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1章 为母则刚(求收藏求推荐啊!)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47 2020.01.14 18:00

  朱翊镠朗声念完。

  李太后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是满意。她浅浅一笑,问道:“镠儿,你明白这段话的意思吗?”

  “娘,明白啊。就是让我们知错改过,转而行善嘛。”

  确实,《佛说四十二章经》第五章《转重令轻》,内容简短,意思明了,没有生僻字,不难理解。

  “来,镠儿,坐。”

  李太后欣慰地抬了抬手,招呼朱翊镠在她身旁坐下。

  然后笑盈盈地说道:“镠儿真的长大又懂事了哈!”

  朱翊镠带着几分自得之意:“娘,当然,孩儿总不能一辈子长不大,让娘操心一辈子吧?”

  李太后脸上笑意绵绵,又温和地问道:“晚上找娘亲何事?”

  “娘,孩儿被朝臣弹劾了。”朱翊镠直承其事。

  他来就是为了这个,也没打算隐瞒。再说了,也隐瞒不过。

  “弹劾你什么呀?”李太后看似平静,并没有多大惊讶,这让朱翊镠更是觉得李太后已经知道了。

  “弹劾孩儿不该逼迫胡诚为张先生主刀治病,还弹劾孩儿不该干预临时代理首辅的事,还有收张鲸为徒也被他们揪出来了。”

  朱翊镠情绪夹含几分低落,在万历皇帝和张鲸、周佐的面前,他高高兴兴浑不在意。

  可在李太后面前肯定不行,毕竟她才是当家做主的人。

  李太后接着问:“还有呢?”

  “还有,还有……孩儿前些日子给母后请安时,发现她一个人坐着发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孩儿看了着实心疼,所以依据叶子戏马吊牌制作出来一副麻将,送给母后以消遣时光……”

  “制作出来几副?”李太后眸子一闪,十分敏锐。

  “两,哦哦哦,是三副,还有孩儿的。”朱翊镠眼珠子骨碌一转,想着还是坦白算了,“共三副,孩儿送给母后一副,送给皇兄一副,自己留下一副。”

  李太后不紧不慢地道:“为什么你母后有,你皇兄也有,我这个做娘亲的却没有?”

  “……”朱翊镠一愣,完全没有料到李太后会这样问。

  他只得尴尬地笑了笑,如是般回道:“娘,孩儿不敢,那毕竟是娱乐游戏工具。”

  “哦,还以为镠儿你心中没有我这个娘呢!”

  “怎么会?”朱翊镠脱口而出,“孩儿心中最爱的人就是娘了,只是娘既要打理后宫,又要帮助皇兄秉持国政,哪有闲工夫打麻将玩?所以孩儿没送给你,非但没有送,还担心娘知道了,会责备孩儿呢。”

  李太后幽幽叹了口气,“若放到从前,娘或许真会抽你一顿,可娘听说你母后很喜欢打麻将,现在慈庆宫每天都能听到她的笑声。”

  “哦,原来娘早就知道了。”

  “怎么?你还想一直瞒着娘吗?”

  “没有啊!今晚来,就是向娘亲坦诚这事儿的。”

  李太后接着又幽幽叹了口气:“你母后这辈子过得很苦啊!”

  话音刚一落,只见李太后眼眶湿润竟噙出泪花来。

  朱翊镠对皇宫里头的生活太熟悉了,别说女子,就是像他这样的男子,都感觉苦闷、无聊、约束多多……所以,他由衷地道:“娘,孩儿知道,这些年你过得也很苦!”

  当然苦啊!

  隆庆帝死得早,这十年李太后除了忍受长夜漫漫的寂寞,还要将五个孩子抚养长大,还要统管朝廷内外一应事务。

  然而,李太后听了,却摇了摇头:“娘心里的苦说得出来,那不叫苦。况且娘吃过的苦都有回报,看到你们长大成人,娘感到欣慰。可你母后心中的苦说不出,她膝下没有子嗣,未来没有寄托,生活没有盼头,镠儿明白吗?”

  “娘,孩儿明白。”朱翊镠亲热地挽住李太后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上。

  但其实,他很想反过来,想将自己的肩膀借给李太后一用。

  不得不承认,女人的强都是被逼出来的,再强的女人也希望有个坚实的肩膀可以倚靠。

  李太后感慨地道:“在外人眼中,或许以为像你母后、像娘这样高高在上的女子,走到哪儿都光芒四射,便想当然地以为我们过得很开心,可后宫的女人真有几个开心的?”

  李太后揩拭一把辛酸泪,接着说道:

  “如今镠儿长大了,能为娘为皇兄分忧,可在外臣看来,这是宗法礼制所不允许的,他们弹劾你,无非是要逼你尽快完婚,然后选择就藩外地。哎,娘与镠儿在一起的日子眼看一天少一天啊!”

  说到这儿,朱翊镠才体会到李太后为什么不责怪他了。

  一方面,李太后真正懂得陈太后心中的苦,见麻将能为陈太后带来欢乐,所以她不责备。

  另一方面,因为朝臣弹劾,无疑会加速他外地就藩的进程,李太后真心舍不得他这个小儿子。

  所以,李太后并没有因为他送给万历皇帝麻将而生气。

  原本他还想着,选择一个就近的藩地以方便进京看望李太后。

  可后来被付大海指正:亲王一旦离开京师去外地就藩,就不让进京,这是朱明皇室的规矩。

  也就是说,他一旦离开李太后去了外地,不知猴年马月能再相见呢,没准儿一辈子都没机会。

  难怪李太后会感慨万千潸然落泪!这是母性伟大的光辉。

  朱翊镠也只能叹了口气,外地就藩肯定是避无可避,只是滞留京师时间长短的问题。

  反正历史上的潞王,因为李太后和万历皇帝的宠爱,完婚后居然磨磨蹭蹭滞留京师七年。

  对朱明王朝的王爷来说,堪称大奇葩一朵。

  见李太后泪水不止,朱翊镠只好出言安慰道:“娘,别伤心,先看廷议上弹劾孩儿的大臣怎么说吧!”

  李太后义正辞严地道:“如果他们只是好心提醒,那就算了;可若他们逼迫镠儿尽快完婚就藩,赶你走的话,那你记着,回来告诉娘,看是哪些闲着没事干的大臣。镠儿还只是个孩子呢,难道真的要这样快而无情地逼迫咱母子俩天各一方吗?”

  说着,李太后的泪水流得更快更急,转身将朱翊镠揽进怀里,不断抚摸他的头发。

  这一刻,朱翊镠也想哭,前世身为一名孤儿,还从未体验过如此温暖的母爱。

  但他更多的是高兴,历史上的李太后果然护犊子啊!

  看,为了儿子,为了母子还能相聚长久一些,她说出的话都已经不像是大明掌舵人说出的话了。

  ……

  跪求推荐、收藏、以及一切能求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