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0章 授业解惑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49 2019.12.20 18:00

  令人痛心的是,在“士农工商”等级思想大行其道的年代,治病救人的外科手术逐渐沦为官僚士大夫眼中所谓的“雕虫小技”。

  这也是华佗(外科牛逼达人)为什么惨遭曹操杀害的缘故。

  当然,这是《三国演义》的版本。尽管历史上的华佗之死是个谜,但能看出中医外科的地位。

  “有讥外治为诡道以欺世”,“或又谓外治非前贤所尚”。(清代医学专家吴尚先《理㵸骈文》语,这是中国最早的外治专著。)

  这些都反映了中医外科的地位在当时十分低下。

  再加之以宋明理学、王阳明心学的大行其道,“追求本心”之风盛行,外科医生甚至分为两大派,保守派坚决反对外科手术,主张用内服药治疗所有外科病。

  在这种风气的引领下,中医外科技术包括器械,较之唐宋时期并没有什么重大的突破。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清末。

  当封建王朝闭锁的大门被列强的舰船利炮轰垮,西方医学进入了华夏大地。

  当寒光闪闪的柳叶刀切开了一个个国人的胸膛,并即刻为他们解除了病痛。

  直到那时候,国人才开始反思这么多年来中医都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直到那时,国人才发现,原来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通过吃药可以治愈的。

  有些时候,外科手术治疗更为有效、彻底,甚至只能够通过外科手术才能做到。

  比如痔核脱出的痔疮,靠吃药无论如何也清除不了。

  然而,眼下还是大明万历九年呢,西方的舰船大炮还没有轰打过来,大明依然停留在自己泱泱大帝国的梦幻中。

  动刀子他们或许也会,但“手术刀”的概念还没有。

  这也难怪胡诚听了会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让他主刀,先且不说有没有经验,下刀的对象可是当朝赫赫大首辅!李太后、万历皇帝、天下文武百官……一个个都注视着呢。

  最关键的是,在胡诚眼中,张居正已经接近于油尽灯枯的地步。

  找他的人,偏偏还是不讲理的潞王爷,威胁他的家人……以潞王爷的性子,不是干不出来啊。

  反观朱翊镠,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轻松至极。

  “瞧把你吓得,至于吗?你堂堂太医院左院判,拿刀子割一小块儿痔肉还不敢吗?”

  “潞王爷,卑职不敢啊!求求你饶过卑职吧。”胡诚磕头求饶,小心肝儿都快跳出来了。

  这个任务他可不敢接。

  朱翊镠优哉游哉地道:“饶你是不可能的。本王已经决定,将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交给你。来,你先起来,冷静会儿,然后我与你好好聊聊如何动刀的问题。”

  胡诚已是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地爬起来,如同惊弓之鸟。

  他望着朱翊镠哭。

  朱翊镠望着他笑,摇了摇头鄙夷地道,“就不说你医术,瞧你这心理素质,真他娘的差劲!”

  胡诚恨不得怼一句:潞王爷那么牛逼,怎么自己不主刀非要逼迫我来呢?

  朱翊镠抬了抬手,示意胡诚在对面的一张凳子坐下。

  胡诚心乱如麻,也不得不坐。

  朱翊镠翘着二郎腿,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会儿。

  值房里安静倒是安静,可安静反而让胡诚感觉更加心烦气躁,实在静不下心来,只能可怜巴巴如坐针毡地望着朱翊镠。

  约莫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朱翊镠睁眼、收腿、坐正,然后笑嘻嘻地冲胡诚道:“咱们可以开始了吗?还是说你需要缓一缓?”

  没等胡诚回复。

  朱翊镠又径自说道:“不过,越缓对你越是不利啊,张先生那痔疮越早割除越好。”

  胡诚实在是没招儿了,硬着头皮道:“卑职动刀没问题,可不敢保证能治愈首辅大人,而且首辅大人心理那一关不知能不能过。”

  朱翊镠道:“首先要问你自己心理那一关能不能过。瞧你现在一副死样儿,谁敢让你动刀?”

  胡诚无言反驳。

  “切割、缝合、止血、消毒……这一系列的措施,你心里有底没有?先问问你自己。”

  稍顿了顿。

  朱翊镠接着说道:“你也清楚,张先生的病牵涉太多的人太多的利益,现在交到你一人手上,这份压力你要扛得住才行。”

  扛不住还能让我退却吗?胡诚很想反问一句。

  但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果不其然。

  朱翊镠接着优哉游哉地道:“话说回来,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扛不住也得扛,你不是左院判吗?你不是医术高明吗?你不是很喜欢给人扎针吗?”

  听着还是像报复。

  胡诚也早就看明白了,说白了自己不就是替死鬼吗?

  朱翊镠又道:“其实,用针的道理与用刀的道理是一样的,都可以看作是中医外科手术。”

  “啥?”作为医者的敏感,听到一个陌生的医学概念,胡诚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让你拜师,你还觉得委屈。既然有兴趣问,那与你说说也无妨。咱国家有医生、医术,别个国家是不是也有?”

  胡诚点了点头,这还用问?

  “还记得我朝郑公下西洋的壮举吧?在遥远的西方也有许多国家,那里的医生擅长用刀不擅长用药,即便用药,原理也与我们不同,所以称之为西医。”

  “潞王爷何以清楚?”直到这时,胡诚才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那么一丢丢。

  “书上看的。”朱翊镠胡乱回了一句。

  “什么书?”胡诚追问。

  “忘了,你专心听,别打岔。医学上确实有些问题需要用刀才能解决,就比如孕妇已死为了抢救婴儿必须得剖腹产吧?”

  这个胡诚知道,医学典籍上很早就有记载。

  朱翊镠举例时也只敢说已死的孕妇,要说大活人,还不得吓死胡诚。他接着道:

  “再比如像张先生患的痔疮,如你所说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痔核脱出难以还纳,用药内治你也知道不起作用,而且痔疮永久不会消除,唯一的办法就是割掉。这在医学上称之为手术。”

  朱翊镠逐渐引到正题上。

  “首先须得承认,因为设备与技术的限制,手术有风险,最怕感染留下后遗症,所以消毒防止感染非常重要,你要好好研究。”

  胡诚点了点头,渐入状态。

  “动刀切割倒是容易,不过一刀的事儿,阉人做太监都能成,难道切一个痔疮还不成?”

  朱翊镠说到这儿,胡诚眼里才有了一线希望之光。

  对呀!这样一比较的话,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难。

  切掉人下面那玩意儿都死不了,切痔疮更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吧?关键是消毒止痛防止感染。潞王爷说得对!

  胡诚终于小松了一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