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这个英雄过于热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过往

这个英雄过于热血 琴风舞 2426 2019.11.07 09:00

  艾尔村口,明明站着一大群人,可却安静到诡异,谁也没有出声。

  秦阳摸摸后脑勺,搞不懂这些人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山贼嘛,至于这么夸张吗。

  “秦阳,我们还是逃吧,我们斗不过加利森的。”

  良久,克里出声打破了这份安静,只是他那颤抖的身体,和眼中流露出的惊慌,却让秦阳心里一阵发堵。

  到底是怎样的过往,才会让一个箭术高超的精壮少年露出如今的模样。

  秦阳默然盯着克里的眼睛,这时候装逼的话竟然再也说不出口,他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想当然了。

  他是可以无限复活,但克里不行,艾尔村的村民们不行,所以他们不可能像秦阳这样,对死亡毫无敬畏。

  “如果逃跑能让你安心,那就逃吧,逃的越远越好,去过属于你的自由生活,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思考许久,秦阳突然露出一个笑容道。

  这一句话,秦阳说的非常真诚,没有丝毫瞧不起的意思。

  克里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有些事的确不该过多的苛求他。

  至于秦阳自己也还是个孩子这件事,却被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因为别人都可以逃,唯独他不行。

  “那你呢?”克里身体猛然一怔,愣愣的看着秦阳。

  “我?当然是留下啊。”秦阳笑着拍了拍克里的肩,苦涩道:“我和你不同,我没有选择。”

  说完,秦阳就不再理会克里,朝哈维笑了笑,捡起地上的两把长刀,径直穿过人群,向着村子里面走去。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村民们没有阻拦,自发的给秦阳让开了一条路,每个人看向秦阳的目光,都各不相同。

  克里怔怔的看着头也不回的秦阳,他不明白秦阳最后话里的意思,也想不通秦阳为何会选择留下。

  “我...我...”看着消失在村子的秦阳,克里嘴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都开不了口,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他内心的挣扎。

  最终,克里还是什么话都没说,闷头向着山林中跑去,那是和刀疤山贼离开时完全相反的方向,他还是逃了。

  一直站在一旁关注克里表情变化的哈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克里的背影,随后又将视线转向秦阳离开的方向。

  “希望你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吧,克里。”颓然的丢下一句话后,哈维也转身走回了村子。

  周围的村民早在秦阳离开时就已经跟着离开了一些,此刻见事情完结,也都三三两两的散开,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从始至终,艾尔村的村民们都在扮演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仿佛没有自己的思想一般,麻木的看待着一切。

  村子中,克里的家里。

  秦阳感叹的看了一眼屋内简陋却整洁的摆设,在这陌生的村子里,他根本没有容身的地方,能想到的也唯有这里。

  搬了根凳子到门口,舒服坐下后,思考起接下来的事情。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到了傍晚,秦阳暂时还不用着急,就算刀疤山贼跑回去,想来那个所谓的加利森也不会摸黑前来,毕竟夜晚的山林还是很危险的,所以最早也要到明天上午去了。

  没有时间的担忧,秦阳抛去杂念,思维陷入回忆之中。

  之前和克里对话的时候,秦阳脑海中曾闪过一丝灵光。

  只是当时忙着和克里说话,一时间没有抓住那道灵光,以至于错过了机会,现在他在做的就是回忆当时的情景。

  只是还没等秦阳去回忆,哈维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很快走到了他的面前。

  “别怪克里,他只是太害怕了。”哈维沉默了一下,最终说出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秦阳笑笑,回道。

  看着秦阳真诚不带丝毫怨念的笑容,哈维又陷入了沉默,嘴唇动了动,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只发出一声叹息,就准备转身回家。

  “能和我说说吗?”秦阳突然出声,面对哈维疑惑的眼神,笑道:“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山贼和克里的故事,还有那个加利森。”

  哈维默然盯着秦阳的双眼,想了想,然后找了个凳子,坐在了秦阳面前。

  他没有问“你真的想知道”这样的蠢话,既然秦阳选择留下,就说明他的决心。

  秦阳也不急,微笑看着哈维的举动,静静的等待着。

  “克里的父亲,曾经是反抗加利森那伙山贼的发起者,那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仅仅第一句话,就让秦阳愣了愣,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同时心下也有了些猜测。

  “小克里的父亲老克里,是我们艾尔村最优秀的猎人,他的箭术非常高超,几乎从未射空过,同时他也是一位善良正直,受人爱戴的人,他总是会将多余的食物分给需要帮助的村民,在老克里的维护下,那时的艾尔村还是和平安乐的地方。”

  说到这里,哈维出神的看着旁边克里的家,似乎在回忆过去,只是随后他的眼神逐渐变的悲伤。

  “可是,五年前加利森带着他的手下来到这个村子后,一切就变了,他们奴役村民们,要求每月都必须上供,不愿意上供或者份额不足的,一旦被他们抓住,就会将人绑在村口用鞭子抽打,直到奄奄一息才会放人,当时村子里的人都已经快绝望了,还是老克里站了出来,他秘密组织了村内有战力的男人,想要推翻加利森的奴役,当时村里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陷阱也布置的非常完美,只要加利森入局,就绝对不可能活下来。”

  秦阳注意到,当哈维说到绝对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中流露出了自信,显然以当时他们的人数加上陷阱,一定是可以一举击杀那个加利森的。

  虽然想到这点,但村子现在的情况让秦阳明白,他们的计划应该失败了。

  哈维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眼神又从自信到愤怒,最后是深深的叹息。

  “哎~,可惜我们失败了,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捍卫自由的勇气,也不是我们的计划不够完善,而是我们中出现了一个叛徒”说到这里,哈维深深看了眼秦阳:“我想你应该猜到了吧,那个叛徒正是你口中脸上有刀疤的山贼,他叫马伦,一个卑鄙的小人,他脸上的伤,就是老克里留下的。”

  “马伦出卖了所有人,就在计划实施的前一刻,他抓住了小克里,并且用小克里来要挟,让老克里放弃了抵抗,被加利森派人抓了起来,反抗计划也彻底失败了。”

  “当着全村的面,老克里被活活折磨了7天,直到他的身上再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才被加利森那个疯子残忍的杀死,断气之前,他的眼睛甚至还被马伦那个小人生生挖了出来。”

  哈维脸上满是痛苦和恐惧,这就是那一段他一直不敢去回忆的事,对所有村民来说,那都是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七天。

  这一刻秦阳突然想到了克里,想到了他眼中的恐惧,他应该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吧,很难想象当时还是孩子的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一想到这,秦阳眼神逐渐变的冰冷,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死死的握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