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唐周告密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林纸浅 2081 2019.05.09 23:34

  话说唐周和马元义两人正快马在官道上疾驰。

  “吁~”

  马元义刹住马,向唐周抱了下拳:“唐兄弟,到这里我们就要分开了,小兄弟一路小心啊。”

  “马大哥你也是啊。”唐周笑着眯了下眼睛,“马大哥,时间还来得及,不如兄长先陪我到洛阳,然后再去荆州,扬州怎么样?”

  马元义本来是想拒接的,但是两人都是天师座下弟子,平时关系也不差。想来唐周毕竟是第一次去洛阳,而自己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为了让唐周安心,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也好。”

  .......

  “兄弟,你真的不用我去陪着你嘛?”马元义有些担心。

  唐周笑了笑:“我也想让你陪着我啊,但是他们愿意给我们做内应,但是估计疑心还是有的,毕竟是掉脑袋的大事。所以,我还是一个人去吧,不能耽搁天师的大事啊。”

  “唉,好吧。你一路小心。”

  唐周别过马元义,一个人走了。

  穿过一道道街道,唐周直接来到了...衙门面前。

  对着看门的衙役唐周直接说:“带我去见你们大人,有你们耽搁不起的大事。”

  衙役相互看了一眼,不敢耽搁直接将唐周领了进去。

  洛阳令一身官服看起来威武至极:“你说的大事是什么大事?够不够保你的脑袋?”

  “岂止是我的脑袋,这件事耽搁了,大人你的脑袋都没办法平复,怕是大人一家老小都保不住脑袋了。”唐周冷笑着。

  洛阳令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慌了:“什么事?”

  “这件事只有天子有权利知道,快带我面见天子,到时候如果不实我的脑袋自然保不住。”

  洛阳令自然也是不想误了自己的大好人头,点了点头,带着唐周一路来到天子寝宫门前。

  ......

  “跑慢点,我马上就抓住你们了。”蒙着眼睛的天子正在和宫女嬉戏。

  “呵呵呵~”宫女们闹作一团。

  天子正在往前去捉宫女呢,这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被拽住了。转身将来人抱进怀里,“我可是抓住你了哦。”

  扯下眼罩一看,原来抱着的是宠臣张让。天子松开双手,将眼罩一丢,有些不开心的问:“让父,你来干什么?”

  张让跪在地上,趴着说:“启禀天子,洛阳令带着一个人来见,说有大事。”

  “不见不见,我才没那个时间呢。”天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陛下,老奴也是觉得陛下日理万机不应该见他们。”张让话锋一转说,“不过,洛阳令带来的那个人说有要事汇报给陛下,而且说如果天子听完不满意,可以直接取他项上人头。”

  “噢?”天子有些感兴趣了,“让他们进来吧。”

  唐周进来觐见天子,直接跪下来,趴在地上:“草民叩见天子,愿陛下长乐未央。”

  “听说你有要事禀告?”天子坐在椅子上,“直接说是什么事吧。”

  唐周跪在地上道:

  “启禀天子,钜鹿人张马角意图谋反。当初初,马角弟羊角,羊角第牛宝自称大医,善于卜道,求医者颇愈,问卜者多中,转相诳耀,皆跪拜以为神。几年间,弟子数十万人,周遍天下,置三十六方,各有所主。约定三月五日起兵,同时俱发!”

  天子怒急,他知道自己昏庸,但是可没有做亡国之君的打算,也万万没想到当今天下居然有人敢造反。顿了片刻,沉声问:“你所言非虚?”

  “万万不敢欺瞒天子。”唐周说,“张牛角自称天师,其弟子马元义被她委任到荆州,扬州收拢信徒。草民已将其诓骗过来,天子一问便知。”

  “来人。”天子一声令下,几个重铠近卫来到身前,单膝下跪。

  “唐周你带着朕的羽林卫将马元义带过来。”

  “诺。”

  ......

  话说马元义正在屋子里焦急地等着唐周回来,耳边传来的铁甲交错的“叮当”声,心里知道不妙。

  “碰!”

  大门被人撞开,马元义看到一个铁疙瘩向自己冲过来,立刻往旁边闪去,可是更多的盔甲冲了过来,马元义就这样被捕了。

  当马元义被两个铠甲大汉押着走出房门的时候,看到唐周居然和一群羽林卫在门口站着。

  马元义心中了然,唐周变节了。压抑着心里的愤怒,问:“天师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天师?”

  马元义笑了笑:“因为我找不到不背叛的理由,说难听的我投靠朝廷比去造反安全了何止一筹;说好听的,我二三十年的国土养育之恩还有天子庇护的恩情比天师的小恩小惠大多了。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跟着你们混,我在太平道不过是为了收集你们的情报而已。不过运气不好,天师马上就要起事,我不得不提前报官,现在死的只有你一个人,不过马上就会有很多人下去陪你了。”

  “无耻小贼!我看错你了。”

  “尽管骂吧,当我下定决心那一天就已经预料到了,而且你也骂不了多久了,哈哈哈。”唐周张狂地笑了起来,“快点走吧,别让天子等急了。”

  天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旁边只有张让站着,侍奉的宫女都没有在眼前碍眼。天子现在很愤怒,也很惶恐。愤怒当然是因为天师等的谋反也很惶恐,惶恐的是自己从祖宗手里传下来的江山怕是会出问题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跑到张让耳边耳语两句,张让到天子面前弯下了腰,“陛下,马元义带到了。”

  “让他们进来。”

  唐周当头,后面是两个羽林卫押着的马元义。进来后唐周跪下,马元义挺直了身体不愿下跪。羽林卫直接两脚踹过去,“嘎巴”一声,马元义腿折了,跪趴在地上冒着冷汗。

  “你为什么不愿意下跪?”

  马元义忍着疼痛说:“你这昏庸无能的天子不值得跪。”

  天子听到这个回答,有些生气,厉呵:“刁民,你为什么要造反?”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马元义大喝。

  “拖下去,车裂!”天子大怒,苍天已死不就是说自己该死嘛!

  被拖出去的马元义一直高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过了一段时间,随着一声惨叫,安静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