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章 刻板印象真差(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67 2019.12.04 12:00

  “潞王爷,你看你,又惹娘娘生气了!”

  赵灵素嘟着小嘴儿,带着两分怨气嘀咕道。

  “我没招她惹她呀!不是叫她娘很尊敬她吗?”

  朱翊镠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神情,很无奈地回道。

  “还说没有,潞王爷刚才是怎么说张先生的?”

  “可我没说错呀!伴伴也说有道理呢,张先生身体几乎被掏空了是事实,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潞王爷,素素求求你,别这样说好吗?皇宫里头谁不知道,除了万岁爷和潞王爷,娘娘最关心的人就是张先生。”

  赵灵素着急得要哭泣的样,说话的速度如同她走路一样快。

  “先皇爷爷过世得早,万岁爷登基为帝时才十岁,娘娘整日担惊受怕,朝中一应大事全仰仗张先生主持,经过几年的励精图治,终于开创出万历中兴的盛世,你说娘娘得有多感谢张先生?”

  “这个我知道呀!”被一个小丫头语重心长地教训,朱翊镠心里也只能叹息一声。

  他岂能不知道李太后在意张居正?他还听说李太后对张居正有着不一样的情愫,甚至有一腿儿咧。

  只是没想到李太后竟表现得如此明显,压根儿不掩饰。

  不过,这也似乎恰恰能够证明一点:野史上的那些传言不实。

  想想也是,一个太后,一个首辅,即便有感情,以李太后的聪明劲儿和张居正的隐忍性子,两人也断不敢拿感情挑战伦理,向前迈出一步啊!

  最多不过相互爱慕罢了。

  至于野史上说张居正家的后花园有一暗道直通李太后的卧室,从而流传出“张居正,居正不居正,黑心宰相卧龙床”的故事。

  那更是无稽之谈,纯特么扯淡诬陷。

  别把紫荆城不当城好不好?还挖有暗道通往卧室……

  想啥呢?编这个故事的人脑子进水了吧?

  “既然潞王爷知道,那你还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赵灵素一边服侍朱翊镠更衣起床,一边苦口婆心地劝道:

  “即便是事实,潞王爷想说,可你也别当着娘娘的面说呀!皇宫里的人都知道,要说张先生,也只能说他的好。”

  朱翊镠不以为然道:“那又何苦来哉?还是实事求是为好。”

  赵灵素无奈地道:“我不跟潞王爷抬杠了,你还是快些去慈庆宫给陈太后娘娘请安吧,不然娘娘问起来又不知怎么回复。”

  朱翊镠忽然灵机一动,带着两分央求两分商量的语气道:“要不,素素替我去吧?”

  赵灵素一愣:“什么?”

  “素素替我去给母后、给皇兄请安啊!”

  “那怎么成?”赵灵素头摇得跟浪鼓似的。

  “素素,事急从权嘛,张先生病得厉害,娘亲那么在乎他,可娘亲身为太后,又不能随便出宫探望张先生是不是?”

  “是啊!”

  “那就刚刚好,由我代替娘亲去张府探望张先生。”

  “潞王爷你要去?”赵灵素一副讶然的神情,感觉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不过回想刚才潞王以八卦论张先生的病情,她感觉没听错。

  “对呀!娘亲不能去,皇兄要上朝、朱批,我去最合适了。”

  赵灵素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说:“潞王爷说的好像没错,可你去,别说娘娘,就是我都不放心。”

  “为甚不放心?”

  “瞅潞王爷刚才说的那话,把娘娘都给气走了,谁能放心?”

  朱翊镠笑了笑:“当着张先生的面儿,我自然不会那样直不笼统地说嘛。”

  赵灵素摇了摇头,嘴里吐出一个简单而有力量的字:“悬。”

  “……”朱翊镠无语。

  敢情在他身边这些人眼中,他是一个傻缺般的存在吗?为什么连这点都不相信他?

  历史上的朱翊镠混蛋是混蛋了一些,可脑子很聪明的呀!

  许多事都证明了这一点,就比如之国就藩时,他向万历皇帝只“奏讨景王(朱载圳)遗业”,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决定。

  这个决定让他敛财敛得手软。

  直到明朝灭亡顺治年间拆毁潞王府时,属于潞王家的义和盐店每年仍有两千多两白银的进项。当时能挣多少可想而知。

  见赵灵素完全一副质疑的小眼神,朱翊镠不知道说什么好,讪讪地嘀咕道:“那么不相信我,要不你与我一道去。”

  “去哪儿?”

  “去张先生家啊。”

  这话一说出来,赵灵素更是质疑,“潞王爷,你别异想天开了,且不说女子不能抛头露面,奴婢只是你的贴身侍俾,如何与你一道去探望张先生?”

  继而又央道:“素素求求你,你还是去给陈太后娘娘请安去吧!不然娘娘事后问及,搞不好潞王爷又要挨骂挨揍了。”

  瞅着赵灵素一副担忧的神情,朱翊镠也不忍心,只得点头答应:“那好吧!”

  虽然嘴上这样答复,可心里想着,腿不是长在他自己身上吗?

  匆匆洗漱完毕,简单用过早膳后,朱翊镠便大摇大摆地出了慈宁宫。

  他刚走没多大会儿,慈庆宫就来了两名近侍问候。

  早上一番折腾,肯定传到陈太后那儿去了。

  赵灵素如实回答。

  然而,两名近侍感到诧异,因为路上没有遇见潞王啊!

  慈宁宫与慈庆宫刚好落于紫禁城的两端,一个在西边儿,一个在东边儿。按理说这一去一来,途中应该能够碰到才对。

  赵灵素脑瓜儿灵活,当即感觉不妙,“哎呀”一声:“不好,潞王爷肯定去见张先生了。”

  她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正殿向李太后汇报去。

  李太后听了倒是没有发怒,毕竟也算儿子有心。

  只如同赵灵素担心的那样,就怕朱翊镠去了张府胡说八道。

  可朱翊镠人已经走了,李太后也没辙,唯有吩咐慈宁宫的掌作太监赶紧过去看看。

  对朱翊镠……可真不放心啊!

  ……

  朱翊镠的确偷偷去了张府,也就是张大学士府。

  他很想见一见弥留之际的张居正。

  想看看这位被海瑞评为“工于谋国,拙于谋身”、被一代巨擘梁启超评为“明代唯一的大政治家”的首辅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若按照历史的发展,张居正只剩下半年时光。

  以施政的成绩而论,朱翊镠很认同现代讲史第一人,也即梁启超的得意门生黎东方的观点。

  张居正不仅是明朝的唯一大政治家,也是汉朝以来所少有的。

  诸葛亮和王安石勉强可以与张居正相比,但诸葛亮的处境比张居正苦,不曾有机会施展其经纶于全中国;而王安石富于理想,却拙于实行,没有才干综核僚佐与地方官的名实。

  新儒家开山祖师、国学大师熊十力也曾说过,汉以后两千余年人物,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扶危定倾,克成本愿,唯江陵一人而已。

  (张居正,江陵人,时人称张江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