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0章 没卵子的家伙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29 2019.12.10 18:00

  “你在这个世界活了多少年?”

  朱翊镠真不是诚心想问付大海的年纪,只是觉得这家伙好像天生吃狗腿子饭的。

  瞧瞧他那奴颜婢膝的贱样儿,再瞧瞧他说的那些掇臀捧屁的话,踹他两脚竟然还叫好……

  说他的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狗都不会同意呢。

  付大海也不明白为何朱翊镠突然问他年纪,小心翼翼地回道:“潞王爷,奴婢今年二十有二。在这个世上活了二十二年。”

  朱翊镠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诧异地道:“再说一遍,你说你多大年纪?”

  “二十有二。”

  “靠!那你长得咋那么成熟?看起来起码有三十来岁?”

  见到付大海的第一面时,朱翊镠真以为他得有三十来岁呢,没想到……只有二十二岁。

  “潞王爷,这是真的吗?奴婢真的长得成熟吗?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我呢。”付大海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儿。

  “靠,你咋听不懂人话呢?”朱翊镠翻了个大白眼,“我是说你长得老,长得难看。”

  “长得老,长得难看?有吗?也从来没人这样说过奴婢的啊。”付大海笑呵呵地道,“奴婢还记得我爹总是说,天底下的男人都是帅的。”

  “你爹说得没错,可你没有正确认识自己,你这没卵子的家伙,算是男人吗?”

  “……”

  付大海一下子蔫巴了,瞬间像死了娘似的,想哭。

  然后,声若蚊蝇地哀求道:“潞王爷,您以后能不能不要说奴婢没卵子?这样,这样……”

  “不能。”朱翊镠脱口而出。

  “幸蒙太后娘娘抬爱,让奴婢掌管慈宁宫,倘若潞王爷这样不尊重奴婢的话,那岂不是等于打太后娘娘的脸吗?”

  “滚,少跟我来这一套,竟敢拿太后压我?我怎么不尊重你了?哪儿说得不对吗?”

  付大海哭丧着脸,“潞王爷是没说错,可是……”

  朱翊镠一摆手:“没有可是,没说错就行。”

  小样儿!京城里唯一的一个亲王,还收拾不了你?

  不过,这家伙居然有本事掌管慈宁宫,也算是个大管事牌子,该有些过人之处。

  不会只擅长拍马屁吧?李太后可不喜欢那样的人。

  李太后重用张居正,而张居正重用循吏(会干事儿),最讨厌清流(会磨嘴皮子)了。

  付大海再也不敢争辩了。

  “你下去吧。”

  “潞王爷,您找奴婢来……”

  “就是想揍你。”

  “……”

  朱翊镠又道:“记住,以后随叫随到,我还有十脚没赏赐给你呢。”

  “奴婢明白。”

  “还有,以后不要监视本王,然后动不动向我娘亲打小报告,知道吗?”

  付大海没敢吱声,心想这可是太后娘娘的意思啊!

  “怎么?”朱翊镠两眼一瞪,“表个态。”

  付大海弱弱地道:“潞王爷,可万一是太后娘娘的指示,您让奴婢该听谁的呢?”

  “长得那么老,那么难看,莫非脑子也生锈了?该听谁的你自己不会动脑子掂量吗?”

  那我肯定要听太后的啊!付大海心里这样说,可嘴上只敢“哦”了一声,然后爬起来灰溜溜地走了。

  因为跪得太久,所以走路一瘸一拐的。

  好在他已经习惯。

  来朱翊镠这里,他就没想着有好事儿。只挨两脚算是好的,谢天谢地了。

  ……

  付大海走后,赵灵素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道:“潞王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看,赵灵素虽然也是下人,就没有一身奴才相,说话也一样。

  “但说无妨,以后在我面前不用局促。”

  对赵灵素,朱翊镠立即变了笑脸。与对待付大海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赵灵素心里暖和,她语重心长地道:“潞王爷,你是主子,训斥我们下人几句很正常,可以后也别总叫付公公没,没,没……的家伙。”

  没了半天,“卵子”两个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赵灵素接着道:“怎么说,付公公也是慈宁宫的管事牌子,他对娘娘还是很忠心的,潞王爷那种话不是揭他伤疤吗?”

  “上回也是,有个锦衣卫背后里骂了付公公一句,与潞王爷是一样的话,结果付公公气得不行。我听说,他当即找人扒了那锦衣卫家的祖坟。”

  “靠!”朱翊镠听到这里,忍不住叫出声来,“他这么牛呢?”

  心想,我就说付大海肯定有过人之处嘛!不然若只会拍马屁,如何取得李太后的信任?

  骂他一句,便去扒人家的祖坟……嘿嘿,有点儿意思!

  那这个付大海的路子,与冯保倒是有几分相像。

  冯保就是那种狠角儿,历史上的他,听说因为痛恨张四维,就找人扒过张四维家的祖坟。

  “付公公很忌讳别人说他那个的,”赵灵素接着又道,“这也是潞王爷,他没辙,若换作别人,他真会跳起来拼命的。”

  朱翊镠点了点头,忽然问:“那素素忌讳别人说你什么?”

  “我?我没什么忌讳。”赵灵素摇摇头,继而又补充道,“哦,我就怕别人说我仗着是潞王爷的贴身侍俾,在慈宁宫的众宫女中显得高其她人一等。哪有?”

  “在慈宁宫,你本来就高她们一等啊!”朱翊镠一本正经地道。

  且不说历史上潞王的赵次妃有多么招人喜欢,死后又享受多大的荣耀。

  现在的朱翊镠可是拥有高贵的灵魂,当然会善待赵灵素的,不会让她觉得只是一个低三下四没身份没地位的小宫女。

  吓得赵灵素连连摆手,她一脸的拒绝,认真地道:“潞王爷,你可别这么说,真个是折煞我也!我就是你的侍俾,不比她们高。”

  “我说高就高。”见赵灵素脸色通红,一副着急的模样,朱翊镠忙道,“咱不纠结这个。再问你,我娘亲她忌讳什么?”

  “太后娘娘?”赵灵素想了想,“她好像有两个忌讳吧。”

  “哪两个。”

  “一个是不能说万岁爷的不是,一个是不能说张先生的不是。那两个是太后娘娘最关心的人。”

  “那我呢?”

  “……”赵灵素一愣,随即道,“潞王爷毕竟不需要治理国家,万岁爷与朝中大臣早已议定,明年就为潞王爷择亲完婚,届时潞王爷就要离开京城的。”

  我靠!明年?

  不过,历史上的朱翊镠好像还真是万历十年娶的亲,也就是在张居正死后不久。

  娶的是顺天府府学生员李得时的女儿,那一年他刚满十四岁。

  一想到十四岁,朱翊镠感觉……好像也行哈,反正现在灵魂已经成熟了,就不知李得时的女儿长得怎样性情如何?

  有机会先窥一窥去,不满意就退货,不然白瞎了穿越的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