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捡到一只始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杀身成仁(感谢鬼、欲的盟主)

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系之狼 2913 2020.08.01 16:16

  郑朱很困惑。

  跟着范雎朝着咸阳走去,越是接近咸阳,秦人的态度就越是冷淡,在上党的时候,每到了一个地方,当地的秦吏都会来拜见自己,再往后,秦吏就有些不搭理自己了,到如今,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指着他的鼻子骂,让他滚回赵国去。大概是因为越来越偏远,才会逐渐暴露秦人的野蛮本性罢,郑朱如此安慰着自己。

  好在范雎对待自己的态度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这也是郑朱唯一能够心安的原因了。

  车还不曾到函谷关,在前方引路的那几个秦国武士就不肯再走了,郑朱再一次被迫停了下来,与众人休息。而这一次,郑朱却是再也没有办法忍耐,直接要去质问范雎,当他赶到了范雎所在的院落的时候,不只是范雎,蒙武也是在一旁,可惜,他没有了平日里的和善,正冷冷的盯着范雎。

  “范叔,我是奉我上君的命令赶来的,您也同意了我们的议和要求,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不肯再往前走了呢?”,郑朱心里即便愤怒,也不敢直接发怒,他只能是无奈的询问道,范雎还没有回话,一旁的蒙武却是说道:“还议和?请您回去做好战争的准备罢!!”

  听到这句话,郑朱大惊失色,急忙问道:“蒙武将军这是何意啊?”,他又看向了范雎,范雎看着他,面色也是有些复杂,他说道:“他说的很对,议和的事情,怕是不能继续了。”

  那一瞬间,郑朱六神无主,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他急忙上前,握住了范雎的手,哀求道:“范叔啊,我来秦国的时候,您很好的招待了我,我将您当作朋友,您怎么能不守信义呢?”

  蒙武正要训斥他,范雎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且在门外等候,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进来。”,蒙武领命,走出了室,范雎这才看向了郑朱,很是无奈的说道:“此事,您不能责怪我,原本大王是同意了赵国议和的请求,准备要见您,可是赵国不仁义啊,赵国找了秦国议和,却还要派人向魏国,楚国求援。”

  “大王认为赵国的议和是为了拖延时日,目的是要等来援军,反击秦国,大怒之下,便不愿意与您见面了,还要让王龁继续进攻啊。”,范雎说着,摇了摇头,又问道:“您自己说,有这样的事情么?”

  郑朱哀求道:“请您听我的解释,赵国不是秦国的对手,我们是害怕议和的事情不能成功,这才派人前往各地求援啊,请您帮帮我罢,带我去见秦王,我愿意当面向大王解释,赵国绝对没有要进攻秦国的想法啊,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担保!”

  范雎生气的说道:“我也是为了议和的事情,才会这样的尊敬您,亲自来迎接您,可是赵国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背信弃义的行为麽?如今大王已经下令,我身为人臣,又怎么能反驳呢?何况打仗的那些将军,会听我的吩咐而违背大王的命令麽?”

  “我...这...”,郑朱呆滞的看着范雎,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唉,也罢,我再为您向大王求情,请您在这里休息几天罢。”,范雎说着,挥了挥手,就有武士将郑朱带回了他自己的院落,蒙武走了进来,讪笑着说道:“那厮在路上还在不断的感谢您的恩德呢,哈哈哈,应侯之妙计,竟是硬生生断了赵国的所有外援,甚至还让赵国承担了背信弃义的恶名。”

  他说着,面色变得庄重了起来,看向范雎,深深一拜,“我原先对应侯多有不敬,全是因为我不知道应侯的才能,今天我方才知道应侯之所以受到大王宠爱的原因了,我请应侯能治我以往的罪行。”

  范雎的脸色也和蔼了不少,将蒙武扶起来,说道:“将军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大王的臣子,应当一同为秦国效力才是。”

  蒙武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范雎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尊敬,蒙武又问道:“我们要怎么样处置郑朱呢?”

