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1章 可怜的大公公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304 2019.12.31 12:00

  鱼竿儿被压得活像一张弓。

  怕鱼儿脱钩,朱翊镠不敢放松,一直高举紧握着鱼竿儿。

  但又怕用力过度导致鱼竿儿断裂,或是钩穿了鱼儿的嘴巴,朱翊镠又只能顺着鱼儿。

  所以,当鱼儿向前冲时,他逐渐收力;当鱼儿被拉出水面时,他逐渐加力。

  但无论收力还是加力,都是相对的,这时候控制主动权才至关重要。

  不能因为鱼儿猛然冲刺,自己先乱了阵脚,跟着也用力去与鱼儿对抗,这样鱼儿十有八九会脱钩。

  也不能因为鱼儿露出水面就急着将它提上来,这时候鱼儿虽然不挣扎了,但仍有一股冲劲儿。

  就像杀猪时,别看猪不叫,血也放得差不多了,但最后还有力气蹬腿儿,一不小心给你一脚。

  上钩的鱼儿不怕,怕的是没有耐心和老人与海的那般斗志。

  一定要学会与鱼儿周旋,等到它精疲力竭游不动时就好办了。

  钓鱼的最大乐趣,其实就是等鱼儿上钩将它拉上来的时刻。

  尤其是像钓这种好几斤重的大鱼,一下子又拉不上来,只能慢慢地游,来一场拉锯战。

  鱼儿向东你便顺势向东,鱼儿向西你便顺势向西,等到鱼儿累了游不动时再用力拉,反正不给它喘气儿歇息的机会。

  付大海和阳康两个也是全神贯注,生怕鱼儿脱钩。一个拿着抄鱼网,随时准备兜鱼;一个提着小水桶,准备装鱼。

  对于他俩,这生平还是第一次呢,之前从未体验过。

  张鲸在不远处快要冻僵了,他对那情景毫无兴趣。

  瞅着朱翊镠聚精会神与鱼儿斗智斗力,对他反而漠不关心爱理不理的样儿,张鲸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水里的那条鱼呢。

  至少朱翊镠用心对待鱼儿。不怕对手有多厉害,就怕对手压根不拿正眼看你一眼。

  张鲸感觉朱翊镠就是那样对他的。

  “上来了,拉上来了,鱼儿拉上来了!”

  阳康见朱翊镠将鱼拖出水面,激动得手舞足蹈。

  得游了一刻多钟。

  鱼儿被拖到冰上直蹦哒。

  是一头鲤鱼,个头很大,看起来也肥,估摸着有四五斤重。

  不过,出水的鱼儿也蹦哒不了几下,任凭朱翊镠将它拖到河边。

  “潞王爷威武!”

  “潞王爷牛逼!”

  付大海和阳康两个一边用抄网打捞,一边夸赞。

  张鲸感觉自己妥妥的就是一个局外人。

  阳康迫不及待地道:“潞王爷,咱是不是要户外烤鱼吃啊?可是小胖大厨没来呢。”

  “小鲸啊,瞧你冻得直哆嗦,肯定钓不上来鱼,与师父比赛你也是输定了,干脆运动运动,回慈宁宫将小胖叫来吧,让他带足烤鱼的工具和调料。”

  “是,潞王爷。”张鲸巴不得赶紧离开,只是放下鱼竿儿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双腿冻得麻木,加上又饿,浑身乏力,竟迈不开步子。

  忽然,眼前一黑。

  只听“扑通”一声,张鲸一头栽进河里去了……

  ……

  张鲸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的事。

  回想昨日的情景,他感觉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还好,阎王爷没有收留他。

  “老爷,您可醒了!”管家吓得半死,守候一晚未曾合眼,“这到底是怎么了?老爷不是去找潞王爷学习挣钱之法吗?”

  张鲸烧得厉害,头疼似裂,有气无力地问道:“昨儿个,是谁抬我回来的?”

