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章 两个现世宝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22 2019.12.13 12:00

  朱翊镠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张静修跟在他后面。

  张居正本就不待见武清伯和驸马都尉,加上体力不济,实在透支厉害,也就没说什么。

  游七倒是想出去瞧瞧,可又怕见了武清伯和驸马都尉两个不好说辞,只好作罢。

  朱翊镠出府一看,果然见一位老年人和一位中年人,正在府前徘徊,似有所待。

  不用说,肯定是武清伯和驸马都尉两个现世宝了。

  年长一点的是李伟,另一个是许从诚。

  两个尽管身居高位,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蟒袍玉带尽显富贵,可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行动举止看上去与市井小民一般无异。

  不过想想也是,武清伯李伟是泥瓦匠出身,若非女儿李太后,他本就是一市井小民。

  而驸马都尉许从诚,也没好到哪儿去,嘉善公主早已过世,他不过是个过气的驸马爷。

  即便没有过气,宣德年间以后的驸马爷也都没有显赫的身世。因为公主是不能嫁给官宦之家的。

  这是明朝的一条辣鸡规矩。

  不仅驸马爷不能当权干政,驸马爷整个家族都不能。

  因为到了宣德年间以后,随着皇权的日益稳固和其他反对阶层的消失,与功臣勋贵联姻以巩固政权的需求降低。

  相反,防止外戚干政成了摆在明朝皇帝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

  这样,对驸马爷的挑选也从勋贵子弟变为了民间百姓。

  驸马爷的水准可想而知。

  总之,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有志之士。用后世的白话说,都不是什么好鸟。

  朱翊镠正想着该怎么称呼,见两个人并肩走过来了。

  李伟笑呵呵地道:“外孙也来探望张先生呢?”

  许从诚笑得更加肉麻:“侄儿你好啊!”

  朱翊镠回之一笑:“歪公公好!蛊夫好!”

  “好外孙,你感冒鼻塞吗?口音好重吐词不清啊!”

  擦,还是被听出来了!

  不过朱翊镠倒无所谓,听出来就听出来了,反正也没诚心叫。

  张静修过来行礼打招呼,客客气气的,像个儒生:“小侄拜见武清伯!拜见驸马爷!”

  朱翊镠大大咧咧的,还没等那两个现世宝回复张静修,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是来探望张先生的吗?”

  “是啊。”李伟点了点头,继而问道,“听说你娘和你皇兄也来了?”

  “嗯,不过已经走了。”朱翊镠一摆手,“所以你们也回去吧。”

  “我们来探望张先生,来了怎么也得进去瞧一眼吧?”

  朱翊镠打量着李伟,不过他的目光落在李伟的双手上,继而以同样的神态又看了看许从诚。

  然后悠悠然地说道:“不是,我说你们探望张先生……就这样空手而来吗?那怎么好意思进去?”

  早料到这两个人是小气鬼。历史上的他们确实就是。

  在张居正卧室时,朱翊镠就想好了,如果提着礼物来,自有一番说辞;如果空手而来,那就更不用客气,必须得挤兑一番。

  李伟一愣:“……”

  许从诚连忙笑道:“我们带着心意来的,重在心意,心意……”

  李伟神附和道:“对对对,我们是真心实意来探望张先生的。”

  朱翊镠夷然不屑地道:“你们的心是红是黑也看不出来啊!咱都是俗人,还是眼见为实。娘亲和皇兄我们来,都带着礼物呢。”

  张静修听了,心里纳闷儿:潞王爷你们来好像也是空手……

  “还有,看看你们,探望病人穿得如此隆重,蟒袍玉带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武清伯、驸马都尉似的。”

  朱翊镠一边说,一边故意抖动自己身上的衣裳。

  他今天可是微服而来。

  这话说得可有底气了。

  李伟知道外孙是什么脾气,也懒得与他计较,不吭声。

  朱翊镠接着道:“心事儿被我说穿了吧?知道你们不是诚心诚意来看张先生的,不过是想看看张先生得的什么病,病得严重不,还能不能治,我说得没错吧?”

  “不是,不是,绝不是……”李伟又是摆手又是摇头。

  许从诚也忙辩驳:“我们哪是这样的人?”

  朱翊镠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有人很想打听张先生的病情,还出高价从太医院的郎中手里买下开给张先生的药方,不会是你们两个吧?”

  “怎么可能?”李伟一口否认。

  “我们都盼望张先生尽快好起来带领大家发财致富呢。”许从诚说得像真有其事似的。

  “没有就好哇!”朱翊镠优哉游哉地道,“娘亲正派人调查,看谁在背后兴风作浪呢。”

  “好外孙,张先生到底得的什么病啊?”李伟一副八卦的眼神。

  “痔疮而已。”

  “痔疮?”李伟一副犹然不信的神情,“痔疮不过普通的病而已,张先生怎会卧床不起呢?”

  朱翊镠索性直白地道:“张先生就是累了,想休息,不想见你们,怎么还没明白过来吗?”

  李伟:“……”

  许从诚:“……”

  朱翊镠又道:“都走吧,小心我回去告诉娘亲哈,你们肯定盼望张先生起不来床!”

  “外孙胡说。”李伟一怔,当即斥责道。

  许从诚倒是不敢言声,毕竟过气的老驸马爷与当红的潞王爷不能相提并论。

  李太后和万历皇帝有多宠爱这个潞王爷,京城谁人不知?

  朱翊镠道:“我有没有胡说,你们自个儿心知肚明。”

  见与朱翊镠话不投机,李伟只得转而问张静修:“贤侄,你爹还好吧?让我们进去看他一眼就走。”

  张静修当然也知道眼前两个不是什么好鸟儿,如是般回道:“我爹太累,他睡着了。”

  朱翊镠不嫌事儿大:“走吧,都不想见你们,你们还非要赖在人家门口,还要脸不?”

  “你……好你个外孙!”李伟气得不行,一咬牙,拂袖而去。

  “你,你这个侄儿,说话没大没小的。”许从诚也来气,指着朱翊镠责道,“那可是你外公,你娘亲的亲爹啊!”

  朱翊镠来了一句:“好像娘亲很喜欢他似的。”

  许从诚没趣儿,轻哼一声,也扬长而去。

  张静修学着游七,竖起大拇指赞道:“潞王爷真是牛!”

  朱翊镠得意地道:“对付不要脸的人我最擅长了,那就是要比他们更不要脸。”

  “你不愧为潞王!”这一刻,张静修眼里有光。

  “别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撒。哦,对了,刚才忘了交代游大管家,还有一件事儿需要你们谨记,来。”

  朱翊镠冲张静修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待张静修走到跟前,朱翊镠附在他耳边轻轻咕哝了两句。

  说完,朱翊镠哈哈大笑,凳轿去了。

  张静修却杵在原地,脸色通红,这个潞王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