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抓起来 往死里打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63 2020.01.21 19:28

  粗鲁?嘿嘿,就怕你没这个能耐呢……朱翊镠倒是乐见。

  梁赟重整旗鼓,心想难道还搞不定已娶回家入了洞房的媳妇儿?

  “娘子,你,下来呗?”

  想是那么想,可实际上梁赟还是有点害怕被踹,本想大吼一声“你给我下来”,走到床沿,他又变成了商量的语气。

  朱翊镠很想回应一句,但又怕一开口就露馅儿。

  倒是不怕梁赟生气,反而巴不得那家伙更凶狠一点呢。

  朱翊镠继续保持沉默,但为了增加刺激,他冲梁赟勾了勾手,示意那家伙爬上床来。

  梁赟有贼心没贼胆,想上但又不敢,尴尬地笑了笑说:“娘子,我上来,你可不要动手动脚哈!”

  朱翊镠点了点头,心想不动手动脚那就见鬼了呢。

  梁赟姑且当真,所以他又准备爬上床,只是这次他谨小慎微,一边爬,一边盯着自己的“新娘”不眨眼。

  这种“你追我赶”式的情景,朱翊镠觉得有意思,他只要一动,梁赟便吓得往后一退。

  只可惜找不到一个揍那家伙的好角度。

  而梁赟看得却吃不得,连自己新娘的红盖头都没能揭开,这让他心痒难耐又很不服气。

  忽然,他猛地一跳,终于像朱翊镠一样站在床上了。

  两人就那样对峙着。

  一个看着对方,想上手;而另一个看不见对方,想动手。

  单就形势而言,自然是梁赟占优,毕竟朱翊镠双眼被遮挡住了。

  果然,梁赟像饿虎捕食一般跳过去,一把抱住自己“新娘”。

  嘴里还欢喜得意地道:“娘子,这次我看你往哪儿跑!”

  朱翊镠抬手就是一巴掌,又啪的一声,扇在梁赟脸上。

  然而,志在必得的梁赟尽管又挨了一巴掌,可仍然死死抱住“新娘”不放手,想要将其放倒。

  无奈“新娘”是朱翊镠,并非柔弱女子,所以纠缠老半天,梁赟也没能得其所愿,反而连续不断吃了好几个耳光,因为他控制不住朱翊镠的双手。

  “娘子,虽然你力气大,可我不信放不倒你。”

  梁赟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无论是神情举止还是说话的语气。

  朱翊镠觉得甚是可笑,到这个点儿居然还没看出来他是个男子。

  哈哈,他实在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

  梁赟一愣,表情瞬间僵住,他这才发现不对头,忙松开双手,惊问道:“你是谁?”

  “哈哈……”朱翊镠大笑起来,“你真没用,搞了半天都没能揭开红盖头,哈哈,哈哈……”

  朱翊镠只好自己动手将红盖头掀掉。

  梁赟顿时傻眼了,但随即他大怒,戟指斥道:“怎会是你这家伙?你好大的胆子!”

  朱翊镠嘿嘿而笑,反击道:“你才好大的胆子呢,明明是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却非要摆出皇帝选妃子的气势,非得人家嫁给你,我看你是不想好。”

  “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居然敢跟本少爷作对!是不是活腻了?”

  梁赟怒不可遏。

  反观朱翊镠,却风轻云淡地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你到底是谁?”

  “曾经想告诉你来着,你不是不想知道吗?现在又要问,本,本少爷偏不告诉你。”朱翊镠差点习惯性地说“本王”。

  “你到底说是不说?”

  此时的梁赟怒发冲冠,本想喊人进来,可又觉得面上无光,居然娶回家一个男人!

  这传出去不是要笑死人?梁家以后还怎么混?

  然而他却不知道的是,洞房外早已聚集了好多人。

  外头的人刚才还得意,眼下像梁赟一样傻眼了,从彼此的眼神里似乎只能读出同样的一句话:梁少爷娶回来一个男人,居然不是他梦寐以求的李之怿!

  可为了避免尴尬,谁也没有立即冲进去,毕竟这,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梁赟肺都要快气炸了,尤其看到朱翊镠那副得意的神情。

  “今天,本少爷不将你碎尸万段就不信梁。”梁赟咬牙切齿地道。

  “好!”朱翊镠不嫌事儿大乐了起来,“是你说的,无名小子。”

  “来人。”

  梁赟终究还是大喝一声喊人,他怕一对一占不到多大便宜。

  “少爷。”

  “梁公子。”

  听到喊声,洞房外想看热闹的人一股脑儿冲了进去,见床上穿着嫁衣的竟是一位少年郎。

  只是都没有宫中当值,谁也不认识朱翊镠。

  “少爷。”

  “梁公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少爷你说怎么办?”

  冲进来的有梁家的下人,也有梁赟的朋友。

  梁赟手指朱翊镠,凶光毕露地道:“给我抓起来往死里打。还有,派人去李家,将李得时给我抓来。”

  一拨人立马儿行动,一拨人迅速将床围了起来。

  出了这么一遭子事,当然惊动主人梁世燊。他闯进来,问道:“赟儿,怎会这样?”

  梁赟气咻咻地回道:“爹,不知哪里来的亡命小子,居然敢捉弄咱们梁家。今日之羞辱,爹你一定要为孩儿做主啊!”

  儿子蒙羞,自然等于是梁家蒙羞,梁世燊当然向着儿子,他怒斥道:“这口气爹一定为你出,好小子,竟然敢欺负到咱梁家头上来了!”

  梁世燊一摆手:“给我打。”

  众人一拥而上。

  朱翊镠大喝一声:“我看谁不要命,胆敢上前一步!”

  梁赟依然恶狠狠地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人我梁家担着!”

  朱翊镠尽管一人,可他毫不示弱:“就怕你担不起!见了本王竟不行跪拜之礼,还敢大呼小叫,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虽然感觉冯保的人马这时候应该到了,可好汉不吃眼前亏,朱翊镠还是将自己的身份亮明。

  “管你是谁?给我打。”然而梁赟还在气头上,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正在这时,刚才听令出去要抓李得时回来的人慌里慌张地跑进来禀报道:“老爷,少爷,不好了,不好了……”

  梁世燊一紧:“怎地?”

  “老爷,咱府第被东厂的人马给包围了!”

  朱翊镠得意一笑,这下放心了。

  梁世燊脸色大变,惊道:“啥?东厂?”

  “是的。”

  “因为何事?”这世上,除了数得着的那么几个,没有人听了“东厂”二字不感到胆寒。

  “他们说,说,咱梁家是不是不要命了,竟然敢抓潞王爷!”

  “什么?潞王爷?”梁世燊浑身一颤,扭头看向床上穿着嫁衣正自得意的少年郎,他顿时两眼一黑,吓得晕倒外地。

  “老爷,老爷……”

  “爹。”

  ……

  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