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佛祖入灭三万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烂俗故事

佛祖入灭三万年 混沌白水 2253 2020.03.26 17:35

  黑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处于黑暗之中的周游浑浑噩噩不分上下四方不清时间流逝,只是突然间开始上浮。

  明明四周没有空间概念自己却产生了“上”这个方向,而后渐渐有光划破了黑暗周游渐渐灵台清明,而后耳边响起了一声:

  “你醒了?变性手术做的很成功没有后遗症。”

  周游一个机灵翻身起来,虽然他是第一次听到变性手术这个词汇但心中却是有一种莫大的恐惧袭上心头,伸手掏了掏自己的小伙伴。

  还在。

  周游长出了一口气,还在就好。随即又看向声源地,那熟悉的面容那欠揍的表情还有那能让佛祖冒青烟的臭嘴。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啊。

  “前辈这里是?”

  “登仙道顶啊,我拉你入幻境时顺便控制你的肉身走了上来,还有你这一身修为真是稀烂顺便帮你打磨了一下你自己看看。”

  周游闻言赶紧调动真气检查自身,毕竟沐灵山这神人恶趣味满满,莫要被他挖走了个肾还要帮他数钱。

  周游此刻还未到先天,神元无法随意调用不能精确了解体内各个部位情况,但这种充沛的真气就单纯以纯度来说已经毫无杂质随时可以冲击先天境界。

  真气运转一个大周天比平时快了数倍,这也说明体内浊气尽数褪去放在平时自己应当立即冲击境界,不过这一身修为皆是沐灵山送来的还是要先探探他的口风免得一脚踩进坑里。

  “晚辈感觉很好,体内真气纯度仿佛先天真元肉身虽然没有再上层楼但是浊气已祛下一刻进入先天都没问题。”

  周游答完却见沐灵山似笑非笑看这自己,而管先生也发声了:

  “小子这家伙帮筑基不假,但是这锻体还要你自己来你此刻丹田中的真气已经到了凝聚真元的临界点上本来放着不管都能自行凝结,但他在你身上下好了禁制若是肉身修为不足你绝对没法进入先天的。”

  周游闻言赶紧运气与周身果然每次真气快要凝聚成真元时便被莫名的吸走了一部分,顺势感应周游发现自己身上又很多意义不明的灵纹符箓,而且随着真气被吸收的越多让周游感觉自己似乎变重了。

  “你的感觉没错,我花了半盏茶的时间给你改良出来困龙咒感觉如何,每当你的真气接近真元时便会被咒文吸收从而压榨你的肉身让你有负重前行之感,当然破局之法管先生也给出来了,只要你锻体达到一定水平用血气之力坏了它便可水到渠成步入先天。”

  “谢前辈栽培。”

  周游作揖一拜,沐灵山坦然受之。

  虽说身上困龙咒不能让自己立刻进入先天,但自己现在才十六岁将来还有的是时间,周游打算自己接下来四年用水磨功夫慢慢步入先天,毕竟没有显赫背景的他这年纪进入先天未免木秀于林了。

  “好你上登仙道的目的我从老吴那里听说过了不过你放心那老东西现在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天上地下有一个算一个都要给他三分薄面就算你身死了他也能保你一丝真灵不灭重入轮回的,所以有些事情大胆去做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怕个啥。”

  沐灵山这话周游分不出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不过有些事情还要确认的。

  “前辈不知我入幻阵至今过去多久了?”

  “一个时辰了。”

  “一个时辰?这么短?我明明在里面经历了百年光阴。”

  “算长的了,你那百年光阴半真半假真要较真来算八十年都不到,而且一念之间四万八千劫,就这我还没用力呢。”

  “那还是多谢前辈手下留情,那么这潜入的妖族……”

  “死透了,方圆百里已经没有妖族了,这大阵是我加了料的寻常先天破不开等你坏了封灵阵便会消散了。”

  听闻妖族皆亡,周游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盘膝而坐缓缓呼吸平息自己心境。

  这一天还在梦中的时候莫名拉入神秘组织然后被一个深不可测的首领下了这种任务,然后升仙大会潜入先天大妖自身生死一线呕血连连,好不容易消灭了他们还要在幻境里被这眼前这深不可测的高人作弄。

  神秘莫测的麒麟、寄宿瓶中的管先生、性格恶劣的沐灵山还有老吴,周游此刻仍觉得自己身处梦境,毕竟沐灵山所说天上地下都会给三分面的老吴为什么会给他当仆人?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能忘记的,周游起身然后向着沐灵山方向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响头。

  “请前辈收我为徒。”

  不知事情起末的管先生莫名其妙,而沐灵山却是收起了一贯的贱笑神色严肃起来。

  “我应该对你说过我不喜欢老吴,你拜我为师不怕我恨屋及乌?”

  “不怕。”

  “说说理由。”

  此刻的沐灵山跌坐于空中话语间自带威严,周围云海翻腾隐约有龙腾虎踞之象,此时天色渐晚太阳的余晖为云海镀上了色彩,给沐灵山增添了神圣的色彩。

  “因为我之前说错了一句话,我曾言我在幻境的红尘中看不见侠,但我却忘了前辈也是幻境中的一员。”

  “你说我是?你别忘了我是坚决反对所谓仙侠的。”

  “但前辈给晚辈讲的故事却不是这样说的。”

  “什么故事?”

  “幻境中晚辈一念之差杀人屠寨,却又因为一点良知放过了一个少年,晚辈而后自甘堕落杀孽缠身却也过上了荣华富贵威震一方的生活,春风得意百余年终于在寿宴上被自己大弟子那个被我放过的少年屠门灭派。”

  “这怎么了吗?这只是个三流的话本小说里都不会的老套桥段了。”

  “故事很老套但依旧有身为创作者的您想要表达的思想。”

  周游长篇大论起来隐约有沐灵山几分功力,看来还未入门便将看家的话痨绝学学得精髓了。

  “故事的表达以及含义并不是以主角行为和信念为准的,就像刚才的故事我身为主角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杀人放火坐着阴险狡诈的勾当,然后我过上的梦寐以求的生活,若是到此结尾便是向他人传达杀人放火金腰带造桥铺路无尸骸的观念。”

  “但您在我晚年寿宴上用我最信任的人毁掉了我一生心血,而这个人则是我早年罪孽的讨债人,这样的故事所参数的则是因果循环恶人有恶报的观念虽是老套却是一个正能量的故事不是吗?”

  “而且,我放走那个少年为何您故作没发现?为何我在江湖拼搏数年后机缘巧合收他做了弟子?那个少年是不是前辈您?您一直都在近距离我最近的地方观察我是吗?”

  周游看这沐灵山,只等一个答案。

  “你没有证据。”

  沐灵山如此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