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前奏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林纸浅 2024 2019.04.25 21:00

  曹操一手捧着酒杯,一手合着节拍拍着桌子,不由吟道:

  “朝日乐相乐,酣饮不知醉。

  悲弦激新声,长笛吹清气。

  弦歌感人肠,四坐皆欢悦。

  寥寥高堂上,凉风入我室。

  持满如不盈,有德者能卒。

  君子多苦心,所愁不但一。

  慊慊下白屋,吐握不可失。

  众宾饱满归,主人苦不悉。

  比翼翔云汉,罗者安所羁?

  冲静得自然,荣华何足为!”

  “荣华何足贵,好诗,学弟果然好才学。”貂蝉停下舞蹈,来到曹操身边,抢走曹操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就这样,几人时而文姬抚琴,曹操舞剑;时而貂蝉起舞,荀彧作文。席间更是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待到日落西山,众人已然喝了个酩酊大醉。

  等曹操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曹操用力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把趴在地上的小赵云和小曹纯抱到房间里盖好被子,然后将醉倒在桌子上的荀彧抱到一间收拾好的客房里,最后看着剩下的貂蝉和蔡文姬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她们送回家的好。将貂蝉和蔡文姬抱到车里,叫来管家直接开车到貂蝉家里,司徒王允的府邸。

  将貂蝉抱进她的房间,给她盖好被子,刚出门就碰到了王允,曹操连忙解释:“伯父,抱歉,今天下午玩的有点疯了。”

  王允摆了摆手,一脸严肃的问:“听说你最近和董卓走的很近?”

  曹操心里一咯噔,毕竟王允可是更亲近何进,“伯父,我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

  “是吗?那就好。”王允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曹操见王允没有多说,就快步离开,毕竟蔡文姬还在等着自己送回去呢。想了想,曹操又多说一句:“伯父也是不要和何进将军走的太近的好。”

  其实王允有岂能不知道作壁上观的好处,不过何进与他有救命之恩,当然如果不是何进,王允早就死在张让的手里了。所以即便别人说何进是外戚,而且当过杀猪匠,但是王允还是愿意投靠何进的。

  曹操不知道王允的想法,就在王允感慨的时候,他已经上坐车去往蔡邑的御史府了。曹操下了车,抱着蔡文姬准备放到她房间里,结果刚进御史府就迎面碰到了蔡邑。曹操有些尴尬的开口:“抱歉,蔡伯伯,我们玩的有些疯了。”

  “没事,照这个小丫头对你的喜欢,估计你把她睡了她会更欢喜吧。不过,你们一起玩竟然不叫我,是不是看不上我老头子?”蔡邑开始调笑起来。

  曹操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曹操怀里的蔡文姬脸上挂上了红晕,连耳根都红了。其实蔡文姬在来蔡府的路上就醒了,不过想让曹操抱着所以在装睡。不过,可恶的臭老爹,什么话都说,真是的。

  “贤侄。”蔡邑脸色严肃起来,“伯父想拜托你一件事。”

  曹操闻言肃声回道:“什么事,您说。”

  “我知道贤侄是人中龙凤,所以如果我有什么意外,我想请贤侄照顾好文姬,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蔡邑语气低沉了起来。

  “伯父放心,我与文姬青梅竹马,我肯定会好好照顾文姬的,而且伯父怎么会有什么意外呢......”

  蔡邑摆了摆手示意曹操不要再说了,不满地问:“你还想抱到什么时候,行了,把我女儿交给我,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伯父,那我就先离开了。”曹操拱了拱手就告辞了。

  ......

  日月冉冉,时不与我。转眼间就是三天过去了,这三天曹操也没有去洛阳北部尉公府,几日都是吃吃喝喝,不必细说。不过,曹仁,荀彧和戏志才倒是搬来曹操府上住了。

  这一天清晨,几人都聚在一起。

  “主公,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戏志才恭敬地弯腰递给曹操一本册子。

  “不用给我看了。”曹操点了点头,看向曹仁几人:“曹仁,曹纯你们带上兵刃,我们准备去上班了。”

  “诺。”

  曹操又摸了摸赵云的脑袋,轻声问:“小云儿,你惯使什么兵刃?”

  “枪,我跟我师傅学的枪。”赵云抬头想了想。

  曹操点了点头,说:“刚好我记得家里有把枪的。管家你把龙胆枪还有倚天剑拿出来。”

  管家从仓库里拿出倚天剑和龙胆枪,曹操将倚天剑配在腰间,然后将龙胆枪递给赵云。

  赵云拎着龙胆枪耍了耍,叹了一口气:“唉,枪是好枪,就是有点长了,要是短点就好了。”

  曹操看着赵云一米二左右的身高拿着两三米的长枪确实有些违和,笑了笑,“小云,你把体内的气注进枪身,应该可以改变枪的尺寸。”

  赵云闻言,将气注进枪身,果然可以让枪变短,赵云得意的耍了耍,将枪背到身后。另一边,曹仁和曹纯也披挂整齐,赶了过来。

  曹操领着众人便驱车赶往公府。

  到了洛阳北部尉公府,一开门果然大小官员基本都在,只是不比上次曹操上任时来的人多。

  “见过曹尉郎。”众人弯腰拱手。

  “免礼。”

  “不在尉郎大人着急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交代吗?”一名官员一见曹操赶了过来,行完礼就着急上前问道。

  “哈哈哈,当然是有事,否则也不会让你们都过来了。”曹操和蔼的笑了笑,“戏志才。”

  戏志才走到众人面前,拿着之前的册子念了一串人名:“陆仁贾,陆仁义......”

  “请被念到名字的人上前一步,有惊喜哦。”曹操笑了笑。

  众人踌躇,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无人敢向前。

  曹操眯了眯眼睛:“难道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吗?”

  “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样,别人怕你我陆家兄弟可不怕。”陆仁贾和陆仁义向前走了出来,站到曹操面前。

  “很好,还有其他人呢?”曹操笑了笑。

  人是群居动物,有人带头自然有人跟上,被念到名字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自家人知自家事,被念到名字的平时都不是什么好鸟,他们自然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