们俩可是女的,你这糙老爷们是真拿我们俩当哥们了不成?还把酒言欢?”

  易欢在心里骂了一句,但是却十分欣赏温楼的坦荡,毕竟穿越前作为职场女白领,看到那些办公室勾心斗角、蝇营狗苟的事情太多了,很少有男人有个爷们的样子,眼前这货虽然糙了点,但是最起码贵在像个男人。

  易欢当即也十分爷们的抱拳拱手,道:“好,温楼大哥,那咱们就一言为定,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来我们易家做客,我一定奉陪到底。”

  温楼和易欢都看着素婉心,而站在一边的素婉心看着二人称兄道弟,也配合着拎着手绢就学他俩抱拳,张张嘴也想说点什么,却没发出声音,她还是说不出口这类型的话。憋了半天,终是憋出了个:“嗯!”

  眼看这深闺大院的纤纤小姐,格格不入的抱拳和这一个单字,惹得易欢和温楼都笑了,素婉心白皙的小脸瞬间一抹绯红,害羞的低下头。夜里的树影晃动,三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快乐的笑声,映在三人心中。

  翌日,易欢一夜好眠,一大清早她迎接来的不是温楼,而是破门而入的易清。

  没有莲香在易欢身边,也没人拦着易清,易清一阵风一般,冲进来,径直走进屋里。

  同为女子,易清进了屋,撩起易欢床幔的纱帐,拽着易欢的袭衣,将易欢从被窝里拎起来。易欢睡眼朦胧,还没分辨出来人,就被人拎起脖领子,犹如冷水浇头,瞬间清醒。

  “易清,你疯了!”易欢大叫着。

  “对!我就是疯了!你说!做完你跟温沐哥哥干什么去了!”易清瞪着眼睛,奋力的摇着易欢,摇得易欢一阵眼晕。

  易欢挣脱不开易清,显然易清手劲上是用了灵力。易欢咬紧牙关,怒哼了一声:“你放开!”

  “你说!”易清着急得手上揪着易欢衣领更紧了。

  “你放开我就说!”

  “你少来!”

  “咳咳~他提你了!”易欢脖子上被勒得发红,呼吸有点困难。易清这女人,为了个男人,真是服了!

  “他提我了?”易清听见易欢说温沐有提到她,眼底瞬间温柔了许多,手也缓缓放松下来。

  “是,提你了,咱俩总不能一直这样,你先放开,我跟你说。”易欢拍拍易清的手,挑着眉毛,放轻声音跟易清说。

  清晨微凉的冷气从房门窜进屋里,被放开的易欢,顺着气,凉气让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易清坐到床边,昨晚温沐哥哥邀请易欢进里屋做客,她嫉妒得发狂,卫小娘告诉她,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忍耐,可是一夜辗转反侧,思绪万千。女人胡思乱想起来,她都联想到温沐哥哥娶了易欢,幻想到他俩结婚生子各种了。直到清早易清实在是憋不住了,就冲到易欢房里了,看见易欢睡的那叫一个香,更是气不过,就有些过激了。

  “你快说!”易清催促道。

  “我说什么说!逗你的!”被放开的易欢,这才看清易清活生生顶了副熊猫眼,很明显是一夜未眠,易欢瞪了易清一眼,顺势下床去喝水。

  “你们昨晚做什么了?”易清质问着。

  “大姐,被邀请的又不只有我一个,还有素婉心,能做什么啊!再说了,你有能耐去掐素婉心大脖子去啊!上我这逞什么能?”

  “易欢!”易清气得“噌”的从床沿站起身,怒吼着。

  “干嘛!”易欢也不让势头,端着茶壶,怒吼着。

  “小姐!快起床吧,温公子和素小姐来找您!”莲香毫不知情屋里发生什么,傻愣愣的端着洗漱用品进屋,在门口就开始喊,迈着步子进来了。

  “得!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素婉心来了,走,走,走!”易欢过去一把拽住易清的胳膊就往外走。易清吓得想甩开易欢拽她的手:“你干嘛!易欢!你要干什么!”

  易欢停下,看着易清,歪着头,清晰的咬着字,说着:“我干什么?带你去掐素婉心大脖子呀!”复又用力往门外拽易清。

  易清听易欢的话,更努力挣扎:“你放手!易欢,你疯了吧!”

  “别怂啊!拿出你刚刚的气势!你温沐哥哥不邀请她做客了嘛,走吧!姐姐带你掐大脖子去。”易欢一脸认真,抱着易清的胳膊已经走出门外。易清奋力挣开易欢,赶紧急步离开,回头骂着易欢:“疯子!”

  易欢站在门口,邪笑着小声说:“真不经逗。”

  洗漱一番的易欢,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裙,白色的料子映衬下,易欢的肤色更加光泽。易家前厅里,温楼,温沐和素婉心已经落座,喝茶等候多时。

  “不好意思,哈哈……让大家久等了。”易欢不好意思的打着招呼。

  “无妨。那我们出发吧。”温楼见易欢来了,一点不磨蹭,说走就走。

  “好的。”易欢跟在身后,温沐悄悄站在易欢身侧,小声跟易欢说:“欢儿,又赖床啦?”

  易欢抬头看温沐,他笑眯眯的,好像在笑话她:“哼,你又知道了!”

  “欢儿,清晨的空气很好的。”

  素婉心和温楼走在前面,两人相顾无言,温楼一脸正派,不像是出去游玩,瞅着面容,倒像是有点要出征的感觉。

  温楼一个从军的男子,大多时间都是在军营里,和男人们一起打混。很少接触女孩子,更没有什么机会出外游玩。除了他对外出游玩不感兴趣以外,主要也是不认识什么女子能携伴出行的。

  要是说让他温楼跟男子切磋个武艺,武枪弄棍,他毫不犹豫,说来就来。如果是喝他个几斤白酒,那完全不在话下。但是让他温楼和女子接触,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说他是丞相之子,也自认为是个糙人,他小心翼翼,不知道该说什么,腰杆挺得直板板的在前面走着。

  温楼想着昨夜,温夫人嘱咐他的话,一定要好好跟易欢,易小姐相处,易欢天赋异禀,虽说是女子,但以后若是能进入白塔,那前途也是不可限量,只是温楼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娶的小娘子,无需有所作为。温夫人还说易欢和他这尚武的心性很是合拍,这一点他倒是认同。想着这话,温楼看看身旁的易欢,身板正了正,挺得更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