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9章 王爷的架子也得有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61 2019.12.15 12:00

  张静修来了。

  但引领他的那名内侍居然……居然没进来,走了。

  娘的!

  若非仗着李太后的儿子,朱翊镠感觉自己在慈宁宫的地位……操,尚不如付大海这个太监呢。

  那帮小兔崽子就是欠收拾,就得像收拾付大海那样收拾一顿,还特么不信邪了!

  “潞王爷。”

  张静修本来就一副儒生相,再加上穿着一件儒衫,看上去更是显得迂腐。

  属于那类不会修饰打扮自己的小男生,与他爹身上恢宏大气的既视感相去甚远。

  说话声音也不大,怯生生软绵绵的给人一种没吃饱饭的感觉,活像一个被阉了的小太监。

  估计是家里的老幺,平时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头的原因。

  要不就是隔壁老王生的。

  张静修冲朱翊镠行了个礼,然后笔直地站着。

  朱翊镠依然坐着没有起身,王爷不得有王爷的架子?

  慢悠悠地道:“找本王何事?”

  张静修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分别看了看付大海和赵灵素。

  朱翊镠一眼即明,冲付大海抬手吩咐道:“你去问问,刚才那名传话的内侍,为何来到这里连门都不进?还懂不懂得礼数?”

  “是,潞王爷。”付大海心里头开始为那名内侍默哀了。

  同时也在咕哝:潞王爷竟然讲起礼数来了?哈,哈,这不就像青楼女子讲贞操纯洁吗?

  真是搞笑……

  付大海去了,张静修依然在犹豫,他又看了赵灵素一眼。

  朱翊镠当即脸色沉了下来,不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素素是自己人。”

  张静修一个激灵,再也不敢犹豫了,忙道:“潞王爷,你与我说的那些话……我,我不敢对爹讲,自古有言:子不言父过,臣不彰君恶……”

  “滚,你个书呆子!”朱翊镠没好气地骂道:

  “父之过,子不纠,是为逆子。你爹都病成那个逼样,你还说什么子不言父过?配当人子吗?本王告诉你,子不言父过那是扯淡,该说子不掩父过才对。”

  这是哪门子歪理?

  张静修听得一愣一愣的,但他无心纠结,而是着急地问道:“潞王爷,我爹病成啥样?”

  “逼……病成啥样,你自己看不出来吗?读书把脑子读坏了,眼睛也不好使呀?”

  “我知道我爹病得重。”张静修带着几分悲戚地道。

  “知道还磨磨唧唧的?那种事儿对身体有好处吗?哦哦,你还是个嫩雏儿,没经历过吧?”

  张静修脸色一红:“是,是没经历过,但晓得。可是……”

  “可是个屁呀?你是觉得本王的话说错了吗?”

  “潞王爷的话当然没说错,我爹他……确有其事。”

  “那就不要在这儿磨磨唧唧打扰本王清修。滚蛋。”朱翊镠气咻咻地抬手逐人。

  张静修却是仍站着一动不动。

  “你想咋滴?是不是仗着有个牛叉的爹,本王的话都不听了?还不回去愣着干嘛?”

  我爹再牛叉也不如你爹啊,张静修心想,嘴上说道:“潞王爷,我想问问,关于我爹的那些事儿,你是如何知道的?”

  “然后呢?问了之后呢?”

  “……”张静修讶然,无言以对。

  朱翊镠仰躺着,闭目养神,再也不愿搭理。

  赵灵素冲张静修招了招手,示意他赶紧走,别惹潞王生气。

  没辙,潞王的脾气,张静修可是知道的,不好惹啊。

  他只得一声叹息,转身而去。

  赵灵素轻轻地问:“潞王爷,你与张公子说的什么事儿啊?张公子好像很避讳。”

  “就是,哦,其实也没什么,让他告诉他爹,生病期间尽量不要和他娘亲、姨娘们亲热。”

  朱翊镠对张静修说的当然不是这个,本想实话告诉赵灵素。

  可突然想到赵灵素终究是李太后的人,李太后如此信任她,她对李太后肯定无话不说的那种。

  张居正虽然功高震主,可生活奢靡,作风不过硬也是事实,据野史记载,他生病期间,外头竟还包养有女人。

  这也是他为什么常吃补药,哦壮阳药的原因。

  一滴精子十滴血。

  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身子本就已经快要累垮,怎么搞得动?

  那不死才怪呢!

  据说我们尊敬的戚继光戚大帅还专门给张居正送过胡姬呢。

  这种事儿,在张居正、游七面前不好说。

  恰好碰到张静修那小子,朱翊镠就说了。

  本心肯定是好的。节欲对身体好,对肾更好。

  朱翊镠想着,这事儿最好也别让李太后知道。毕竟李太后是仰慕张居正的人。

  听了心里肯定腻味。

  这是人之长情。谁听到自己喜欢的人在外面与人乱搞会开心?

  所以,朱翊镠才会在赵灵素面前撒了一个小慌。

  尽管他有信心让赵灵素真正成为他的人,而不是李太后眼睛的延伸,但现在为时尚早。

  张静修走,朱翊镠就与赵灵素说这么一句话,付大海便回来了。

  他禀道:“潞王爷,刚才那名传信的内侍正在外头。”

  “让他滚进来。”朱翊镠气咻咻地呵斥道。

  “小康子,进来。”付大海冲外头传话。

  内侍进来了。

  长得白白净净,胖嘟嘟的,比付大海英俊年轻多了,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儿。

  “你叫什么名字?”朱翊镠满眼的怒气。

  “奴婢叫阳康。”

  “叫啥?”

  “阳康,阴阳的阳,健康的康,都叫我小康子。”

  “还特么阳康?你咋不叫郭靖?刚才传话为什么不进来?”

  “潞王爷,话传到了就行。”阳康说话倒是硬气,“再说,潞王爷一向讨厌奴婢,所以也不想在您面前晃悠,省得惹您不开心。”

  “哟呵,你丫嘴巴还挺利索的哈。”朱翊镠忽然冷冷地道,“给我掌嘴!”

  阳康一愣:“潞王爷,为什么呀?”

  朱翊镠目光冷然:“没有为什么,就想凭借潞王这块金字招牌,给你两嘴巴子不可以吗?”

  阳康一着急,道:“奴婢要告诉李太后去。”

  “娘的,你不说本王还不想动手揍你呢。”朱翊镠跳起来,冲过去呼呼两脚踢在阳康的屁股上。

  “哼,本王现在可不惯你们这臭毛病,动不动就要告状,向娘亲打小报告。”

  说着,又是呼呼两脚过去。

  “娘娘,娘娘……”

  “你再叫一声试试!本朝太祖皇帝爷早就定下祖制:见了皇帝和亲王,都要行礼参拜。你一个小小的太监,见了本王居然扭头就走,藐视皇室权威,该当何罪?”

  “潞王爷,奴婢没有啊!”

  “还敢狡辩?”呼呼又是两脚,朱翊镠道,“付大海。”

  “潞王爷。”

  “去,知会娘亲一声,就说这个阳康我要了。”

  阳康心如死灰,两腿一软。

  又特么晕倒一个。

  朱翊镠这才发现,不是人家抗压能力差,而是原来的朱翊镠魔鬼般实在是太吓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