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捡到一只始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丰收之哀

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系之狼 2734 2020.08.02 18:40

    “我听闻,秦国是个像老虎那样的国家,他们既然调动了几十万的军队,就是做好了要灭亡赵国的打算,怎么会因为一个人的言语就撤军议和呢?也就你们这样的蠢物,才会轻信他们的话语!”,戈抬起头来,不屑的看着面前的诸多门客,他这一句话,可是将所有的门客都得罪了,众人都愤怒的拔出了短剑。

  狄气的脸色通红,他叫嚷道:“你身为人臣,却要屡次诋毁少君,身为赵人,却要诅咒自己的国家,你这样的小人,实在不配跟随在少君的身边!”

  戈丝毫不惧,嘲讽道:“少君哪里还需要我来诋毁呢?我只是一个没有什么道德的人,国家的大事,我尚且不敢讨论,但是,如果少君身边都是你们这样的人,那少君离身死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你这个被平原君赶出来的小人!”

  “你这个蛮夷!”

  狄的短剑猛地就要刺出去,赵括怒斥道:“住手!”,狄的短剑已经刺到了戈的面前,戈不为所动,嘲弄的看着面前的狄,说道:“如果你自认是个武士,那你就刺下去。”

  “戈!你也住口!”,赵括叫道,快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冷着脸,质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狄这才愤怒的说道:“我们正在谈论战事,这厮就来辱骂我们,还侮辱少君,我们都是因为少君您的贤德方才来追随您的,您怎么可以容忍这样的小人在您的身边,不断的诋毁您呢?”

  赵括方才也是听到了戈的言语,他皱着眉头,又问道:“你为什么要说战事不会结束呢?”

  “很快就是秋收的时候了,如果秦人想要议和,那他们为什么不让士卒们回去忙农事,反而还要继续驻扎在上党郡呢?这就说明了他们并不是想要议和,而是下定了决心,宁愿耽误秋收,也要攻打赵国啊。少君您被人称为赵国的贤人,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戈瓮声瓮气的反问道。

  赵括一愣,脸上渐渐变得肃穆起来。

  狄愤怒的说道:“请少君让我杀了他吧!”,戈撇了他一眼,大笑着说道:“我跟着马服君斩杀秦人的时候,你还在骑竹马呢,就算十个像你这样的武士,也不是我的对手。”

  赵括打断了他们的争吵,说道:“二三子都是我的门客,我听闻门客都是要为主君抵御强大敌人的,怎么能出现互相争斗的事情呢?请你们不要将剑对准彼此,这是不合乎道理的事情。”,听到赵括的言语,戈倒是没有说什么,狄又说道:“可是少君怎么可以容忍他的诋毁呢?”

  赵括又说道:“昔日齐威王接纳了国相邹忌的谏言,下了一道命令:所有的国人,能够当着面批评他的过错的,可得上等奖赏,能够通过上书来批评他的,可以得到中等奖赏,能够在人群集聚的地方指责议论他的过错的,可以得到下等奖赏,于是齐国渐渐强盛起来,诸侯听闻之后,都到齐国来朝见。”

  “齐威王作为一方诸侯,尚且能够直面他人的批评,难道我赵括的身份要比齐威王更加的尊贵吗?”

  “并不是。”

  “齐国能因为齐威王接受批评而强大起来,难道我不该留下戈这样能够直面批评我的人麽?”

  “应...应该。”

  “我要给与戈上等的赏赐。”,赵括说着,又朝着诸门客一拜,说道:“我也请二三子能够当面说出我的过错。”

  就是狄,此刻也是说不出话来,俯身大拜。赵括解下了自己的宝剑,递给了面前的戈,恭敬的说道:“希望您能继续这样,指出我不对的地方。”,戈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赵括,忽然,他别过头去,揉了揉眼睛,唉,这风沙有点大啊。

  赵括并没有想到,他对门客们说的这些话会传出去,当然,有狄在现场,他就应该要想到的,只是不到三四天,很多地方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于是乎,赵括的贤名更胜,前来拜访他的人也就更多了。

  大家都说,赵国是出了一个真正的贤人啊。

  这很不符合赵括想要继续低调的打算,有些时候,他真想打自己几个耳光,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秦人帮着自己宣扬名声还不够吗?就是在邯郸里的嬴异人也觉得很奇怪,不对啊,吕不韦不是已经离开了赵国麽?怎么赵括的名声还越来越大了?难道是吕不韦留下的人在继续施行他的计策?

