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闲看生活散文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淡淡的乡愁 (13)生日随想

闲看生活散文集 诸葛星宸 2815 2019.02.14 04:38

  生日随想

  怀化是一座小城市,我在这里生活已有十年。十年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可是肯定的是,我在这里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因我已在这里安家。根虽然在邵阳,但魂已来到了怀化。

  妻子是本地人。她出生在芷江晓坪。晓坪盛产柑橘和黄桃。山多少树。树大多已被砍伐。

  山不高,闲聊片刻,就达山顶,来回不足半小时。但鸟语花香,空气宜人,能遇松鼠。松鼠见人不惊,常在路边闲跳。

  我碰上好几回。毛茸茸的翘尾巴,甚是可爱。村民不喜欢群居,但民风淳朴,乡人殷勤。

  前年,父亲去世,我的双亲都已不在,就很少回邵阳,连过年也是一样。这两年,我都是和妻子在她的娘家过年。

  每次来到晓坪,难免要入乡随俗,称呼自然也要改,和邵阳大不相同。

  在这里,伯父要叫大伯,而伯母自然成了小伯,表哥得叫哥们,姐夫也得改为哥们。这些称呼,很容易混淆,外面的一听,怎么全是自家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称呼还值得称赞,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

  过年前夕,这里是非常热闹的。两位堂姐也会抽时间回来住一段时间。我们自然而然都在一起吃饭。

  岳母去世,小伯风湿关节炎严重,掌厨的事情自然落在表哥媳妇梅莲嫂子身上。

  表哥是大伯的养子。这其中的关系有点复杂,但并不难理解。表哥是妻子三姨的大儿子,后来过继给大伯当养子。从这方面讲,表哥又可以叫堂哥。

  这段时间,是全家最热闹的时候。

  表哥是幸运的,他是在腊月二十八出生。而这一天,大家基本都已经到家,自然都会给他过生日。

  这个时间,也是悠闲的时光,过年需要准备的东西,也差不多准备好了。

  这一天,大家自然能开开心心喝几杯酒。酒是白酒。

  喝酒是非常头痛的事。当地人喝酒,喜欢碰杯。碰杯的意思就是一口干。我最怕和小姐夫一起喝酒,长辈们还好,敬一杯酒行了,如不想再喝,他们也不强求。和小姐夫属于同辈,免不了多碰几杯,而他是位厨师,从小在酒缸里泡大的,和他一起喝酒,是自己找虐。

  他喝酒过于豪爽,总是一杯又一杯,喝完还不忘倒杯,意思不言而喻。

  我是左右为难,今年肠胃不佳,早已滴酒不沾,但表哥生日,家人齐聚,总是盛情难却,没有理由不端酒杯。

  喝到尽兴的时候,还要划拳。对划拳这件事,我一直不懂得他们在说什么?反正总能听见“高升”两个字。

  这也是他们当地的酒话,说出来也含糊不清,总让我摸不着头脑。

  每到这时,我总会偷偷地溜走。

  今年过年前夕,大姐返乡,住在我家,妻子非常开心,并约定一起回晓坪。

  其实我内心是有点害怕的,今年只怕又难逃过一醉。还好在表哥生日的当天,让我逃过一劫。

  这次生日,和往年不同,不是家里聚餐,而是他宴请四方。今年是他三十六岁生日。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在这个年龄段办酒的。我问了小伯,这是当地的风俗?

  小伯回答:“冲喜”。

  我继续询问:“何为冲喜?”

  小伯的话让我恍然大悟,当地有风俗,三十六岁是人生的一道坎。这一年,不管做什么?都会有点背时,反正是诸事不顺,严重时会危及生命。

  如果迈过出,将会一生顺利,否则多难。三国周瑜、庞统、马良都是三十六去世。闻之毛骨悚然。

  何以化解?常见之法就是办酒冲喜。冲喜能去霉运。

  不管是否真假,但并非空穴来风。信者有,不信者无。表哥相信了。

  世间还有如此风俗,只听高寿办酒,未听三十六岁办酒。他乡未有。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寿则多辱”这句话。现在用在表哥身上,或许不贴切。

  “寿则多辱”一般形容长寿之人,而表哥才三十六岁。但长期以往,等他年老,“寿则多辱”用在他的上,会很贴切。

  寿则多辱,语出《庄子.天地》:尧观乎华。华封人曰:“嘻,圣人!请祝圣人,使圣人寿。”尧曰:“辞。”“使圣人富。”尧曰:“辞。”“使圣人多男子。”尧曰:“辞。”封人曰:“寿、富、多男子,人之所欲也。汝独不欲,何邪?”尧曰:“多男子则多惧,富则多事,寿则多辱。是三者,非所以养德也,故辞。”

  长寿、富贵、多子,是儒家思想,为道家宗师庄子不屑。《天地》虽非庄子亲撰,是弟子后学所撰,但弟子后学仿拟庄子“寓言十九”,让比孔子资格更老的“圣人”唐尧嘲笑儒家思想,确实切中要害,堪称真知灼见。

