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3章 上任上火 头大如斗(三)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520 2019.12.27 12:00

  “还有一件事是,恳请娘娘挽留张阁老,莫让他致仕。”

  李太后不禁看了朱翊镠一眼,稍顿了顿才问:“申阁老,你是认为这件事与刚才两件事一样重要吗?”

  申时行回道:“娘娘,站在臣的角度,是这样认为的。”

  朱翊镠嘿嘿一笑。

  那笑……听起来阴嗖嗖的。

  好不瘆人。

  申时行有一种蛋疼的感觉。抬头一看,发现朱翊镠冲他直摇头,俨然一副夷然不屑的神情。

  李太后语气一沉:“镠儿,你笑什么?”

  朱翊镠脱口而出:“孩儿笑申阁老认识不够!”

  申时行脸色一红,心想就潞王爷你……嘿嘿,居然还笑我认识不够?我也想笑。

  “休得胡说!”

  “娘,孩儿没有胡说啊。张阁老要辞职,申阁老居然不站在国家的角度看,而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娘你说,他是不是认识不够?”

  这下,申时行脸色更红了。

  朱翊镠接着说道:“娘,不说站在国家的角度看,最少也得站在内阁的角度看吧?”

  申时行辩解:“潞王爷,眼下内阁只有臣与张阁老两人,臣幸蒙隆恩,如果张阁老这时候致仕,臣心里惶恐不安啊。”

  “申阁老有何惶恐不安?依本王看,张阁老致仕不正好吗?你也不用受人掣肘,一心一意沿着张先生的路往前走就是了。”

  “……”

  “至于内阁人手不够,你当恳请我娘增加阁臣才对,而你却要挽留张阁老,是不是认识不够?你以为这样显得你很大度吗?要本王说你这是迂腐。”

  “……”

  “申阁老虽然还只是临时代理首辅,不是首辅,但你现在行使首辅之权,不是应该选择得心应手的人吗?你要挽留张阁老,是觉得自己能很好地驾驭他吗?”

  “……”

  申时行几度懵逼。

  朱翊镠竹筒子倒豆一般,打定要让张四维致仕回家,所以将申时行怼得怔愣当场说不出话来。

  好在知道潞王仗着李太后和万历皇帝的宠爱,一向嚣张跋扈,什么话都敢从他嘴里说出来。

  所以申时行也只是觉得在李太后面前难堪,却并不觉得朱翊镠故意怼他。

  关于张四维致仕的问题,因为李太后先头与朱翊镠、付大海讨论过一番,这时候并不急着表态。

  像上一个问题一样,李太后说道:“这事我知道了,申阁老回去先将流民乞丐的问题安顿好,至于他们何去何从,需要好生琢磨,年关在即,不驱逐他们出京,别惹出什么大乱子来。”

  “臣明白。”

  “申阁老还有事吗?”

  “打扰娘娘与潞王爷,没事了,臣告辞!”

  申时行深深一揖,然后转身匆匆而去。

  朱翊镠道:“娘,申阁老性子确实如娘所说偏于温和,那这样,张阁老就更不能留在内阁了。”

  对此,李太后没有作声,而是站起来,脸色阴沉地说道:“娘去东暖阁一趟,你哥真是,居然又开口要钱。”

  “娘,皇兄长大了,用钱的地方自然多了嘛。”

  “长大了更应该懂得节省。”

  “娘昨晚没休息好,你看你都有黑眼圈儿了,要不让孩儿去吧,娘去了皇兄又紧张。”

  李太后想了想:“还是娘去,你的话你皇兄不一定听。”

  朱翊镠忙挽着李太后的手,撒娇地道:“那孩儿随娘一起去。”

