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9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真作假时假亦真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366 2019.12.25 12:00

  “张阁老现在人在哪儿?”李太后着急而关切地问道。

  付大海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娘娘,还在皇极门前坐着。奴婢刚才回宫禀报时张阁老还安然无事,谁知他一会儿就晕过去了。”

  李太后诧异道:“张阁老醒来后一直在皇极门前坐着?”

  “是的,张阁老或许真蒙了,晕倒匍匐在地竟失去知觉,直到缇骑兵把他从地上架起来走下御道,他才霍然清醒,可他愤然挣脱缇骑兵的搀扶,坐在地上死活不肯走。”

  朱翊镠嗤然一笑:“这不是癞皮狗耍赖的节奏吗?”

  “镠儿!”李太后眸子如刀,精光一闪,斥责道,“刚夸你几句,又开始胡说八道!”

  “娘,本来就是嘛,当着京城文武百官的面,没让他临时代理首辅却让给申阁老了,他不就是觉得没面子咽不下这口气嘛!”

  “此乃人之常情!”李太后富有同情心地道。

  “依孩儿看,他就是心眼儿小胸无大度之风。圣旨上明明强调他仍是内阁次辅,又是柱国太傅兼太子太傅,已经照顾到他面子了,是他自己想不开。”

  “就是!”

  付大海神补刀道:“娘娘,奴婢觉得潞王爷言之有理,张阁老虽是三朝老臣,可首辅之位能者居之,又不是只看资历、年纪。”

  “想当初,张先生入阁时才四十二岁,荣登首辅也才四十八岁。如果只是看资历看年纪,那张先生还没资格呢。”

  李太后沉吟不语。

  付大海接着又道:“再说了,张阁老赖在皇极门不走什么意思?他是要表达心中的不满吗?还是想抗旨不遵?”

  “都有。”朱翊镠甩出两个字的同时,偷偷冲付大海竖起大拇指以示鼓励。

  李太后紧锁眉头。

  朱翊镠眼珠子一转:“娘亲不方便,要不孩儿去皇极门看看吧?”

  见李太后不吱声,付大海连忙见缝插针地道:“潞王爷,还是让奴婢陪你一道去吧。”

  “好!”

  李太后这才同意。

  朱翊镠带着付大海屁颠屁颠地去了。

  刚一出殿,他便扭头笑道:“哟呵,你小子长进不少哈,知道打配合。”

  付大海一副掇臀捧屁的样:“潞王爷,我自认为还不笨呢,不然娘娘也不放心让我打理慈宁宫。”

  “你还挺自恋的,再接再厉!”

  付大海又觍着脸道:“只是潞王爷,你有个要求可不怎么好,让我们都不称奴婢,可在潞王爷面前叫习惯了,我还真怕在娘娘和万岁爷面前也这样称呼呢。”

  朱翊镠一摆手道:“随你便,爱怎么称呼怎么称呼。”

  确实,在这个世界,让身边的人都按自己那一套行事,很难。

  像付大海,让他在李太后和万历皇帝面前不称“奴婢”而称“我”,他不感到心虚才怪?人家冯保都自称“奴婢”。

  ……

  到了皇极门前。

  果然见有一堆官员还没离开,都围着张四维苦苦劝说。

  旁边侍立着一小队儿缇骑兵,但也没有拢过去。

  见朱翊镠大摇大摆地朝这边走来,缇骑兵一字排开。

  “潞王爷。”

  “潞王爷来了。”

  尚未离去的官员见了,也纷纷过来行觐见之礼。

  然而,张四维依然坐在地上。

  没想到这个人还有点脾气哈!朱翊镠笑呵呵地走过去了,忽然脸色一沉,大惊小怪地嚷道:

  “是谁吃了豹子胆将张阁老推倒在地?啊?推倒了也不知道扶他起来!想找死啊?”

  官员和缇骑兵都是一头黑线,面面相觑,谁推了?没有啊,潞王爷就是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习惯了习惯了……

  朱翊镠瞬间又转为笑脸,比翻书快多了,伸手道:“张阁老,本王拉您起来,您不好意思拒绝吧?”

  这话说得……张四维不想起也得起啊。他敢愤然挣脱缇骑兵的搀扶,可不敢那样对待朱翊镠。

  否则,万一朱翊镠跑到万历皇帝面前告状,像军马场事件一样给人安一个“蔑视亲王”的大罪,那不是膈应死人?

  张四维爬起来了,反身望了望重檐飞角的皇极门,以及红墙碧瓦的层层宫禁,然后整了整衣冠,对着皇极门一揖到地。

  这一幕,在场为数不多的官员依稀记得,高拱被逐出京师时,也是那样一副神情。

  只不过,高拱当时遭遇要比张四维凄凉多了。

  人家是真正被逐出京师的,可张四维只是过不了自己心理一关。

  “张阁老,您这是何意?”朱翊镠笑呵呵地问。

  “潞王爷,臣年迈眼花,刚才是自己晕倒的,实在体力不济,恳请娘娘和陛下恩准臣告老还乡!”

  “张阁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比张先生还小一岁吧?张先生卧床不起都想着国事,内阁如今只剩下两位大臣,这个节骨眼儿上您是要甩手不干吗?”

  朱翊镠平心静气,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散去。

  可从他嘴里吐出的话,让旁边的官员听了不禁胆寒,感觉随时要找人算账似的。

  “母后、娘亲和皇兄刚刚联合降旨,你就要乞骸骨回乡,往小了说您是在怄气,往大了说您这是蔑视皇权抗旨不遵吧?”

  张四维的脸色如同猪肝,他哪里不知道潞王爷混蛋又难缠?在紫禁城就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潞王爷,臣真是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望潞王爷体谅!”

  “好,本王会将张阁老的苦衷与难处告诉我娘亲知,不过你得先回内阁或回家行不?坐在皇极门前算哪门子事?不怕为天下笑?”

  张四维受了委屈似的,又为自己辩解道:“潞王爷,臣真是体力不济晕倒在地,不是故意的。”

  “张阁老,本王没说您假摔,当然相信您是真晕啊。”

  朱翊镠冲缇骑兵招了招手,吩咐道:“来,你们扶张阁老回内阁,哦不,回家休息吧。”

  “不不,潞王爷,臣还是回内阁写辞呈吧,不用他们送。”

  显然,张四维胸中的气儿还没消,说出的话硬邦邦的。

  “哦,”朱翊镠应了一声,笑呵呵地道,“如果张阁老实在想回归故里,那要不要本王在娘亲面前为您说合说合?”

  朱翊钧阴一句阳一句的,反正也都知道他是什么性子。

  张四维拱手道:“那有劳潞王爷了!”

  说罢,拂袖而去,目光中分明充满怨恨。

  尽管离开时张四维竭力保持了他的镇定与孤高。

  可就在迈出皇极门时,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烦乱的心绪让他鼻子一酸,一任浑浊的泪水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流淌。

  朱翊镠带着付大海回慈宁宫。

  付大海带着几分鄙夷道:“潞王爷,张阁老哭了呢。”

  朱翊镠道:“宰辅之位唾手可得,煮熟的鸭子飞了。娘的,是你你也哭。把你从慈宁宫正殿调到偏殿,你都哭得稀里哗啦呢,还好意思说别人!”

  付大海顿时蔫巴。快到慈宁宫时他又问:“潞王爷,你真的会帮张阁老在娘娘面前说合呀?”

  “当然会!助人为乐嘛。”

  “潞王爷,张阁老只是怄气,他又不是当真要辞职。”

  “本王心眼儿少,分不清。”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