  这是圣人见识。话说回来,世间又有几人能超脱世俗?我们都非圣贤。常人就该恢复常态,食人间烟火。世间众人除了饱食暖衣,还勤加锻炼,略有病痛,总想救治,无非是想多活些时日。大家仍觉得活着比死好。

  我也不例外。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好。我不相信下辈子。

  但我的外祖父是个例外。不知是该说他愚昧还是佛性十足,一次小感冒,却说大限将至,死活不肯救治,最终离去。

  我弄不清他的思想。自幼读孔孟之书,却又如此迷信。或许他累了。

  “寿则多辱”是对他另一种诠释。

  这些年,为了小舅,不惜与大舅、二舅交恶。钱用完了,小舅依旧未好。八十三岁的高龄,本该颐养天年,却还在辛勤劳作。外祖父失望了,自己劳动更加困难,衣食住行要仰人鼻息,看人脸色了。

  这是一种屈辱,一种悲哀。

  人生短暂,难以预料,又过于复杂。想到人生种种,心中不免感慨。小孩无忧无虑,总期盼长大。大人却怕增添岁月,老之将至,尤其红粉佳人。

  这可以理解。小孩是步入生命的辉煌,大人却逼近衰朽的生命。这是笔糊涂账。不同年龄,不同角度,看法不同。

  我想起梁姨的一句话。每当她生日,总是轻微的感慨,我又老了一岁。我当时不能理解,过生日不好?一年就那么一回。这是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

  现在我能想象她说出来的沉重。她爱美如命,或甚于生命。她每次外出,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把自身优势展现淋漓尽致。

  她怕生日,怕老之将至,怕美人迟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美女?美貌难以长存,随岁月增添,逐渐消减。

  而表哥是怕出事。他的任务还未完成。他还有两个小孩,大的十三岁,小的才八岁。三十六岁是个尴尬的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是身体由盛转衰的阶段。

  他不敢出事。他只想诸事顺利,财源滚进。“冲喜”让他有了期盼。他的想法是好的。但他的做法,实在让人捏把汗。他们对小孩太过于溺爱。大的十三岁了,却还什么都不会,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或是玩游戏。

  我和梅莲嫂子谈及几次,她却还偏袒,说这边的小孩都这样。

  我试问一句,长期以往,他能干什么?只能成为啃老一族,你们能养他一辈子?你们还老有所依?等你们老了,失去工作能力,丧失生活能力,谁来支撑这个家?这个时候,表哥只怕不会过寿。“寿则多辱”只会让他恐惧。

  生日当天,我还在床上,心里就在盘算,今天绝不喝酒,酒席这么多人,也轮不到我喝酒,不和表哥同桌就行。其实我也想借表哥的生日,好好休息(酒席承包),近日状态不佳,诸事不顺,身体颇为劳累,文章难一气呵成。

  本想继续睡觉,却听见房外有脚步声,推窗而望,发现表哥已在忙碌,我伸了伸懒腰,只好起床,因酒席设在庭院,客人未来之前,我还得把庭院清扫干净。

  乡下的早晨真冷。站在庭院,寒风袭来,全身的毛孔随风急剧收缩,但空气却异常新鲜,让人很舒服。

  庭院外的一棵树上,一群小麻雀,在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从这棵树上,飞到了茅草上。茅草随之摇摆,似在帮主人迎接即将到来的远方客人。

  太阳也从云雾中,露出了半边脸,如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是喜上加喜,前几日一直狂风大作,还伴有小雨,表哥生怕今天会下雨,还准备了遮雨棚,结果竟然天晴了。

  扫完庭院,我来到大伯家。小伯身体欠佳,近年备受类风湿困扰,但已指挥梅莲嫂子做事。这是老一辈的风俗,办酒席必须先祭拜菩萨,不然中途会出意外,客人吃饭也不舒服。

  祭品只需一块半生不熟的肉及三根香,外加一副鞭炮。

  上午十一点半,表哥开车把娘家的亲戚接了过来。男方鸣炮迎接,表哥被叫了过去,只见一位亲戚给表哥批了一件红毯,上缝有一朵花,说了一些吉利话,无非是步步高升,身体健康,财源滚进之类的,然后叫表哥打着红伞走回家,把红毯放在床上。

  这是专门针对男人三十六岁而设立的风俗。我觉得新奇而有意思。

  下午三点,终于开席。大家都饿了,表哥全程陪笑。与预料相差无几,菜也所剩无几,没有铺张浪费。

  我觉得值得写写。有些话,是写给亲人看。由这些,我又想到自身的问题。我想到了妻子和女儿。想起女儿的吵闹,我又头疼了。

  出去转转?妻子还在吃饭。我不能让女儿离开我的视线。去沙发上坐一会?女儿又吵得要命。

  望着女儿,我想起自己老时,是“寿则多辱”还是“寿则多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