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人生32分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没有人性

人生32分钟 小生慕容 2692 2020.08.26 21:02

  32分钟,说短也不短。

  倘若一节课还有32分钟,几乎相当于这节课才刚刚开始。

  但32分钟,说长也不长,尤其是专注于某些事情的时候。比如游戏,比如逛街,比如看小说,32分钟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开始。

  袁长文在图书馆,正要去翻找下一本哲学方面的书籍,世界再次变化。

  …………

  难道自己每次都要去图书馆?这样的话,去图书股的路途就会耽误时间。

  不过,已经确定了哲学不会改变,那么直接上网查询也是可行的。

  但愿,新的世界有网络吧。

  袁长文看着眼前风沙般的改变,内心如此期望着。似乎,长这么大,自己第一次发自内心对哲学产生了兴趣。

  而那个所谓的“我在”,就是最终答案。

  袁长文有点兴奋,仿佛自己已经找到了最终答案,不管世界怎样变化,就只有“我在”这件事,才是唯一能够确定的。

  不过,世界成形,袁长文的兴奋也逐渐消失。

  审讯室。

  自己在审讯室里?

  对面两个人,一个审讯,一个做笔录?

  …………

  审讯员:“你还不承认吗?”

  袁长文看着单调的房间,只有桌子,连杯水都没有。而自己,双手被手铐铐在桌子中间的半圆环里。

  我是犯人?

  审讯员:“证据确凿,你就算什么都不说,也没用的。”

  袁长文:“我犯法了吗?”

  审讯员:“如果杀人都不算犯法,那我也不知道什么才叫犯法。”

  袁长文:“我杀人了?”

  审讯员:“怎么,你真的不打算承认吗?还是准备假装失忆或者精神病之类的?”

  袁长文:“我没杀人……”

  不,有可能这次形成的世界就是如此。

  就像前几次,我明明没有结婚,但那个女孩就是认为她自己是我老婆。

  篡改记忆,配合其他东西的佐证,似乎这一切就是如此。

  审讯员:“你说你没杀人?监控录像清晰的记录了你的整个作案过程。你肯定没想到,有人会在家里安装4K摄像头。同时,电梯里的摄像头,以及其他目击者都可以证明你就在现场。

  而且,从调查显示,你跟死者之间有过节。死者是你的债主,在你无法还钱的时候,强迫你老婆每周跟他睡一次,来还利息。另外,死者答应了保密欠债的事情,却派人威胁你的父母。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

  袁长文笑笑:“所以,就凭这些,你就确定是我杀的人?”

  审讯员没有顺着话题,而是问道:“你笑什么?”

  我在笑,这个剧情似乎有些老套,一点创意都没有。袁长文:“你有没有想过,视频资料是伪造的?”

  审讯员:“你有不在场证明吗?”

  袁长文:“没有。但是,你不能凭借这些证据就说明,我真的杀了这个人。视频资料可以伪造,目击者的记忆可以篡改,你根本没法证明这一切真实发生过。”

  审讯员:“篡改记忆?你怎么不说是外星人控制了你的身体呢?”

  袁长文:“外星人并没有控制我的身体呀。相反,你们的记忆都没篡改,只有我保留了……”

  审讯员:“继续,怎么不说了?”

  因为,我担心说出来会被幕后黑手发现。全世界的人都被篡改记忆,而我就像一个BUG,倘若被幕后黑手知道的话,会不会被抹去这个BUG?

  然后自己的记忆没篡改,每32分钟改变一次人生,但自己却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的记忆被篡改,以为自己记忆里的东西真实有效,从而按照记忆中的内容去生活去拼搏去努力。

  袁长文突然感到一丝恐怖,自己绝对不能变成这样。

  审讯员:“视频资料我们已经分析过,没有被伪造的痕迹……所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袁长文摇摇头,没有什么好说的。

  因为这已经不是同一层面可以探讨的话题。

  对于这个世界,对于这些人来说,这些东西就是事实。电梯里的监控录像,以及目击者看见了我。那么在目击者没有必要做伪证的前提下以及其他目击者跟我和死者并没有利益关系的前提下,似乎就可以判定我来过。

  而死者家里的4K摄像头,完美记录了我的杀人过程。并且,经过他们调查,视频并没有被伪造的痕迹。那么,就可以判定视频的内容真实有效,我确实杀了人。

  再加上,房间里的指纹,或者我进出时间跟视频内容的长度能够契合,又或者我身上还有死者的一丝血迹,甚至我在之前购买过一些作案工具等等。

  这些,就是判决了。

  没人会相信世界32分钟改变一次,没人会相信这一切只是直接呈现出来的模样。

  每个人都会说,看见的并不是事实。但对于这些证据,从法官到旁观者,应该没人会反驳这如铁一般的证据。

  或许,唯一反驳的人,就是那些喷子吧。

  审讯员:“如果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就在笔录上签字吧。”

  袁长文叹了口气,签字就签字吧,反正这个世界32分钟就改变一次,没什么好担心的。

  …………

  走廊。

  离开审讯室之后,袁长文被铐上手铐。虽然还没有经过法院的判罚,但在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不可能让袁长文处于自由活动的状态。

  嗖!

  一个手机扔了过来。

  不过,并没有砸中袁长文。

  一名中年妇女,嚎啕大哭。指着袁长文开口大骂,不断拿起手边的东西想要扔过来砸向袁长文。

  对方是死者的母亲。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最难过的也许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天下的母亲也许会好心办坏事,但内心总是希望自己儿子能够过得好。不愿意看到儿子受到伤害,更不希望自己儿子被人杀害。

  那位母亲一点形象都不在意,只是哭泣,只是想要杀掉袁长文来报仇。而周围的人,三五个壮年才硬生生拉住这位母亲。

  甚至,还有点拉不住的感觉。

  做母亲的,也许将儿子的未来看得比自己生命更加重要。如果真的有这个必要,或许母亲真的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儿子的幸福。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打动袁长文。

  因为这一切并不真实。那个母亲,其实根本就没有一个儿子。只是在世界变化篡改记忆之后,这位母亲记得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同时,看见了所谓的尸体跟这位母亲记忆中的儿子一样罢了。

  甚至,袁长文还泛起毫不相关的念头,死者的母亲可以跟我这个嫌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吗?

  “你竟然没有一丝回过?你破坏了一个家庭,让这位母亲下半辈子都将在绝望中度过,你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那负责记录的人员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你还有人性吗?”

  袁长文耸耸肩,没有回答。

  这种事情怎么解释?没办法解释。

  而且,这根本不是什么有没有人性的问题。相反,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处于我现在的状态,都不会对这位母亲产生任何同情或者悔恨之类的大幅度情绪波动。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杀人,这一切只是世界变化的呈现以及篡改记忆的结果罢了。

  死去的儿子跟这位母亲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过往的经历,只是十几分钟之前,这两人才变成母子关系。

  不是我没有人性,而是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啊!

  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在知晓这个世界32分钟变化一次,在知晓眼前的一切只是篡改记忆之后的结果,就很难对别人的痛苦或者喜悦产生共鸣。

  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杀掉一个儿子以及看见母亲悲伤哭泣竟然没有反应的人,就是毫无人性的败类。但从袁长文的角度来看,自己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袁长文:“咦?!”

  一个念头闪过。

  如果自己的反应被归结为没有人性,那么反过来呢?

  曾经那些被认为没有人性的人,甚至那些疯子,是否属于知晓这个世界真相的人呢?

  就像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