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算账(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39 2020.01.22 12:00

  靠!这就晕倒了?抗压能力真他娘的差劲啊!

  朱翊镠站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那一群乱糟糟、惊慌慌的人。

  “老爷。”

  “爹。”

  梁世燊慢悠悠地睁开双眼。

  可刚一苏醒,他便爬起来,冲朱翊镠“噗通”跪下,战战兢兢地说道:“不知潞王爷大驾光临敝府,小民罪不可恕!”

  “爹,这小子是个大文盲,指定胡说八道吓唬人呢!”直到这一刻梁赟竟还不知死活。

  啪!

  梁世燊一个大巴掌扇过去。

  一声脆响。

  卧槽,比朱翊镠下手还狠。

  这只因梁世燊清楚,梁家在京城是什么地位想必大家肯定心里有数,有几个敢这样戏弄他们?

  虽然他不认得潞王,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潞王荒唐的事迹他当然听说了呀!

  而且床上少年郎的年纪分明与当今潞王年纪相仿,再看他那飞扬跋扈毫无惧意的神情。

  世上恐怕也只有潞王敢这样戏弄他们梁家了。

  不是他还能有谁?

  所以,梁世燊扇儿子那一巴掌还真是用了十成的力气。

  扇得梁赟两眼直冒金花,确实也扇醒了他。

  当然,梁世燊狠狠的一巴掌也让旁人清醒了。

  “还不给老子跪下?”

  梁世燊又是重重的一脚过去,将儿子直接踹翻在地。

  这时候给儿子一巴掌一脚不算什么,保住梁家才至关重要啊!轻重缓急他还是分得清。

  梁赟挣扎爬起来,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跟着跪了下去。只是还抱有几分侥幸心理,莫非床上的少年当真是潞王?

  其他人清醒了,但也傻眼了,几乎与梁赟有着相同的疑问,为什么潞王爷要冒充新娘?

  可转念一想,好像也都能想明白:潞王爷怕是同样看上了李之怿才为她出头的吧?

  这样,一切都好解释了。

  洞房里跪倒一片,没有一个敢抬头,毕竟他们刚才险些冲上去揍人咧,幸好没有冲动。

  就在这时,洞房外响起一道高亢的声音:“卑职陈兴泰来迟,请潞王爷恕罪!”

  “进来。”朱翊镠吩咐道。

  咣!

  门被推开了。

  东厂领班陈兴泰雄赳赳气昂昂带着十几名番役冲进。

  陈兴泰一来,便当头棒喝梁世燊:“梁世燊,你好大的胆子,居然仗着你家有钱和保定伯兄弟,连潞王爷都敢绑架?”

  梁世燊吓得浑身一颤,什么?绑架?他赶紧辩白道:“大人,冤枉啊大人!今日个中实有误会,还望大人明鉴。”

  话虽如此,可梁世燊感觉今天的事三言两语说不清。

  因为潞王爷分明就是找茬儿的节奏啊!想想,若非出于自愿,谁敢逼迫他穿上嫁衣、坐上花轿、被抬到李家呢?

  潞王爷什么人?

  他若想找茬儿的话,谁还敢与他狡辩力争不成?

  所以,梁家即便占着理,也得忍着憋着。

  还有,为什么东厂的人这时候会现身梁家?分明就是蓄谋好了早有准备的嘛!

  梁世燊越想越感到害怕,最后痛恨起儿子为何非要色迷心窍地娶李得时的女儿?

  ……

  朱翊镠从床上跳下来,大大咧咧地先是走到梁世燊身边。

  洞房里异常安静,落叶可闻。

  朱翊镠喝道:“梁世燊。”

  “小民在。”

  梁世燊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此时他也没敢抬头。

  “你生意上的许多破事和见不得光的事,本王暂且放下,今天不跟你算。不过既然你做过,就要做好被公开被清算的准备。”

  “……”梁世燊心如死灰,感觉这是要完蛋的节奏。

  “今天本王要跟你好好算算,你那混账儿子的事。”

  “是是是……”梁世燊点头如捣蒜,心里却很不服气,我混账儿子?好像潞王爷不混账?只是你有个好爹娘罢了。

  “梁赟。”朱翊镠大喝一声。

  “潞,潞王爷。”梁赟看清形势后当然老实了。

  “谁是泼皮无赖?”朱翊镠突如其来一问。

  旁人自然不明白,可梁赟心知肚明,这是找他算账的节奏啊!在李家,他可是当面骂过潞王爷是泼皮无赖的呢。

  “潞王爷,我是泼皮无赖。”梁赟求生欲还挺强。

  朱翊镠慢悠悠地道:“你记得就好,这是你骂本王的话,虽然收回去了,但利息还是要的,就自己扇自己一巴掌吧!”

  啪!

  梁赟毫不客气。

  这时候也容不得他犹豫。

  朱翊镠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又问:“谁是大骗子?”

  “我。”话音一落,梁赟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谁脸皮厚得像城墙?”

  “我。”第三巴掌下去了,梁赟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出手太重。因为这样捋下去的话,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抽自己多少巴掌呢!

  “谁臭不要脸?”

  “我。”

  啪!

  好像已经成连锁反应了。关键这些话确实是他骂潞王爷的。这就叫报应吧?

  “谁是癞皮狗儿?”

  “我。”

  啪。

  “谁不是好人?”

  “我。”

  啪。

  “谁是大文盲?”

  “我。”

  啪。

  梁赟脸色通红,近乎麻木。

  可朱翊镠的问话尚未结束。他还在继续:

  “叫你一声梁兄,那是给你脸上贴金,本王配吗?”

  “配,配,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啪。

  梁赟都不记得自己扇了自己多少巴掌。反正也已经麻木了。

  “换一边脸。”朱翊镠道。

  “……”梁赟想死,还没有问完吗?好像没有了呀!

  “你祸害过多少良家少女,自己好好捋捋,祸害一个,也不多,扇自己一耳光。若是捋不清,那本王就让东厂的人帮你捋。”

  “……”梁赟欲哭无泪,怎能交给东厂呢?可自己捋吧……这,这要扇到什么时候啊?他自己好像,确实也没有账本捋不清啊!

  朱翊镠脸色一沉:“开始啊!真的想去东厂做客吗?”

  啪!

  啪!

  啪!

  ……

  梁赟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嘴巴都已经扇出血来,可也不敢停手。

  东厂可是所有人的噩梦啊!

  梁世燊很心疼,儿子每扇一巴掌,他都感觉好像是在扇他。

  可让他怎么办?面对的可是潞王爷啊!谁让儿子色迷心窍地跟潞王爷抢女人?

  扇了十几下,梁赟停下来。

  朱翊镠诈唬道:“嗯?就这么一点儿吗?”

  啪!

  啪!

  啪!

  梁赟接着扇,脸麻木,手也麻木了,最后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那么有规律。

  朱翊镠没有认真数,但感觉梁赟大概扇了自己三四十下……

  我靠!才多大年纪?真是畜生啊!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