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星夜迷城

星夜迷城

闲时花开

  • N次元

    类型
  • 2005.07.11上架
  • 1.43

    连载(字)

2161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夜迷城》的N次元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我的江湖岁月

星夜迷城 闲时花开 4088 2005.07.25 19:22

    爱情,也许只是生命给予我们的一个幻象。

   ——题记

  如果,你和我一样,现在正在成都的郊外,仰望着这夏夜里难得一见的星空时,可能你会和我一样感叹:活着,真好。

  成都的夏夜通常都是闷热难耐的,像今天晚上这样清凉的夜,确实不多见。

  透过雅阁宽大的天窗,我躺在放倒的驾驶座上,什么也不想,呼吸着空气中粘粘的一丝清凉。

  有一本汽车杂志上写道:如果一个人在事业上获得成功,该怎样奖励自己?如果是在美国,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很简单:去买一辆凯迪拉克。

  好友卿红对自己的事业成功的奖励,就是这辆日本原产的雅阁车。

  在成都,一个女人,一个没有结婚、暂时也没有结婚对象的女人,只要手里稍有积蓄,如果已经有房、或者暂时不想买房的,那就只有买车了。

  有这样一句顺口溜说道:大富婆开雅阁,小富婆开奥拓,咪咪富婆骑摩托。

  卿红这几年的事业很成功,在他们那个日资进出口公司集团内部,在大陆这块地盘上,她现在的地位,俨然已经是一个“中国王”了。

  卿红理所当然的成为人们口中常说的大富婆,我在卿红这个大富婆的提携下,好歹也挤进了小富婆的行列,去年我给自己买了一辆小小的奥拓车代步。

  但是,我今天约见的这个客户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高级主管,我的那辆小奥拓实在上不了台面,我又想让他觉得我们公司实力还不错,就只好借用卿红的雅阁车来充充场面。

  这个男人,我以前没有见过,是卿红的关系。

  卿红说,他们的这家房产公司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名气,但他们对样板间的装修要求却很高。卿红几乎已经帮我把这单生意敲定,只是需要我去见见这个男人,和他联络一下感情,将来合作起来方便些。

  下班的时候,我给这个从北方来成都不久的男人打电话。

  我说,我请他在南延线的雍雅山房吃饭。我知道那里比较清静,环境也比较好,很适合勾兑关系。

  他说他找不到雍雅山房在哪里,让我在南延线的入口处等他,他将手里的事情忙完以后,自己开车过来。

  我将卿红的雅阁车的车牌号码告诉他,然后将车开到南延线,坐在车里等他。

  我没有想到,这一等,就等到月上柳梢头。

  我的肚子饿得山响,我后悔没有在办公室里先吃点饼干再出来。

  这位让我等到花儿都谢了的男人,在晚上九点钟时才出现。

  我几乎饿晕在车里。

  他一见到我,就连连给我赔不是,说公司临到下班的时候开紧急会议,没有办法,脱不开身。

  我知道,他们公司开发的楼盘近期准备开盘,几个老总在争论,是先将样板间装出来以后才开盘,还是现在就开盘。

  这些消息,卿红通过内线,早已告知于我。

  我明白,想接他们样板间装修工程的有几家公司,我只是其中的一家。

  卿红说,她走上层关系,虽然已经帮我将关节打通,但是,今天晚上的这个人,是具体负责这项事务的主管。和他搞好关系,将来免得他给我找岔。

  因此,我再饿,也只能在这里守着。

  南延线现在成了餐饮一条线,沿途是一家接一家的酒楼,且差不多都颇具规模。

  陪这位北方男人在雍雅山房吃完饭,已是夜里十一点过。

  我和他一起到停车场去取车。

  在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这位长相实在令人难以恭维的男人,借着酒劲,将我的一双手握在他肥大而潮湿的手掌里,捏了又摸。

  他说,他见到卿红时,已经觉得是绝色,没想到看到我,才知我长得更好。

  我叫他到春熙路上去看,满大街比我漂亮的女人成百上千。

  他醉意朦胧地摇晃着大脑袋说,不对,我到春熙路上去看过,没有你们传说的那么厉害。

  我吱吱唔唔的应付着他。

  这样的男人,但凡见着女人,都会夸她漂亮,借以揩油。

  他拉着我的手,反复地叮嘱我,以后要和他多多联系,将来好好合作。

  他那张圆得像四喜丸子的肥脸,油光可鉴。

  我知道,这单生意我是做定了。

  但是,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欣喜。

  我好不容易挣脱他那油腻腻的、即使在冰天雪地里,也一辈子都不用涂护手霜的肥手,将他送到他的车旁,看着他开车离开了酒楼。

  我转身走到我开的雅阁车旁,但见一路上,全是我掉下来的、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原来以为,只有台湾男人和日本男人才好色,没想到,这北方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今晚,我被他灌了不少的酒,喝得有些高,头昏昏沉沉的。

