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1章 上任上火 头大如斗(一)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73 2019.12.26 12:00

  第二天上午,李太后刚用过早膳,申时行就跑到慈宁宫求见。

  旨意上不是说了吗?遇有不能决断的大事,请示慈圣皇太后。

  作为张居正的门生,申时行其实很想去请教他那位座主。

  无奈张大学士府眼下戒严,不让人随便进出,而且两宫太后、万历皇帝明确有旨,养病期间不能打扰首辅。

  所以申时行只好求见李太后。

  慈宁宫本不是外臣随便进出的地方,但事态紧急,没办法。

  刚一担任临时代理首辅,就遇到三件让他头疼上火的事。

  昨日流民、叫花子们与巡城兵士冲突起来大打出手,以致死了十几个人还只是其中一件。

  在申时行看来,另外两件事同样棘手,不容忽视。

  但他认为,李太后最关心的肯定还是流民叫花子闹事的事件,所以这件事得先陈述。

  此时,朱翊镠也在。

  他很想看看是否真如后世历史评价,或叫诟病的那样,申时行是一个“不作为”,甚至是“左右逢源”、“首鼠两端”的人。

  毕竟,张居正终究会离世,张四维已经没有机会了,那接替首辅的十有八九是申时行。

  申时行恰比张居正小十岁,看起来年轻又儒雅。

  在暖阁里,他首先将昨日宣武门流民、叫花子闹事的情况,简明扼要地作了一番禀报。

  李太后昨晚也没休息好。

  虽然抱着试探申时行办事能力的心思,决定全权交给他处理,可死了十几条人命,也算是非常严重的突发事件了。

  万历皇帝昨晚因为着急,还特意过来慈宁宫一趟。

  年关在即,若处置不当,会留下祸机,甚至引发民变。

  所以,李太后昨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好不容易快到天亮时眯了一小会儿,又做了一个大噩梦。

  梦见京城大街小巷满世界都是饥肠辘辘的流民和舞枪弄棒的叫花子,吓得她一身冷汗。

  然后,再也睡不着了。

  直到朱翊镠早上去请安,她才挣扎着起来,感觉周身酸软,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

  好在朱翊镠这两天懂事,帮她又是捶又是捏,她才感觉舒服了好多,去用早膳。

  刚一吃完,申时行就来了。

  李太后听完陈述,急着问:“死的是兵士还是流民、叫花子?”

  申时行回道:“兵士死了三个,其中有一个是哨长。流民和叫花子共死了十一个。”

  稍顿了顿。

  申时行又补充道:“冲突打架中死去的有六个,还有五个是在慌乱中被人踩死的。”

  “原因调查清楚了没有?”李太后问,“为什么他们要哄抢店铺?不知道那是违法的吗?”

  “已经调查清楚了,但巡城御史的紧急条陈尚未写出来,所以奏本还没有送到通政司。”

  “你打算如何处置?”

  “臣一大早求见娘娘,就是想赶在奏疏送达陛下手里之前。因为陛下昨晚传过口谕,要将带头闹事的流民叫花子们统统抓起来,严加惩处,限五城兵马司三日之内,把所有流民叫花子逐出京城。”

  “申阁老是觉得不妥吗?”

  “不知太后娘娘以为如何?臣是觉得不妥当,担心会引发民变。”

  “有这么严重?”李太后愕然的神情与语气。

  “有,臣昨日听说事故后,连忙让巡城御史找来两个流民、两个叫花子询问,才得知一些实情,哄抢店铺怕只是表象。”

  “那真相是什么?”

  申时行又做了一番陈述。

  原来找来的四个人分别来自大名府、保定府、真定府、密云。

  原因大致相同。

  从万历八年起,晴雨季节不按时序,春夏宜雨,却一直干旱;秋天宜阳,又淫雨不止。

  导致年景荒歉收成微薄,有些田地甚至颗粒无收。

  这对于以农为本靠天吃饭的社会来说,简直就是大天灾。

  但是,官府全然不念及百姓受灾实情,催缴田赋一如既往。

  农户人家本来有几个有隔夜粮的?遇到老天爷不长眼,哪还能上缴赋税?

  可官府不管这些,毕竟朝廷是要收赋税的,那对下只有一招,不交田赋就拘拿锁人。

  自古民不与官斗。

  农户抗不过官府,只得变卖家产,交清赋税赎走人质。

  如此两年下来,京城周边农户几乎破产,在家无法活命,只得全家人背井离乡,靠乞讨活命。

  然而,背井离乡乞讨活命容易吗?孤家寡人一个还好说。

  可有些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老小嗷嗷待哺,没办法只能忍痛卖掉小的来赡养老的。

  杜甫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说的是兵戈相见的乱世。

  可如今,正值万历中兴,轿马挤塞于途,丝竹不绝于耳,也算得是太平盛世。

  可京畿及附近一带,竟然还有这等饿殍遍野的惨事……

  李太后听完,沉默良久。她出身不好,从小也是穷苦人家。

  虽然父亲李伟是个泥瓦匠,说是说有个手艺吧,可也是过着三餐不继的生活。

  不然她也不会被送进宫里。

  紫禁城虽然看似是个人人向往的好地方,可世上真有几个父母愿意将自己女儿送进宫里呢?

  皇帝就这么一个,数以千万计的宫娥彩女粉黛佳人,皇帝哪里照顾得过来?

  结果就是,在岁月更替的春花秋月中,无数个红粉佳人最后都变成了永不瞑目的香魂野鬼!

  李太后是幸运的一个。但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出身。

  所以,当申时行阐述流民、叫花子悲惨的故事时,她深有感触,感慨颇多,一时沉浸其中,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朱翊镠倒是听出一些名堂,代李太后问道:“申阁老,听得好像是官府逼迫那些流民、叫花子们背井离乡似的,你是想为他们辩护吗?”

  因为很明显,这牵涉到了税政改革,即一条鞭法。

  申时行连忙答道:“娘娘,潞王爷,元辅先生在全国清丈田亩,推行`一条鞭法`,其用意:一是为朝廷理财,二是惩抑豪强保护小民。”

  李太后点了点头。

  朱翊镠能听出弦外之音,心里还是高兴,毕竟申时行这话是在维护他的座主张居正。

  这是一件好事,也不枉朱翊镠选择他而放弃张四维。

  历史上有著名的萧规曹随,只要申时行与张居正一条心,其实倒是蛮适合这两个人的。

  申时行接着说道:“元辅先生务求国富民强,但绝不是要横征暴敛为朝廷揽取额外之财。地方官吏为朝廷征收赋税是依法办事,可谁也没有让他们鱼肉百姓盘剥小民。”

  申时行说话偏于温和,慢条斯理的,语气和神情都是那样,难怪万历皇帝说最喜欢听他讲课了。

  “申阁老所言极是。”李太后道,“既然申阁老认为皇帝的做法不妥,那你认为该当如何呢?朝廷额有所定,赋税不征收也不行啊!”

  。

  求!跪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