  李太后点头同意。确实,她感觉头脑昏沉沉的不得劲儿。

  这样,母子俩到了紧挨着乾清宫的东暖阁。

  东暖阁是皇帝披览奏疏处理政务之地,硕大几案后头的正面墙上悬挂着一块黑板泥金的大匾。

  匾上竟然写有“宵衣旰食”四个大字,据说那是嘉靖皇帝的手书。

  朱翊镠看了感觉好笑,这四个逼格如此之高的字,居然出自一个N多年不上朝的皇帝手中。

  不仅自己不上朝,而且还将基因传给儿子、孙子……隆庆皇帝、万历皇帝可是光荣地继承下来了。

  万历皇帝一见李太后进来,连忙起身问安。

  此时,恰好张鲸也在。

  张鲸除了担任司礼监第一号秉笔太监外,还兼掌内府供用库。

  内府供用库,也叫内廷供用库,那里面的银两,由皇帝支配,就是皇帝的私房钱。

  李太后坐定,朱翊镠就在她身边乖乖地站着。

  可这家伙的目光既不在李太后身上,也不在万历皇帝身上,而在张鲸身上。

  他冲张鲸诡谲地笑。

  张鲸明显感觉到了。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张鲸浑身一激灵,他不知道朱翊镠为何笑得如此瘆人,心里不禁嘀咕,最近得罪潞王爷了?没有啊!

  确定没有,张鲸又看了朱翊镠一眼,发现他笑得更加诡谲。

  张鲸有点懵!

  这时李太后开口了:“钧儿,昨日流民叫花子闹事,这事儿交给申阁老处理吧,他需要树立威信,你要给他信心。”

  “娘,孩儿知道。”

  李太后也不拐弯抹角:“听说内府供用库的钱用完了?”

  万历皇帝一愣,立即明白怎么回事儿,随手一指:“娘,是的,不信问张公公。”

  “供用库一年下来,少说也有四五十万银子的进项,怎么全都花光了呢?”李太后语气咄咄逼人。

  万历皇帝脸红着没有作答,将目光投向张鲸。

  张鲸谨慎地回道:“娘娘,供用库的银两是已经花光了。如今万岁爷身边的宫娥彩女、大小内侍较之以前要多。供用库的银两是有些捉襟见肘,尤其是年关将近,万岁爷有许多人情要做。”

  “钱可以省着花嘛。”李太后明显不悦,瞪了张鲸一眼。

  张鲸顿时像被阉了的鹌鹑。透过余光,也不知怎地,他发现朱翊镠的笑更加瘆人。

  李太后接着语重心长地对万历皇帝说道:“且不说太仓银不能随便调度,娘知道那些宫娥彩女大小内侍变着法儿讨你高兴,你一高兴就赏给他们钱,天天行赏,日日给彩头,有多少银子也不够你折腾啊!”

  万历皇帝虽然一肚子话想说,但在李太后面前他得忍着。

  “宫中用度,当以节俭为主,当初你父亲在位时,就十分崇尚简朴之风。每年秋天,举行内廷侍卫射猎比武大赛,拔得头筹者,仅得三小块酥饼的奖赏。你知道吗?”

  万历皇帝点头。

  “可娘听说,你在宫中玩掷房子的游戏,谁赢了就得金角银豆,玩马吊牌,谁赢了就赏赐一把苏州的镶金乌木扇,那一把扇子可是五六两银子,可以顶普通人家一年的用度。这种奢靡之风,万不可滋长。”

  万历皇帝默然良久,才谨小慎微地道:“娘,孩儿是皇帝,也不能鸡肠狗肚,太小家子气了吧?”

  “钧儿,娘说过多少遍,居安思危,居富不侈,才是一个好皇帝。”

  “但是娘,您刚才拿父亲做比较,父亲在世时,灾害频仍国库空虚,所以只能拿酥饼当作赏赐,可孩儿现在不同啊!”

  “有何不同?”

  “孩儿现在是太平天子,经过张先生的整治,国家赋税暴增,国库充盈。节俭固然是美德,可若守着金山银山,仍像父亲那样抠门儿,岂不为天下笑?”

  “钧儿。”李太后一声厉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万历皇帝浑身一紧,赶紧闭嘴。

  朱翊镠心中一声叹息,皇兄啊皇兄,你还是觉悟不够啊!

  别说是李太后,但凡是女人你只管老老实实地听嘛,与女人讲道理能捞到什么便宜呢?

  ……

  新人新书,裸奔不易!哭求支持,踊跃投票,踊跃发言,踊跃收藏!急需牛批的书评、章评、段评!先谢为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