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界大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杀机(三)

异界大幻想 沉陆语 2277 2019.02.21 23:34

  莫苟赶到了接头地点,山腰处的一座茅草屋,见到的却是一个不认识的接头人,一名老人。

  莫苟见到他时,他正在费力劈柴,从他身上看不出学有武功的一丝迹象。

  “你得到了什么新消息吗?”老人背对他问道。

  “我只得到了行动的时间地点,他们要求我及在场人除掉出现在那个地点附近的任何人,目标是谁暂不清楚。”莫苟环视周围,感觉情况不对劲,接头人绝不寻常。

  “有谁在哪里?”

  “无面、暗幕、血屠、死剑及六鬼。”

  “我们需要你继续隐藏身份潜伏其中,查探更多的情况。”老人听完这几个名字,就知道这次没白来。

  “可以,阁下还有什么吩咐吗?在下定当竭力完成你交待任务。”

  “请安心,我们答应你的条件不变,我老了还不想背上违反信誉的事。”

  “阁下,那我告辞了。”莫苟猜到了什么,转身离开了这里。

  “值得劳烦老主亲自出面,交给下面人去处理不行吗?”一名老仆从屋中端茶来到老↖身旁道。

  “这次情况有些问题,下面的人也出了纰漏,要退了,不想留下一堆烂摊子,只好我亲自出马了。”老人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

  “用不用我去叫醒一些老家伙。”

  “不用,有我带来的手下足够了。”老人思量道。

  “情况不明前,不要去打扰他们的安宁生活。时候到了,就要麻烦这些老朋友了,现在还用不着他们。”

  “老仆明白了。”

  老人喝完了杯中茶,老仆接过递回的茶杯,老人继续劈柴。

  一处山林宅院中,里面汇总组织各处传来的消息,搜寻处理有价值的消息。

  周围山林皆有明暗哨,密布机关。没有令符无人可进出此处,除了死人才能离开这里。

  “该死,。”一名中年人翻译完手上收到的密信,上面的内容不安道。

  “怎么了?”身旁另一人问道。

  “情况不对。”中年人肯定道。

  “你有发现了?不要再核查一下,出了问题,你会惹麻烦的。”

  “来不及了,事关重大,我要立即向管事上报。”中年人离开了屋子,走向宅院深处,来到一处密室前。

  “你有何事,打扰我这个老家伙的休息时间。”屋中灰衣老人闭目养神道。

  “管事,在下有要事禀报,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别说废话,讲重点。”

  “这是上面最新传来的甲级消息,要求我们保障几段路上的安全,似乎上面有一位大人物要通过这里。”中年人上交了收到两份消息,还拿出了备好的地图,指着上面的一处地点道。

  “这是刚才老主那里传来的消息,有人要在这里伏击某人。”他又指了指原处。

  “事情不可能这么巧,他们的目标是我们自己人,还有相关的消息佐证你的这个猜测吗?”面前老人低头扫了一眼望着桌上纸条与地图淡然道。

  “暂时还没有,我会去查的。”

  “你先回去,我会向上面反应,有关你的猜测不要外泄。”老人语气不变沉稳道。

  “是,属下明白。”中年人离开了密室。

  “彻查,发动一切人力彻查我们最近三个月得到的所有消息。还有通知家族,有人欲对家主不利。”老人怒道。

  “属下立即去办。”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屋中道。

  “下令封锁宅院,遍查信鸽,敢外出者格杀无论。”老人吩咐道。

  “老主这是刚刚收到的紧急消息。”

  老人双眼浑浊,身上爆发极强气势,令人忽略了他瞎了的事实。

  “上面讲了什么。”

  “有人要对家主不利。”

  “你亲自去,叫他们立即出发,我随后赶去。”

  一群人在一处院子,接到命令后收拾行装。

  “终于有活可干了。”一位少了一只耳的中年人高兴道。

  “好久都没有干活了,身子好像生锈了一样。”一位瞎了一只眼,断了两根右手指的老人平淡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此急切,这来不及做好叶划。”一位老人脸上满是刀疤思虑道。

  “田由,老主没有其它话要你向我们交待的吗?”刀疤脸老人询问老仆道。

  “没有,老主还是那句话,不惜一切代价,要保护好马车上的人。”

  剩下带有残疾的众人听到这句话,没人在说话做准备。

  “我们明白了,必不负老主所托。”刀疤脸道。

  “这是金晴鸽,速报魏师。”鸽房中的人取下信件交给守在这里的僮仆道。

  “不好,叫陈栩马上去追上公子一行人,叫公子放慢行程,前方有变,快去。”魏师看完来信起身急切道。

  “是,魏师。”一位青衣僮仆一离开书房立即去别处去找陈栩。

  “没想到,引蛇出洞,效果这么好,你们就等不及了。”魏师悠闲坐了回去,翻书道。

  “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好好地玩一局,不信这次端不了你们一窝蛇鼠。”

  “公子,陈栩来了,计划开始了。”陈姓老仆望着家主背影道。

  他是家族内的老人,侍奉过两代家主,看着眼前家主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这次的计划家主筹备多时,为了一举将家族内部打扫干净,家主作饵,愿者上钩。

  青年长发披肩,锦衣华服,遥望山景,听到这句话没有任何反应。

  老仆退了下去,这次定要找到谋害前任家主夫妇一事的线索。

  多年前老家主陪夫人回娘家一趟,竟在路上遭人杀害,堂堂陈氏一脉的家主,死得如此轻松自如。事后线索清理得相当干净,经手此事的人无不被杀灭口。苦查多年,毫无答案。

  家主夫妇只留下了一子一女,长老们为保两人周全,将兄妹们送去了陈氏祖地。

  没人想到十年后,青年一日间就拿回了家族大权。在这过程中,青年付出了多少,外人雾里观花,看不真切,而老人一直在陪伴在兄妹身边,却看在了眼里。

  他是个天才,天下并不罕见的人,天才到处都有,但成长起来的不多。

  他活了下来,有许多人想让他死,甚至伸手进祖地。

  真相很简单,过了很久才发现他是一个隐藏很深的疯子。在他父母死后,他闭口三年,只静静地读书习字,整天整夜呆在藏书阁里。他将阁里所有的书都看过了一遍,后来族中来人查探情况才知道他记了下来,过目不忘。

  族中派来的老师只好把问题写在纸上相互交流,一年一换,直到魏师来了,家主的一位神秘好友,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少主第一次开了口。

  后来魏师被聘为了家族客卿,成了少主的老师,教了少主许多杂学,解疑释惑。

  他在帮助家主重夺族内大权时,出了很大的力气,家主很尊敬他。

  老人站在远处,回忆往事,是他仅剩的乐趣之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