  连续时日,赵括都不敢出门了,他要保持低调。

  就这样过去了六七日,见了不少来访的客人,赵括在家里待得也有些无趣了,这才决定出门转一转,就在马服内转一转,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事情罢?

  走出门,赵括看到了不少乡人,他们都很是忙碌,背着沉重的竹篮,看到赵括,则是会抬起头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简单的问候之后,继续赶路,赵括注意到,他们的竹篮之内,都是满满的粟米,也就是小米,金灿灿的小米还没有被分离出来,他们装得很多,整个身子都被压得佝偻了。

  赵括看着这些人,不由得笑着说道:“丰收之年,多好啊。”

  “呵...”,戈忽然冷哼了一声。

  赵括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方才问道:“难道是我说的不对麽?”

  戈眺望着远处,有些低沉的说道:“赵国的青壮都在上党,有的离开了一年,更有甚者已经离家三年,耕作都落在了老幼妇孺的身上,粮产是一年不如一年,很多地方已经有人饿死了...马服今年就有三个老人累死在了耕地上,更不知有多少人会饿死,少君竟还能说出个好字来?”

  赵括神色恍惚,他再次看向了这些道路上的乡人,这次,他才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们丝毫没有收获的喜悦,每个人都是紧皱着眉头,甚至还有人不断的擦拭着脸,原先赵括以为那是汗水,原来,那是被汗水浸湿的眼泪。

  “为什么会这样...秦人,难道就不需要耕作麽?”,赵括喃喃的问道。

  “秦人哪怕是派去了几十万的青壮,依旧有可以耕作在农地里的人,粮仓里依旧有充足的粮食,而且秦人勤劳耕作,是可以获得爵位的,赵人呢?赵人什么都没有啊。”,戈摇了摇头,再次重复了一句,“赵人什么都没有。”

  赵括憋得脸色通红,他是多想大吼一句,“赵人还有我。”,可是,他说不出来,自己只是个没用的人,赵人将自己视为救世主,也不过是秦人的毒计,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他愤然的转身,回了院落,戈看着赵括的背影,无奈的长叹了一声。

  “唉...赵人什么也没有啊。”

  .......

  接下来的几天,赵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再也没有怎么笑过了,门客们也没有过多的去询问,在狄的带领下,门客们都去帮马服的人去收粟米了,收粟米也是需要及时收割的,不然若是淋了雨什么的,就是巨大的损失了。

  这一日,赵括刚刚出了门,就听到平公那哀求的声音。

  一个官吏站在隔壁的院落门前,强势的跟平公说着什么,平公只是低着头,不断的哀求着,身边还放着几篮粟米,赵括大怒,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那官吏的衣襟,质问道:“你在做什么?”

  官吏大吃一惊,还没有说话,平公急忙上前,让赵括松开了手,官吏朝着赵括一拜,方才无奈的说道:“马服子,我是来征收军粮赋的,可是这位老者非要多给,我怎么说都不听。”,赵括正要骂他凭什么多收,听清楚他的话,却是一愣,又看向了平公。

  平公低着头,哀求道:“请马服子帮忙,让我多缴一些粮食罢,我们家里的粮食是够吃的,我的孩子还在上党啊,这些粮食都是送去战场的,我不希望他饿着肚子为赵国打仗啊,我们是够吃的,还请您帮帮我吧。”

  赵括沉默了许久,方才看向了官吏,说道:“收下罢。”

  “我府上也有不少粟米,你也带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