  “是慈宁宫付公公和小太监阳康两个,他们说老爷一不小心掉进了护城河里,这大冷天的,老爷去护城河干嘛?”

  张鲸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敢恨,也不敢骂,只能自认倒霉。

  管家又道:“他们送老爷回来时还叮嘱,待老爷醒来,一定要第一时间去见潞王爷。”

  “我……”张鲸欲哭无泪,欲骂无胆。

  “他们还说,潞王爷要考老爷学习心得呢。”

  “什么?”

  “就是学习挣钱的心得呀,潞王爷到底教了老爷什么妙法儿?”

  “滚!”张鲸气不打一处来,大声怒斥道,“你信他们!”

  娘的,还学习心得?心得个屁?都教什么了?挨饿,挨冻,晕倒,不省人事,掉进水里了……

  特么地还要问学习心得?怎么不去死啊?

  管家也不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唯唯诺诺地提醒道:“潞王爷让去,老爷不能不去啊。”

  咳咳咳……

  张鲸气得直咳嗽,浑身颤抖。

  “老爷,老爷,”管家担心,“要不我去慈宁宫一趟,请求潞王爷高抬贵手,待老爷退烧了再去汇报。”

  “不必了。”张鲸怕节外生枝,潞王爷这人太不靠谱,还是说什么照做什么吧?

  张鲸忍疼,挣扎着爬起来,同样不让任何人跟随。

  他独自一人摇摇晃晃地去了。

  那一刻,他真的想死!

  ……

  朱翊镠很悠闲,赵灵素在帮他捏腿,阳康在帮他捶背,付大海后面乖乖地站着。

  忽然见张鲸踉踉跄跄地进来。

  朱翊镠语笑嫣然地道:“小鲸啊,你才醒呢?”

  “潞王爷,是,刚醒就过来了。”张鲸这次来没有下跪。

  朱翊镠不以为意,只是批评道:“我说你的抗压能力咋那么差劲呢?看来教你挣钱的法门之前,还得先教你锻炼身体啊!”

  张鲸一副死了娘似的表情,不知说什么好。心里直骂:娘的,挨冻挨饿的又不是潞王爷,站着说话不腰疼,哼!

  “昨儿个本来是要户外烧烤的,结果被你给搅黄了。小鲸你这个人啊,不是师父说你,你真不招人待见,亏得我愿意收你为徒,日后好生调教还来得及改正,要不然你得有多讨厌。”

  我呸,呸,呸……张鲸心里不知呸了多少口,潞王爷啊潞王爷,你自己什么样儿的人,难道真的没点逼数吗?还要脸不?

  “来,小鲸说说,昨天你都学到什么了?”

  “……”张鲸恨不得跳起来拼命,怔愣地望着朱翊镠。

  见张鲸一副吃瘪的神情,朱翊镠转而问道:“付大海,小康子,你俩昨天学会了什么?”

  “潞王爷,我们都学会了钓鱼。”付大海和阳康齐声答道,好像提前练习过。

  哦,不是好像,是确实练习过。

  朱翊镠冲张鲸阴阳怪气地道:“看看人家,我就没资格做他们俩的师父嘛,你咋一个字儿都说不上来?师父教你钓鱼,你可倒好,让鱼给你钓到河里去了,这传出去太有损师父的名声。”

  张鲸又气又恨,心里有一肚子话,但不知从何说起。

  也不敢说。

  继而,朱翊镠又嘿嘿一笑,喃喃地道:“小鲸,你是不是没能理解师父的意图啊?”

  “请问潞王爷有何意图?”张鲸终于回应了一句。

  “小鲸啊,挣钱如同学习一样,除了需要天赋,还需要勤奋刻苦,不急不躁。你知道挣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张鲸摇头。

  咳咳。

  朱翊镠摆出一副师长的样,清了清嗓子:“来,师父好好说与你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