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异:鬼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给敌人送仇恨

异:鬼阀 廿八星 3010 2021.09.25 23:56

  挥舞手臂,带起澎湃风声,全身闪烁黑色光芒,这机甲不错,光卖相就值,至少是个限量皮肤,试试威力如何。

  先来一拳,每只手一拳,也就是六拳,平均下来,一人三拳,不知道对面两人,扛不扛的住。

  拳头挥出,上中下三路,齐头并进,一下便击碎龙卷风和水盾,把对面两人打飞。

  被打飞的两人,和摩托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好穿戴的赛车护具齐全,没有头破血流,但也哀嚎不半天,才爬起来。

  这么屌,拳头还没碰到,仅仅是拳劲,所带出的风压,就把敌人打倒,这机甲可以啊,回头打赏雷达车几斤烤废铁。

  我脚下连闪,几步走到太常孙子面前,抬脚踩向这孙子其头部。

  空气中地位水汽,流动汇聚,形成一道屏障,阻挡着我下踩的脚掌,太常的爱孙,还想抢救一下自己。

  与此同时,监御史清醒过来,看到我在欺负孙子,怕自己也步后尘,只得马力全开,使出全部实力。

  监御史原地跳起了舞,整个身躯疯狂旋转,最终化为一条小型龙卷风,只有头部依然保持人形,变成类似于蛇人的东西。

  这是激流?

