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志才志才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林纸浅 2029 2019.06.11 23:17

  “呦呦呦~何等可笑,吾作为黑暗的执行人怎么有兴趣欺负一群小屁孩,而且吾之誓约者,吾生命中的唯一,却说出如此言论,难道心不会痛吗?”

  一阵狂傲声音,伴随着一阵热血的BGM涌入曹操的耳朵里。

  “呵呵,不会。”曹操没有回头。

  一个左眼带着独眼眼罩的小萝莉跳到曹操怀里,她按了一下眼罩,BGM变成催人泪下的煽情音乐:“真不愧是我黑暗的行者,竟能如此冷血,可是这么久没见,你竟如此对我,真的是好心痛。”

  曹操无奈的刮了刮夏侯惇的琼鼻:“好了好了,这个执行人为什么还撒娇。还有,你的BGM是不是可以关一下?”

  没错,这个中二病就是曹操的远方表妹夏侯惇。不知道是怎么染上中二的毛病的,但是现在什么样的人都有,中二也就中二了。

  “唔。”夏侯惇把眼罩里自带的BGM播放器关上,继续撒娇,整个脸往曹操脖颈上乱蹭,“吾好想你啊,我的至亲至爱。”

  曹操身上的小白被压的受不了了,从曹操衣服里钻了出来,这一下终于解救出了曹操。夏侯惇揪着小白的耳朵玩了起来:“吾也好想你啊,我的无上神兽,无色圣白虎。”

  就在曹操终于能松口气的时候,又有两个小萝莉涌到了曹操怀里。赵云和曹纯挤在曹操怀里,蹭来蹭去。

  曹操和两个小萝莉亲昵一会儿,又问荀彧:“文若,到底怎么了?”

  “其,其实~”

  “切~”夏侯没等荀彧说出来,就抢着开口,“就是那个病秧子要回归黑暗的怀抱里了。”

  “什么?”

  “嗯,戏志才姐姐病重了。”荀彧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志才现在在哪?快带我去。”曹操有些着急。

  荀彧也不敢耽搁,带着曹操来到戏志才修养的地方。

  戏志才病恹恹的躺着床上,脸色苍白,嘴唇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天师小马还有地师小牛,两姐妹在旁边照顾着。

  曹操蹲在戏志才身边,握紧了戏志才冰冷的小手,感觉一点肉都没有,甚至比不上几个小萝莉。

  戏志才看到曹操过来,张口虚弱的说:“咳咳~主公我知道你在洛阳的事了~你做的有些莽撞~喝~不过好在逃了出来~这就是天大的好事了~现在天下人都认识你了~”

  “别,你别说话。”曹操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回头问小牛,“志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牛被曹操猩红的眼睛吓了一跳,缩在姐姐的怀里说,“她气血亏空,而且是积年的疾病,就是进补也没有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曹操冲到小牛身边凶狠的看着她。

  抱着小牛的小马开口安慰:“其实也不一定,现在天下有两大神医张仲景还有华佗,如果能够找到她们的话,说不定能治好。”

  “主公,你不要怪她们,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确实没有时间了。”床上躺着的戏志才也开口安慰。

  曹操回头吩咐:“典韦,曹纯,你们去找,走遍天下也要找到华佗还有张仲景。”

  “诺。”

  “你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曹操握紧了戏志才的手,怕她一不留神就离开自己。

  “主公~你听我说~我自从遇到主公~一直很开心~对于一个谋士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想法一步步变成现实更快乐了~主公~你玩过养成游戏吗?”戏志才看着曹操缓缓的开口。

  曹操忽然心里很怕,觉得戏志才的形象和陈宫逐渐重合。

  “没玩过,你是要我把你当成游戏角色来养成吗?我告诉你,我可不喜欢病人,你好起来才行。”曹操说着哭着露出一个笑容。

  “恰恰相反。”戏志才说着轻轻摇了摇头,“你是我的游戏角色,你是我的化身~看着你变强我会很快乐~如果我走了~你要更努力啊~因为你就是我曾经活着的证明!”

  “你以为我会说带着你那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吗?不可能,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就说你造反被我杀了,我要让你遗臭万年。”曹操趴在戏志才的被子上说。

  “主公,你接下来怎么办?”戏志才想摸摸曹操的头发安慰他,却发现自己像灌了铅的手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机密。你不好起来,我就不会告诉你。”

  “主公,别任性。”戏志才有些无奈,也很开心,没错开心,看到曹操这么担心自己,觉得又满足又开心。

  “你不知道老板的特权就是任性吗?”曹操抬起头冲戏志才笑了笑。

  “你要知道~一个战士最大的荣幸就是死在战场上~如果我能一直为主公出谋划策直到死去~这也是一种荣幸啊。”

  “你是怕被我狡兔死,走狗烹吗?”曹操觉得好笑起来。

  其他人这时候都已经离开了,把时间留给曹操他们两个人。

  “对啊~我好怕~”戏志才看到就曹操一个人,眼泪流了下来。

  曹操慌忙用手擦拭。

  “我怕~怕如果我走了你该怎么办啊~荀彧太年轻了~还有谁可以替你谋划呢~如果是居心不良的人怎么办~如果是志大才疏的人怎么办~之前我每天替主公处理事情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

  曹操觉得心好痛:“你确实应该怕,但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下面太黑了怎么办,而是你这么年轻就离开多么可惜。”

  “不说这个了。”戏志才努力止住了眼泪,“主公,你是不是打算号召天下诸侯一起讨伐董卓?”

  “嗯。”曹操也抹了抹眼泪,正色说。

  “还要我帮你润色文章吗?”

  “当然,你来说,我来写。”曹操点点头,找来纸张,拉过来一个小板凳,趴在戏志才床边。

  “董卓逆臣,杀天子是为谋逆~”

  “是为谋逆。”曹操边写边嘟囔。

  “谎称遗诏,是为大不忠~”

  “大不忠~”

  “吾,曹操。刺杀未成,此实为吾所恨也。”

  “所恨也~”

  “今召天下英雄,无上下之分,男女之别......”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