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1章 太监不能有心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11 2020.01.09 18:00

  送走张四维,朱翊镠本打算亲自去太医院一趟,后来一想,算了不去,让付大海将胡诚请来。

  感觉还是少露面为好,张四维都找上门来了!

  他可不想与外廷官员拉扯不清。

  这对他也算是一次小小的“警告”吧。

  不过,在请胡诚之前,因为张四维的忽然出现,朱翊镠觉得要将张鲸请来。

  之前就说过,待鳌山灯会结束要好好聊聊。

  张鲸这些天的心情可想而知,原本抱着几分希望与张四维联手,结果人家还是致仕回籍。

  皇帝的旨意都已下发,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外廷的盟友即将离京,张鲸感觉自己失去一只胳膊似的。

  内廷被冯保压着,外廷靠山也要走了,朱翊镠又缠着不放……一手好牌咋就不知不觉打烂了呢?

  张鲸正坐在司礼监琢磨,要怎样才能解开这个困局?

  忽见付大海悠哉悠哉地来了。

  “哟,付公公。”

  “张公公,潞王爷有请呢。”付大海开门见山,也不墨迹。

  哼,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张鲸心里头闷哼一声,嘴上问道:“不知所为何事?”

  付大海摇头:“咱也不知道,不过就在刚才,即将致仕的张阁老见过潞王爷一面。”

  张鲸听了心里更是在打鼓,看似漫不经心问了一句:“付公公,有没有发现潞王爷最近变了?”

  “长大了嘛。”付大海几乎脱口而出。

  “长大了,嗯,就如此简单?”

  付大海神情微微一滞,问:“张公公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张鲸起身,抬手道,“走吧。”

  付大海也看似漫不经心,但是以请教的口吻道:“张公公,咱这些当下人的,琢磨主子的心事,终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吧?主子让咱干啥咱就干啥,是不是更好一些?张公公你说呢?”

  这下轮到张鲸微微一滞,他也同样问道:“付公公想说什么?”

  付大海幽然而叹:“当日潞王爷请示太后娘娘要我跟他,我哭过恨过甚至想逃,但后来发现,或许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坏。”

  张鲸不知该赞扬一句还是该冷哼一声,反正心里不是滋味儿。

  付大海随即又意味深长地补充道:“哦,也或许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到达张公公现在的位置,所以想得开。”

  “谢谢付公公的奉劝!”张鲸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我也是为张公公好,你看你的脸色,咱都是没根儿的人,同病相怜,其实不止是今天,张公公自拜潞王爷为师那天起,好像就没有真正的笑过,谁不知你心里委屈?可你这样,真的好吗?”

  稍顿了顿,付大海接着悠悠言道:“咱这些做下人的说难也难,但说容易也容易,不要有心就好,主子的心就是咱的心。主子哪怕让咱们吃屎,咱也得低头啊。”

  张鲸一时不知如何搭话,本想拉拢付大海,结果被付大海吧嗒吧嗒“教育”了一通。

  论资历,他比付大海老;论年纪,他比付大海大;论地位,他比付大海高……

  算来付大海是他的晚辈!

  但要说生气吗?

  似乎也谈不上,付大海所言堪称金科玉律啊!

  太监就是不能有心。

  无数前例证明:有心的太监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张鲸何尝不知?

  ……

  慈宁宫偏殿。

  朱翊镠正在享受王爷的美好生活:赵灵素为他捏背,阳康端一壶茶侍立旁边。

  见张鲸在付大海的引领下,轻手轻脚进来了,朱翊镠和颜悦色地道:“小鲸啊!”

  “潞王爷,徒儿来了。”张鲸点头哈腰。

  朱翊镠抬了抬手,示意赵灵素停下。忽然,他戟指怒向,大喝一声:“给我跪下!”

  这一惊一乍的……谁特么受得了?

  吓得张鲸“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都不敢抬头看。

  朱翊镠瞬间将怒容收了几分:“来,给师父讲讲,初三那天去张阁老家说了啥?”

  张鲸哭丧着脸,一副委屈巴巴的神情:“潞王爷,徒儿没说啥啊!真的只是去拜年。”

  “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朱翊镠“哼”了一声,冲阳康一抬手,“去,取鞭子来。”

  张鲸一激灵。

  阳康迅速取来一根鞭子,却不是竹鞭或麻鞭,而是一根带有倒刺的钢鞭。

  朱翊镠站起来,呼地一声,对着空气甩了一鞭子。

  无不闭眼,都不敢看。

  这样一鞭要是抽在身上,那不得皮开肉绽?

  “小康子。”

  “潞王爷。”阳康浑身一颤,生怕冷不防抽他一鞭子。

  “你说,徒弟说谎,师父该不该教训,以正师风?”

  “该。”阳康毫不犹豫点头,心想,潞王爷想抽就抽,别说什么“师风”呀,会被人笑话的。

  “去,把门关严实了。”

  “哦。”

  然后,朱翊镠将鞭子架在半空中,冲张鲸道:“别怪师父狠心,再给你一次机会,说。”

  “潞王爷,徒儿真的什么都没……”

  呼!

  一句话没说完,钢鞭下去了,生生抽在张鲸后背上。他衣服顿时被扯破,血迹斑斑。

  痛得张鲸呲牙咧嘴,但他也不敢大声呼叫。

  旁边的付大海、阳康、赵灵素几个都不敢睁眼看,好像鞭子抽在他们身上一样。

  “实话告诉你,刚才张四维阁老来过这儿,将你与他的对话全都告诉我了,在师父面前,你居然还敢嘴硬不承认,看不抽你!”

  朱翊镠再次轮起那要命的钢鞭。

  张鲸傻眼了!难怪劝不进张四维,原来,他娘的坑我呀……

  “哎哟!”

  接着他又挨了一钢鞭子。

  朱翊镠摆出一副师长的架势,有模有样地道:“别以为你是秉笔太监,但在这里你就是我徒弟。徒弟不诚实,师父有责任教育。你还想再吃一鞭子吗?”

  “不不不……我说,我说。”张鲸受不了这折磨。

  关键,在这里他也不敢反抗。

  朱翊镠转怒为笑:“这就对了嘛,做人要厚道!日后师父慢慢教你。小康子,去,拿一件衣服将小鲸披上。”

  两鞭子下去,张鲸后背的衣服已经烂得不像样了。

  这幸好是大冷天,若身上衣服单薄……啧啧,都不敢想。

  阳康拿来一件大棉袄,披在张鲸身上。

  张鲸战战兢兢,脑海里想起了刚才付大海对他说的话:没根儿的人,也就是太监,不能有心啊!

  朱翊镠重新坐下,慢悠悠地道:“来,咱师徒今天好好聊聊,一定要敞开心扉。倘若依然不诚实,那就不是两鞭子的事了。”

  朱翊镠又扫视一圈儿,看着付大海他们几个说道:“还有你们,也需记得做人要厚道!”

  听到“厚道”二字,张鲸很想“呸”一口。

  ……

  求支持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