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 果然是老狐狸啊(新年快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074 2020.01.24 18:31

  送走冯保,朱翊镠迅速去了慈宁宫正殿。

  一见到李太后便道:“娘,孩儿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见儿子一副焦急的模样儿,李太后忙问:“什么事?”

  “娘,年初行刺胡诚院判的那两名凶徒,伴伴好像找到了。”

  嗯,朱翊镠用的是“好像”,毕竟冯保尚未开始抓人。

  而且,在冯保面前,他信誓旦旦地说抓张诚要向李太后汇报,可这会儿当站在李太后的面前时,他又不准备提前汇报了。

  想着还是让冯保先抓人,然后汇报说顺藤摸瓜摸出来的比较好。

  这样,对局势有利。

  所以,朱翊镠临时改变主意,没有急着提幕后主使张诚的事。

  “凶徒人呢?”李太后问。

  “伴伴正派人抓呢,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哦,”李太后点了点头,忽然抬眸提醒道,“镠儿,这件事你就不要掺和进去了哈。”

  朱翊镠一愣:“娘,为什么?”

  李太后幽幽言道:“最近镠儿活跃,参与的事情多,激起朝臣的不满,以致引发参劾要召开廷议,因此,镠儿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朱翊镠心绪飞驰,因为这件事牵扯到冯保和张诚,而且是让冯保抓张诚,这时候若答应李太后不插手,那矛头指定会对准冯保。

  这与朱翊镠的理念不合,他现在需要将矛头引到自己身上。

  所以,面对李太后的担忧与劝诫,朱翊镠没有答应,而是如是般回道:“娘,这件事一直是孩儿在负责,孩儿只能保证,待胡诚给张先生主刀完毕后才不管。”

  “镠儿啊镠儿,你为何如此固执呢?”李太后颇有几分无奈。

  但也看得出来,更多的是关怀。

  “张先生的病不能有失。”朱翊镠给出这样一个理由,只是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娘同样关心张先生的病,镠儿难道对娘还放心不下吗?”

  “孩儿当然相信娘亲,孩儿只是想为娘亲分忧嘛。”

  “镠儿,听娘一劝,你就不要再给娘添乱了,好不好?”李太后带着恳求的语气。

  “……”

  朱翊镠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想着若不坚持,无疑会将冯保推到风尖浪口,届时万历老兄对他就更加提防甚至腻味了。

  可若继续坚持,明显会让李太后难做、生气。

  沉默了会儿后,朱翊镠语重心长地道:“娘,孩儿真是为了娘为了咱大明王朝好!”

  “娘相信镠儿。”

  “娘,那就让孩儿再放纵这一回吧!待张先生病的一好,孩儿便不再搭理任何朝堂中事。”

  说着,朱翊镠在李太后面前跪下,以表明自己的决心。

  “哎!”见儿子如此固执,又如此情真意切,李太后只得深深叹了口气,“镠儿,先起来吧。”

  “多谢娘亲!”

  虽然李太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担忧的神情跃然脸上。

  朱翊镠也没有离去,一直陪伴在李太后身边。

  当然,除了关心,还有意等待冯保。这件事儿,朱翊镠觉得如果没有他的掺和,会让冯保难做甚至难堪。

  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也不枉冯保第一时间向他这个潞王爷汇报。原本无论如何是轮不到他的。

  ……

  直到晚上一更时分,才见冯保风风火火地赶到。

  冯保一进来,便看见朱翊镠与李太后在一起,猜想李太后定然已知情,正准备汇报,只听朱翊镠先开口了:

  “伴伴,刺杀胡诚院判的凶徒抓到没有?”

  “回娘娘,回潞王爷,已经抓获两名凶徒……”

  “人呢?”

  “正羁押东厂……”

  “好!审过没有?是否有幕后主使?”

  一连三问,朱翊镠没有给冯保一丝喘息、甚至思索的机会。

  这让冯保警惕着什么,而且他还发现朱翊镠正冲他挤眼。

  什么情况?

  冯保有点儿懵,难道没有对李太后言及张诚的事?那到底该回答“有”幕后主使还是“没有”呢?

  朱翊镠鉴貌辨色,其实不用看眼神,也能猜出冯保的迷茫,毕竟先头不是这样说的。

  朱翊镠只得微微点头示意。

  冯保是个玲珑剔透的人,一点即明,立马儿回道:“有,有幕后主使。”

  朱翊镠一拍大腿,“我就知道一定有幕后主使,伴伴,幕后主使是谁?”

  冯保小心翼翼地回道:“内官监张诚。”

  “谁?”朱翊镠故意大吃一惊。

  “冯公公,幕后主使是谁?”李太后也是讶然。

  “内官监掌印张诚。”冯保又回答一遍。

  “是他?”朱翊镠道,“他为什么要谋害张先生?”

  “这个老奴还没问。”

  “张诚他人呢?”李太后接着问。她当然知道张诚在二十四监局中的地位,也知道张诚是大儿子万历皇帝眼中的红人。

  “回娘娘,因为此事牵扯太大,老奴不敢擅自做主,只是派人将张诚的府第包围起来,并未将其拘押候审,特来请娘娘裁决。”

  冯保也是留了一手,尽管朱翊镠让他立即抓人,叫他别怕,可他还是觉得需要请示李太后。

  他倒不怕张诚在二十四监局中的地位,而是担心万历皇帝会找他秋后算账,朱翊镠毕竟是亲王,终究拗不过万历皇帝,必须将李太后争取过来这边才行。

  这是冯保的考量,所以他并没有将张诚拘押,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跑来李太后这里请示。

  果然是老狐狸啊!朱翊镠也只能暗自感叹一声。之所以急着让冯保先抓人再说,是怕一拖再拖,到时候万历老兄插手进来。

  当然,如果是他站在冯保的角度也会这么做。

  由此可见,他这个亲王在冯保眼中还是差点事:本来都已经商量好了的,冯保依然顾虑重重,没敢第一时间出手拿人。

  哎,也不能怪冯保,谁让他只是个身份尴尬的亲王呢?

  李太后问道:“冯公公是否有确切的证据?”

  “回娘娘,证据是有的。”冯保十分肯定地回答。

  李太后稍一思索:“那就让张诚先来这儿一趟。”

  “娘娘,现在吗?”

  未等李太后搭话,朱翊镠忙抢道:“现在时候已晚,还是明日一早再说吧!”

  ……

  PS:今夜就是三十了,祝愿所有朋友在新的一年里事事如意,所有的好运都“鼠”于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