  我发动车子时,觉得一身很难受。我坚持试着跑了一段路,感觉自己手中的方向盘有些不听使唤,轻飘飘的。

  若是开我自己的奥拓还要好一点,虽说车很差,但是胜在车况熟。卿红的这辆雅阁,我很少开。在头脑清醒的时候,尚能应付,一旦脑袋不那么清楚,开起来就有些吃力。

  我已经是尽量在靠边行驶了,但车窗旁不断疾驰而过的车里,仍不时有司机侧过头来朝着我的车骂。

  我想我一定开得很糟糕。

  南延线双向八车道,路况太好,虽然是限速六十,但在这深更半夜里,不少车开得极快,至少不下于一百码。

  我这样晕头转向的开车,实在是很危险。

  我知道醉酒驾车,一旦出车祸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打着应急灯,将车缓缓靠边,拐到绿化带旁边的非机动车道上去。

  给自己还想得起电话号码的朋友打电话,叫他们来接我。

  我知道周扬是指望不上了,我们公司近段时间在绵阳接了一个工程,最近这几天在收尾。晚上十点多钟周扬才和我通过电话,说时间太晚,又累了一天,客户还没有验收工程,看来今天是回不了成都。

  我给林波打手机,打了几次,手机都无人接听。这个时候,不知道他是在外面玩,没有听见;还是正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不方便接我的电话。

  我给文涛打电话,这个烂人告诉我,他正在重庆江边吃火锅,还问我要不要过去一起吃。气得我将他大骂了一通,挂断了电话。

  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人来了,只好打电话给卿红。

  卿红他们那家公司,每天早上八点就要准时上班。而卿红又从来都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乖宝宝,现在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以她的生活习惯,此时一定已经洗漱完毕,眼霜、晚霜涂满整张脸,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培养睡眠了。

  一般情况下,我给她打电话从来都不超过晚上十一点。

  但是,在我的生活中,只有他们几个人和我走得最近。除了他们,其他的人都不方便在这深更半夜里,将别人从被窝里拖出来给我当司机。

  无奈之下,我只有给卿红打电话。

  座机响了好多声,才有人接听。卿红的声音睡意朦胧,显然已经睡下。我将我现在大致的情况向她做了简短的说明,很抱歉地叫她打个车来,帮我开车。

  卿红听见我说话舌头都有些打不过转来的样子,问清我的具体位置,叫我呆在原地不动,她马上过来。

  我将车熄了火,躺在座椅上,出于安全考虑,我没有开冷气,也没有开车窗。为了透气,我将头顶的天窗全部打开,仰望着夜空,等着红来接我。

  对于我来说,在这个世界上,靠得住的男人,我一个也没有碰到。倒是有不少女人,常常在关键的时候拉我一把,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卿红说,我是一个有女人缘的女人。

  我知道,她其实想说的是:我缺乏男人缘。

  从我的初恋开始,我的每一段恋情都很短命。最长的一段,也没有维持超过两年。

  对于那种“八年抗战”、“十年长跑”的马拉松似的恋情,让我听起来觉得好似神话。

  我不相信爱情,至少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天长地久的爱情。

  爱情对于我来说,是一瞬间的迷惑,是……。

  但在此刻,我已不能思想。

  今天晚上,我们喝下去的这种红酒,后劲很大。初时只是让我感觉微熏;走出酒楼时,也觉得不过是太阳穴那个地方有些昏胀;到了现在,却让我头疼欲裂。

  我的腹中此时波涛汹涌,肠肠肚肚好似翻江倒海一般,想吐又吐不出来,折腾得我难受。

  我轻轻的将座椅竖起来,让自己的身子坐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等着卿红来接我。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有人轻轻叩车窗的声音。我已经关了电路,按不开电动车窗,我只好把锁解开,直接将车门打开。

  在看到卿红的脸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卿红一把将我扶住,搀着我走到副驾驶座上去坐下,将安全带给我系好。

  我拉了拉紧绑在我身上的这条带子,“咦咦呜呜”地向卿红撒娇。

  卿红摇了摇头,将安全带给我解开。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卿红以后,心里特别有安全感,脑袋也似乎清醒了不少。

  许是刚才下车的时候,吸收了一点新鲜空气,身体觉得好受了一些。

  卿红皱着眉头看着我,“今天晚上,你们喝的什么,喝成这样?”

  “一点点红酒。”我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偷眼看着红的表情,“没关系,红酒能养颜。”

  “养颜?你自己看看自己的脸色,满脸浮油,眼袋吊在脸上,有沙袋那么大了,还养颜?”红毫不留情地挖苦我。

  我拉下副驾驶座前方的化妆镜一看,果然如红所言。

  我颓然的将化妆镜推上去,叹了一口气。

  是,我长期这么应酬下去,指不定哪天早上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成为残花败柳。

  “你大概喝了多少?”红不肯放过我,“恐怕不只是一点点吧?”

  “我们两个人,喝了两瓶红酒。”我向卿红比出两个手指头,“你别看我醉得不行了,我把他也灌得够戗,你没看见他刚才说话的样子,舌头大得嘴巴都包不住了。”我有些得意的嘿嘿笑着。

  “你们这样喝酒很危险。”红发动车子,缓缓的起步。

  “我知道。”我将头耷拉在胸前,听着红的训话。

  “你再这么喝下去,当心总有一天,身体喝出毛病来。”红仍在喋喋不休。

  “我知道,但是我有什么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除了喝酒,就没有其他谈生意的方式了吗?”红问我。

  “也许有吧,但是,我不知道。”我委屈的说。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