  范雎笑了笑,说道:“任何一件事,都得要做到最好的地步,如今我亲自赶来上党,如果只是为了断绝赵国的外援,那这就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我还需要更大的成效,请您给我找来金帛,越多越好,明日我有很大的用处。”,这一次,蒙武没有再质疑,甚至都没有询问他要这些有什么用,领命之后便去操办了。

  郑朱很绝望。

  他面色苍白,已经一整天都没有进食了,等到了次日,范雎终于走了进来。

  “范叔?”,郑朱瞬间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丝期待,急忙走到了范雎的面前,范雎打量着面前这位老者,只是在一夜之间,郑朱就好像老去了,没有半点精神,脸色也不再红润,他问道:“拜托范叔的事情,怎么样了呢?”

  范雎长叹了一声,将郑朱带到了室外,在室外,不知何时,竟是堆满了钱币,还有很多的布帛,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郑朱看着这些财富,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范雎拉住了他的手,悲痛的说道:“因为议和的事情,大王已经不再信任我,还要罢免我的相位。”

  “我没有能帮得上您的忙,这让我非常的羞愧,可是,有一件事,我是必须要跟您说的。”

  郑朱是彻底的绝望了,范雎摇了摇他的肩膀,让郑朱看向自己,方才哭诉道:“我想要请求您一件事,秦国与赵国的战争,看来是不可避免的。”

  “秦人不害怕廉颇,唯独害怕马服君之子赵括!那赵括曾写过一篇伐秦十策,句句都是直击我秦人之要害啊!”,范雎畏惧的说道:“您是我的朋友,我不会杀了您的,我愿意将这些钱财都给您,我请您能够在赵王面前多贬低赵括,千万不要让赵括来担任赵国的将军!”

  “我与您一样,我的孩子也在战场上,我很害怕,赵括担任将军之后,会让我的孩子也死在战场上,请您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我以千金赠您,只请您能帮我看住赵括,不要让他当将军!”,范雎说着,又朝着郑朱再次大拜。

  郑朱的眼里再次燃起了希望,他看向了范雎,面色有些迟疑,犹豫了许久,方才说道:“善。”

  “那就太好了,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范雎喜极而泣。

  回到了室内,郑朱又将自己的驭者叫了进来,两人面向而坐,郑朱看着他,问道:“罴,你跟随我有多少时日了?”

  罴看着郑朱,恭敬的说道:“我从十六岁那年跟随您,已经过去了三十年。”

  郑朱点了点头,忽然便朝着罴大拜,这举动让罴很是慌张,急忙扶起了郑朱,郑朱抬起头来,却早已是泪流满脸,“我是奉上君的命令来救赵国的,我也曾给上君立下了誓言,我没有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不能再回去面见赵人了,我离开之前,已经吩咐了妻好好照顾我的长孙,照顾好我的老母。家里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我唯独不能放心的,是赵国的事情啊。”

  “我请您返回赵国,将我的话语带给上君。”

  罴也是哭了起来,他点着头,说道:“请您说罢,我一定会带到。”

  “秦之所畏,独畏马服君之子赵括为将耳。”,郑朱坚定的说着,又说道:“请您与我再说一遍。”

  “秦之所畏,独畏马服君之子赵括为将耳,我记住了。”

  “如此,我就能放心了,请您立刻动身前往赵国,将这句话,告知上君。”,郑朱再拜,罴站起身来,认真的说道:“等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便要去跟随您。”,说完,他起身走出了室,院落内堆满了各种钱币,而罴却没有看上一眼,走出了院落,便开始驾车。

  坐在室内,郑朱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整了整衣着,戴好了冠冕,他终于笑了起来。

  “复我仇者,括也!!!”

  当范雎带着人冲进了室内的时候,郑朱早已倒在了血泊之中,花白的胡须,都已经被鲜血染红,范雎看着这个倔强的老者,沉默了许久,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郑朱那一日激动的脸庞,那欢喜的泪水。

  “唉....不要侮辱他的尸首,将他好生埋葬罢。”

  “不将他送回赵国麽?”

  “他死在这里,就是因为他自觉羞愧,不敢面对赵人,就将他埋在这里吧。”

  郑朱死了。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尤其感谢鬼欲,太极黑白两仪熊,奇舰盖,死机佬,东阳昊,布翩仁,蒙毅,九界至尊,吃素团子等书友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