  可拉倒吧,人家好歹还有个制造骨质飞片的能力,监御史存粹只能旋转跳舞,最多不闭眼罢了,也就能称个半人风。

  能力虽然不怎样,但监御史是真的会玩,卷起地上被摔坏的两台摩托,一顿旋转过后,变成夹带金属洪流的尘卷风。

  居然是传说中的尘卷风,那可是宽几米,高十来米的可怕天灾,恐怖如斯,吓的本宝宝,差点一巴掌下去,给丫的扇散架了。

  脚下的水流,薄的如同纸张,根本挡不住我的脚丫子,监御史都攻过来了,脚下这孙子,就不必留着了,反正我本来就没打算留他一命。

  脚下力度再次加大,踩的水流凹陷,压在太常幼孙头盔上,把头盔踩的崩裂开来,露出其中青年那恐慌的脸。

  眼看要丧命于此,这孙子急眼了,趴在地上的身躯,四肢胡乱扭动,正巧抓到散落的金属碎片。

  抓到摩托散架时,蹦出的锋利金属碎片,这孙子立即刺向自己的大动脉。

  红色喷泉,自手腕处喷出,却漂浮在天上,如同红色的溪流,奔涌向我脚下。

  水流形成的小盾,在血液的注入下,长成了大盾,其上流速也数倍增加,硬顶着我的踩踏,把我推开了。

  被推开地位我,还没站稳,监御史旋转制造的旋风,抓住机会,攻击了过来。

  漩涡猛然加速,同时旋风的约束,也被解开,风中裹挟的摩托残骸,射向周围。

  太常之孙,及时收拢空中夹杂自己血液的水汽,挡在自己身前,拦下了飞向自己的碎片。

  奶奶的,居然还敢反抗,看来小爷得使点真本事了。

  六条手臂,以及双脚,同时覆盖上了魔气,脚上魔气喷发,让身体稳定的,站在半空之中,六臂上的魔气,则是分散飘开,化为体毛似的丝状,只是这体毛有点长,足足有一米。

  六只手紧握拳,带着其上的丝状物,向前挥去。

  这是我根据『鬼气-丝』能力,所开发出的技巧,没有特殊效果,只是在挥拳时,让拳头周围一米的区域,布满锋利的魔气丝,让贴身近战时,攻击更加诡异罢了。

  好歹也是个技巧,那就起个名字吧,就叫“诡丝”吧。

  诡丝哪怕是近战技巧,但在我的能量增幅下,却也发挥出了恐怖的威力。

  监御史放开控制,四散飞出的碎片,如同子弹般,向我飞来,刚一接触我挥出的六只拳头,就被切割成粉末,化为一片风沙,飘散开来。

  真是晦气,老子妆都花了,尤其是腿上,油漆都刮掉一层。

  不废话,迎着风,我大不走上前去,就这点旋风,吹的动我就有鬼了,下来把您内。

  六臂的魔气丝,逆风而行,缠绕上了监御史的身体,在旋转的力量下,缠绵体表,让这个人肉陀螺停了下来。

  锋利的魔气丝,插入肉里,还不仅把监御史包成粽子,还阻断了其对身体的控制。

  监御史被制服的空挡,太常的孙子,也缓过了劲,顾不上止血,就仓皇逃窜了出去。

  我攻击监御史时,不趁机偷袭我,看来这个孙子,已经觉察到了差距,知道打不过,选择逃命,看来是个聪明人。

  这孙子的逃跑轨迹,也是诡异的很,不往山顶跑,不往山下逃,反而一头扎进了旁边树林。

  用鬼气一番观察,我明白了这小子的意图,他逃跑的方向上,有个山地泉眼,所形成的山涧小溪。

  以这孙子操纵水流的能力,只要有足够的水,绝对能发挥出更强实力。

  想要靠着水源,等待救援,甚至是反杀我,想吧,随便你,也就想想得了,我可不会给你这机会。

  拎起打包好的监御史,我开足马力,直线冲向太常家的好孙子,一路上没有躲避树木杂草,凡是面前之物,一律平推而过,撞穿了事。

  一个普通体质的贵公子,不仅要躲避沿途的杂物,还得注意周围环境,跟着痕迹靠近水源,根本跑不快,只是几分钟,我就反超了过去,堵在对方面前。

  这孙子眼看逃跑无望,眼中狠戾之色爆起,一手化为手刀,插向自己腹部,瞬间把自己刺了个透心凉,鲜血如同井喷,直往外冒。

  冒出的血液,没有喷溅出来,而是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着漂浮在其身旁,化为一片水流,环绕在其身边。

  花里胡哨的,有个屁用,想玩狠的,去梦里玩吧,爷的时间可不多,就不接着跟你过家家了。

  我除了提着监御史的手,其余五只手,全部虚握成拳,仿佛手中攥这什么。

  五只手齐齐挥下,向着太常的孙子方向,在五只虚握的手挥出之时,手心同时冒出魔气,翻涌着喷出数米,化为五根绳子,打向站我对面的孙子。

  水流终究只是水流,即便有超能力控制,也不能改变其性质。

  五根魔气绳,由上而下,抽在了水流上,瞬间将其打成四散的水花,直接抽在了孙子身上。

  魔气绳抽中其身体后,直接刺入肉体之中,将其灵魂抽离出来。

  这孙子的身体,已经破损的很严重了,撑不住到医院,也不值得我费力气救,干脆成全他,让其死个干脆。

  死就死了,灵魂留着研究,肉体也不能浪费,太常的玄孙,肉体还没气绝,正好我手里还有只监御史,那就来场栽赃嫁祸。

  魔气丝散开,昏昏沉沉的监御史,刚一清醒过来,便感觉身体不受控制,正拿着一节树枝,向着地面躺着的一人插去。

  噗呲一声,树枝刺入肉体,正中左胸心脏,没有鲜血喷涌的画面,但监御史还是吓懵了,因为他看到了地上之人的样子,那苍白无力的脸,正是太常的玄孙。

  监御史眼神失去高光,麻木的跪坐到了地上,丝毫没管从身上撤离的鬼气线。

  监御史刚才那些动作,都是我指挥的,用魔气形成线,接到监御史身上,像人偶戏那样,操纵着监御史,完成了杀孙子的小戏。

  鬼气可以化线,魔气自然也能做到,都是负属性能量,操控起来都差不多,搬过来就用,何必想新招式,能用就好,我懒我自豪。

  原本的想法没了意义,现在又没有招募位,监御史的事情,就先放着吧,这里都成这样了,谅他没什么办法,到时必然找靠山帮忙。

  虽然只是牵扯出了恩怨,让川州现有势力,和即将到来的太常,对立局面暴露在明面上,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我可以继续使坏啊。

  不把两方搞到直接开战,我可不会收手,即便外面全身成龙,都休想阻止我。

  走人,监御史大脑死机,在这里发呆,我就不奉陪了,回家睡觉去。

  回到家,收起周权号,还有我的仿生机器人,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周权有点损伤,自我修复没那么快,但有马符咒帮忙复原,并不妨碍我的使用。

  抓来的太常玄孙,被我反复的研究了个遍,没能得到大情报,小情报对现有情况,也没什么帮助。

  这孙子的破记忆,只表明了太常支持汉帝嫡长子,川州政权主要由地方氏族治理,川州牧属于长子派系,就没了。

  话说汉帝家可真乱,就这一代的接班人,都分出了四派,朝廷站队都站疯了,只要不明面上干什么出格的事,汉帝就装聋作哑。

  中央朝廷和地方官员,也没敢真造次,因为汉帝默许诸子挣权,但兵权还在其手中,在怎么内斗,都不会伤及国本。

  以我看来,汉帝老儿是要让诸子内部竞争,自我淘汰,选出新的接班人。

  这不就是养蛊嘛,还好现任汉帝孩子子多,足足小一百个后代,才能让他这么霍霍,放个人丁稀薄的来,真心不敢这么玩,早公开宣布继承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