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蹇图

某曹操的不科学三国 林纸浅 2032 2019.04.27 21:00

  曹操笑了笑:“那就好。”

  看着前面的熙攘的人群,曹操凑了过去。

  “大娘听说洛阳北部之前来了个尉郎,做的怎么样啊?”看看这就是微服私访,这一脸好奇的样子,真像一个好奇的路人。

  “现在比之前好太多了啊,以前都不敢拿太多钱出门,多亏了尉郎大人了,真的是青天大老爷啊。”

  大妈刚刚说完旁边的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就是就是,而且现在那些衙役也没有来蹭吃蹭喝的了。”“对啊,对呀,而且现在买东西都会付钱呢。”......

  曹操听着耳边源源不断的夸赞,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显露太多表情。曹操领着两人沿着街道一起走,时不时就询问一下旁边的民众,但是没有一个说曹操坏话的,极大地满足了曹操的虚荣心。

  顺着街道一起走,到了一个小巷子旁边,巷子里一户人家门上挂着白幡,地上散落着纸钱。

  两个宾客一脸哀容,走过曹操的身边,一边走一边聊。

  “多好的姑娘啊,可惜了。”“可不是嘛,年纪轻轻,刚结婚就.....”

  曹操跟着两人走了过去,走到门口递了一两银子就混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进去之后,一个年轻男子凑过来问。

  “我们是姑娘的娘家人。”曹操想了想。

  “我也是娘家人,怎么看着脸生?”

  曹操笑了笑,解释:“我是她的远房亲戚,所以不熟悉也正常。”

  “噢,这样啊。”男子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唉。”曹操叹了口气,“不知这具体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好的就......”

  男子皱了皱眉毛,小声说:“是蹇硕的叔叔蹇图,前几天晚上看上了人家,结果姑娘也是刚烈,宁死不从,结果就......”

  “蹇图怎么敢这样干?”曹操皱了皱好看的眉毛。

  “本来以为这个心来的尉郎多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就是因为蹇图是天子宠臣蹇硕的叔叔,所以就不敢管了。”男子有些唏嘘。

  曹操拱了拱手,说:“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些急事就先告辞了。”

  曹操面色一沉,带着荀彧和徐晃扭头就走了。“荀彧,通知大家,我们开个会。”

  曹操到了公府,没有等多久,众人就已经都赶到了,毕竟上行下效,曹操要求严格就没有人敢放松,当然除了赵云还有曹纯两个小萝莉。她们两个,想来来,想去玩就去找蔡文姬还有貂蝉。虽然刚开始两个小萝莉对蔡文姬和貂蝉还有些敌意,但是毕竟是小孩子,在蔡文姬和貂蝉的刻意讨好下,很快就玩在一起了。

  曹操看着下面的众人低声说:“首先,麻烦大家都过来一趟,尤其是值夜班的兄弟。最近,大家做的都非常好,经过大家的努力,各类案件发生的频率也大为减少。”

  “不敢。”大家都摸不到头脑,不知曹操究竟是想说什么。

  曹操继续说:“我自上任以来一直战战兢兢,唯恐做的不好,没想到居然还是出错了。蹇图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们谁知道?”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徐晃深吸一口气站了出来:“大人,属下知情。”

  “哦?那为何知情不报?”曹操皱了下眉头。

  “之前属下见蹇图每每犯夜,知他是天子宠臣蹇硕的叔叔,故而没有上报。没想到......”徐晃声音低沉下去。

  “你是怕了,还是以为在下怕了?你可知罪?”曹操声色俱厉的喝了一声。

  徐晃跪下:“属下知罪。”

  “有犯夜知情不报者,该当何罪?”曹操看向戏志才。

  “杖五十。”戏志才回道。

  “来人,拉下去杖五十。”曹操声音有些冷漠,“今天曹仁和我一起巡夜,将蹇图绳之以法。还有,从今往后无论是谁都不能在我洛阳北部撒野,你们明白吗?”

  下面的人士气一震:“尊大人令!”

  此时外面徐晃被一棒棒打着,即使自幼习武,但也有些遭不住。不过虽然很疼,但是徐晃心里确很开心,没错,很开心。徐晃自幼习武,三岁扎马,五岁练拳,七岁习斧,不甘心一身武艺被埋没,就和两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于禁还有张辽一起来洛阳想闯个出路。张辽,跟了天下第一的吕布,自己在做一个小吏就是因为觉得没有遇到明主。现在看来像曹操这样不畏强权的人应该值得自己投奔吧,于禁应该也会愿意来投靠曹大人的吧。

  .......

  傍晚,用过饭后,曹操身披坚甲手拿宝剑,看起来英武不凡。旁边立着曹仁,曹纯,赵云还有众衙役,皆披甲执刃。众人正准备出发,一个身影有些别扭的走了过来。来者正是徐晃,她身穿白袍,衣袍下的腰间都是袖珍小斧头。

  徐晃两三步走到曹操面前,单膝下跪:“请大人准许属下戴罪立功。”

  “可是,你的伤不要紧吗?”

  “这点伤对我们习武之人不算什么。”徐晃语气十分恭敬,“望大人准许。”

  曹操沉吟一会:“好吧,不过你不必出手。”

  “谢大人。”

  ......

  夜晚,路上没有行人,毕竟宵禁期间,只有公务急速、疾病死伤等不在禁限。

  几个小厮挑着灯笼,拥簇着一个锦服中年人,后面还跟着十来个拿着长棍的凶恶家丁。

  “蹇老爷,今天我们去哪啊?老爷看上哪家民女了?”一个小厮谄媚的笑着。

  蹇图说:“老爷我最近心情不好。”

  “还不是那个贱女人闹的,乖乖从了老爷不就好了。”旁边的小厮笑道。

  “那老爷今天去哪?”另一个小厮问道。

  “老爷,听说王秀才的老婆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啊,不然我们......”之前的小厮提议道。

  “好,老爷我回去有赏。”蹇图得意的笑了起来,油腻的脸上像爬满蛆虫一样丑陋。

  之前的小厮本来弯着的腰弯的更低了,直直要扎到地上,恭敬卑微的说:“谢老爷赏。”

  一行人向前面走去,可想而知,如果没人阻止的话,今晚又是有一个良家妇女要遭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