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3章 就说漂不漂亮?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85 2020.01.15 18:24

  付大海面红耳赤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他终于查到顺天府学生员李得时的女儿了。

  顺天府学,坐落于北京府学胡同。北京府学胡同是历史悠久的街道,位于东城区西北部。

  顺天府学的前身是元代的报恩寺。据说,元末有个和尚原本是要在此建寺的,建成之后尚未安置佛像,明军便攻入了大都。

  和尚怕刚建好的寺院被明军占用摧毁,听说明军保护孔圣人的所在地,于是惶急之下将一木制孔子像置于庙内,明军果然不进。

  算是逃过一劫。

  但孔子像已然迁进,寺庙也就只能用于教育了。

  这样,报恩寺就成了大兴县学。

  永乐元年(1403年),北京升为顺天府,大兴县学跟着升为顺天府学,清朝沿用未变。

  顺天府学成为明、清两朝北京士子进修学习的地方。

  在明清两朝,生员亦称诸生,俗称秀才,指经本省各级考试入府、州、县学者。生员明目有廪膳生、增广生、附生。

  也就是说,李得时只是顺天府学里的一名秀才。他女儿都那么大即将嫁作人妇了,这辈子肯定也没指望能中举啥的。

  付大海屁颠屁颠地汇报道:“潞王爷,潞王爷,奴婢查到了,终于查到李得时了。”

  朱翊镠翻了一个大白眼:“谁让你查李得时了?本王对男人又不感兴趣。”

  付大海笑呵呵地又改口道:“查到李得时的女儿李之怿了。”

  朱翊镠这才精神一振,两眼光芒一闪:“快说。”

  “从,从哪儿说起?”付大海上气不接下气的。

  朱翊镠又翻了个大白眼:“首先当然是长相啊!”

  男人对女人的第一印象,除了长相还有什么?

  若一眼不合,那就没劲了。

  万一李之怿是个两百来斤重的大胖子呢?以他的小身板,如何顶得住那压力?

  历史上对这个正王妃李之怿的介绍本来就少,远远不如赵灵素赵次妃介绍得多。

  再说,堂堂王爷挑选王妃,不得挑一个闭月羞花的?最起码要与赵灵素一个级别吧!

  付大海咧嘴笑道:“潞王爷,听说李姑娘是个大美女。”

  “靠!”朱翊镠第三次翻白眼,“敢情你还没见过李之怿本人啊?”

  付大海觍着脸道:“潞王爷,人家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咱与她见面不好吧?虽然未曾谋面,但奴婢打听清楚了,潞王爷请放心,李姑娘绝对是个大美女。”

  “不是让你画一幅她的画像带回来吗?”朱翊镠道。

  “正在画,正在画,那画师见过李姑娘,明天就画好。”

  朱翊镠一摆手道:“那明天再说吧,咱还是眼见为实。”

  但其实,找老婆这事儿,眼见为实也还远远不够,必须得生活相处实操一阵子才行。

  毕竟朱翊镠的灵魂已经过了用肉眼看女人的年纪。

  况且女人合不合适,用眼睛压根儿也看不出来。

  女人的外貌会骗人,正如男人的嘴巴会骗人一样。

  所以,说到底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不过,来到这个时代,实践的机会肯定是没有了,若想像后世那样先滚床单不满意就退货,那纯属异想天开,找骂。

  不用问,李家肯定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就凭李得时“生员”这个身份便可知一二。

  大明的王爷找王妃虽然没有公主找驸马那么惨,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不可能找宦官和大户人家。

  这在礼制上是不允许的。

  但李家肯定也不会是什么贫苦人家,拿到后世应该是个不愁吃喝但又不富裕的小资家庭。

  最起码,生员在大明一朝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

  第二天一大早,朱翊镠还在美梦中便被付大海吵醒了。

  那家伙像是自己找到一位满意的媳妇儿一样,笑得合不拢嘴。

  “潞王爷,潞王爷,画,李姑娘的画像画好了。”

  瞧付大海那副德性,看来李之怿定然漂亮无疑。

  朱翊镠慢悠悠地展开画像一看,果然,只见画中女子似笑非笑,光润玉颜,美目流盼,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如描似削的身材,怯雨羞云的情意,真个是灵秀天成,观之可亲。

  付大海在旁一直陪笑着。

  朱翊镠端详着画像,脸上也逐渐露出笑意。

  如果李之怿果真如画中所画的那样,那绝对是个大美女。

  她的美,单看画,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感。

  尤其是她嘴巴嘟嘟的样子,让朱翊镠第一时间想起穿着大红风衣嘟着小嘴的林黛玉(当然是陈晓旭版的)。

  来到这个世界,朱翊镠见过的美女也不少,像陈太后、李太后、王皇后、永宁公主、赵灵素……拿到后世都算是女神级别。

  可与画中李之怿相比……倒也不是说李之怿比她们漂亮许多,而是更能抓住朱翊镠的心。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见之忘俗”。

  “潞王爷,怎么样?”付大海一副邀功请赏的神情。他看出了朱翊镠的满意。

  “这是李之怿的画像吗?”

  “潞王爷,您就说漂不漂亮吧?”付大海要流口水似的。

  “还行。”朱翊镠违心地给了两个字的评价。

  付大海微微一滞,显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潞王爷,听那画师说,李姑娘只会比他画的画更漂亮。”

  “是不是真的啊?”

  “潞王爷,千真万确,奴婢问了府学胡同好几个人,都说李姑娘的美举世无双。”

  朱翊镠点了点头,这样说李之怿的长相肯定过关。他继而又喃喃地道:“就不知她性情如何?”

  付大海忙道:“潞王爷,这个奴婢也打听了,都说李姑娘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就没有一个说她不漂亮或是不好的,收到一致好评。”

  朱翊镠又端详了画像一番。

  付大海接着道:“如果潞王爷对李姑娘的长相还满意的话,那奴婢再去打听一下她的生辰八字,看与潞王爷合不合。”

  “不必了。”朱翊镠一摆手,他可不信那一套。

  什么缘分?什么生辰八字?只要男人足够牛批,女人都说与你有缘分,生辰八字都特么是合的。

  “那奴婢先恭喜潞王爷!”付大海还以为朱翊镠对李之怿一见钟情,就这样选定她为王妃了。

  朱翊镠道:“八字还没一撇,人都没见过,恭喜什么?”

  “潞王爷只要看得上,您说行,那还不是李家祖坟冒青烟吗?”

  “本王名声可不咋滴,万一人家看不上咱呢?”

  “……”付大海又是一滞,心想潞王爷何时变得这么谦虚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