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章 拜访张大学士府(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37 2019.12.04 18:06

  朱翊镠到了灯市口大街的纱帽胡同。

  这是张居正的府第所在处。

  距离皇宫很近。

  从皇城的东南角门出来,再进入灯市口大街,不过一箭之遥,而纱帽胡同就坐落在灯市口大街进口处不远。

  或许是因为张居正生病了的缘故,府前显得很是清冷,居然连个看守的门子都没见到。

  朱翊镠正准备不请自入,忽然听到身后一迭连声的呼喊:“潞王爷,潞王爷……”

  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挂着牙牌看似三十来岁的太监。

  虽然不认识(以他现在的灵魂原本也认识不了几个),但不用脑子都能想明白,肯定是李太后不放心,派人来看管他的。

  也不管太监是谁,反正不是冯保,朱翊镠带着责斥的口吻道:“你来作甚?”

  “娘娘让奴婢来的。”

  “本王问你来作甚?没问谁让你来的?”朱翊镠翻了大白眼,“咋还听不懂人话呢?”

  这时候朱翊镠可不想被人监视着。既然是潞王,那不得摆出潞王该有的架子?

  太监被噎得面红耳赤,望着朱翊镠不敢吭声。

  “从哪儿来,滚哪儿去吧。”朱翊镠恼怒地一摆手。

  太监一副死了娘似的表情:“潞王爷,这样不行的,回去无法向娘娘交代啊。”

  朱翊镠鼻孔朝天:“眼下得先对本王交代,懂不?你丫是谁?咋还这么墨迹?”

  也不知是否仗着李太后的威风还是怎么滴,太监虽然一副欠揍的表情,可就是一动不动,浑身透着一股子犟劲儿。

  “你到底走不走?”朱翊镠抬腿就是一脚。

  无动于衷。

  “还不走?”朱翊镠又是一脚。

  依然无动于衷。

  看来,对李太后还是挺衷心的哈。这世道,哦不,是无论哪个世道,衷心的人都不多啊!

  朱翊镠忽然想认识一下,以后肯定用得上。

  “看着本王,我是谁?”

  “潞王爷。”

  “你又是谁?”

  “付大海。”

  哦,朱翊镠记住这个名字,只是,历史上有这一号人吗?

  朱翊镠斥道:“叫什么付大海?干脆叫海大富得了。本王让你即刻回慈宁宫,你没听见吗?”

  付大海对朱翊镠的性子清楚不过,被骂两句踢两脚似乎也不当回事,他依然固执地道:“听见了,但我必须跟着潞王爷,这是太后娘娘的口谕。”

  “付,大,海。”朱翊镠忽然拔高音量,一字一顿。

  “奴婢在。”

  “去,进去通报一声。”朱翊镠抬手指向张大学士府大门。

  付大海一愣,这什么节奏?是不是转换太快了?

  “进去知道怎么说吗?”

  “就说潞王爷来探望张先生。”

  见朱翊镠忽然态度大变,付大海松了口气。

  不过,他早已习惯潞王的一惊一乍,一直不就这性子吗?

  听说凌晨还发高烧呢,就只踢他两脚算是轻的了。

  正想着好事,只听朱翊镠一声怒斥:“笨蛋!”

  娘的又是一脚过来了。

  “要说太后娘娘托付本王来看张先生。咋这么笨呢?”

  “是是是。”付大海点头如小鸡啄米,心里却不服气地想着,潞王爷才笨蛋呢,娘娘怎会派你探望张先生?你这是侮辱娘娘的智商,知道吗?

  付大海一溜烟地进去了。没被骂赶回去,他已经很知足。

  ……

  如今的张大学士府,用人丁杂乱四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张居正六个儿子,已有四个成家。

  大儿子张敬修与三儿子张懋修于万历八年双双考中进士,如今都在翰林院供职。

  二儿子张嗣修学业更好,早在万历五年就考中了进士,如今在礼部任六品主事。

  四儿子张简修不像三个哥哥喜欢文墨,他偏向于武抢弄棒,官封兵马司指挥。

  再加上张居正九年考满进太师衔而恩荫一子,这好处落在五儿子张允修身上。

  眼下张家一门可谓煞是了得。

  儿子们虽然官袍加身,却都没有自己的“官邸”,大大小小都窝在张大学士府中。

  这皆因张居正严厉,他在家里不苟言笑是出了名的。

  就怕孩子们学坏,不肯放他们出去自立门户。

  只是如此一来,大家里头套小家,满堂儿孙再加上张居正的母亲赵太夫人,老少四代几十口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名伺候主子的各类男女佣仆。

  加起来,府上一共有两百多号人,平常也难得清净。

  张居正是这一家子顶梁柱,可这会儿他病倒在床,主仆一个个窝在府里头,谁都不敢乱窜。

  这才导致朱翊镠来,门口居然一个人都没看见。

  张居正生于1525年,今年虚岁五十有七。

  想当初,隆庆六年夏天,他接任首辅的时候,身子骨儿还硬硬朗朗的,属于那种精力充沛、生气四射的壮汉。

  待度过数年独揽超纲的生涯,宵衣旰食,事必躬亲,当时累一点苦一点浑然不觉。

  但天长日久,积累下来,如今他才感到心力交瘁周身乏软。

  这近十年间,社稷苍生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身体却也大大透支。

  才五十七岁的人,看上去却已是垂垂老矣。

  偏偏他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每日一到值房,所有军政大事得需要他一件一件研究决策。

  如此一来,尤其是最近一年,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的,一回到家里来,他只想闭目休息。

  昨晚不知为何,像是到了身体的极限,他坐着屁股疼,站着腰和屁股都疼,躺下来吧,肚子不舒服屁股一样疼,大便口像是塞了个东西进去似的。

  这种状态如何睡觉?

  他不得不请郎中。

  可请了一个不顶事,又请一个,连续请了三次,一晚上眼睛都没合一下,还是一样的难受。

  此刻,他正躺在床上,怎么都感觉不得劲儿,像是即将要找阎王爷报道似的。

  府上的人一个个着急得不行。

  张大学士府大管家叫游七,张居正平常很少管家事,一般都是游七在打理。

  他附在张居正得耳边,轻声说道:“老爷,潞王来看您了!”

  “谁?”张居正一愣,想挣扎坐起来,但浑身疼痛没力气,他不得不又躺下。

  “潞王爷已经到了门口。”游七又重述一遍。

  “他这混,他来作甚?是一个人吗?”张居正险些说出“混球”二字,只因对朱翊镠印象实在太差。

  “是,潞王一个人来的。若是老爷感觉身体不适,不方便接见,大可让他回去。”游七小心翼翼地道。

  “那如何成?怎么说,他也是个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看僧面看佛面,人家主动登门拜访,岂能拒而不见?”

  张居正强撑着说完几句话,脸色已是煞白。

  游七更加担心了,潞王的性子他知道,万一胡说八道,如何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