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今儿个表现好优秀!(求推荐!求收藏!)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21 2019.12.06 18:00

  游七琢磨了老半天,然后才回到张居正身边。

  “潞王爷走了?”

  张居正问。朱翊镠一走,他便躺了下来,感觉大便口处生疼,有东西要掉下来似的。

  “老爷,是的。”

  游七嘴上回应着,心里却还想着朱翊镠刚才跟他说的话。

  张居正本想多问几句,为什么潞王爷今儿个与以往大不一样。

  可实在是难受至极,感觉浑身乏软无力,也就懒得张口了。

  但游七与朱翊镠一番交谈后忍不住想说,而且他也觉得有必要告知老爷,所以问道:“老爷,你觉得潞王爷的话可信吗?”

  张居正犹豫了一小会儿,如是般回道:“以往谁信他谁就傻了,可今天他说的有理有据。”

  听老爷这般评价,游七这才放心地说道:“老爷,潞王爷说你得的是痔疮,没什么大不了。”

  张居正听了,喟然而叹:“我感觉也是痔疮,可太医院的郎中们为何都不敢确诊呢?”

  被自家老爷这么一问,加上朱翊镠临走时撂下的那句话,游七忽然想到什么似的。

  只是如此一来,他又感觉不应该在老爷面前提及。

  如果应该,刚才潞王爷为什么不当面告诉老爷得的是痔疮,而非要出去告诉他呢?

  是不是就怕老爷追问起来不好回答?一定是了。

  为什么不好回答?

  潞王爷为什么说太医院的郎中们怕事又怕死?

  游七不禁想起了穆宗皇帝的死。

  当年穆宗皇帝也是得了病,太医院的郎中说不出个所以缘。

  但其实,也不是说不上来,只是因为害怕不敢说。

  太医院的郎中们都知道穆宗皇帝的身体被酒色掏空,距离大限已经不远了。

  但说重了,怕皇帝皇后贵妃们担心;说轻了,确实又治不好,那郎中不是要承担责任?

  所以,当时太医院的郎中人人自危个个都感到害怕。

  如今,老爷是不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游七心想,如果说得的就是痔疮,那为什么治不好?

  痔疮只是一种常见的病症啊!

  可事实就是没治好。

  潞王爷说得很清楚,痔疮只是表象,根子在于老爷太累,身心都已经被掏空了。

  这样一想,就不难理解太医院郎中们为什么不敢确诊。

  一念及此,游七身子虚汗直冒,感觉老爷会不会也像当初的穆宗皇帝一样不久于人世?

  本来,朱翊镠告诉他老爷得的只是痔疮,他还高兴了一把,迫不及待地想与老爷分享这个消息,或许能增加老爷抵抗病痛的信心。

  可殊不知,潞王爷不当面指出来……原来是个套儿!

  这时候,游七方知,与潞王爷一比,他还是考虑欠周,似乎不及人家聪明啊。

  好在还有回旋的余地。

  游七定了定神,说道:“老爷,潞王爷说明日还来,届时问他吧。你也很累了,好好休息!”

  张居正确实很累,也就不再说下去了。

  游七成功甩锅,从卧室里出来后,便迅速去找张敬修。多找一个人承担,自然少一分风险啊!

  ……

  朱翊镠回到皇宫。但他也没有急着回慈宁宫。

  毕竟,历史上的孝定太后李氏是个严厉的主,对两个儿子疼爱自是没得说,但要求极其严厉。

  加上付大海那个没卵子的死太监居然先行溜掉,肯定跑到李太后那里求庇护去了。

  还是避避风头比较好。

  时候还早,要不先去给陈太后请个安吧。

  迟早要见。

  朱翊镠心想,历史上陈太后的性子比较仁慈,况且又不是她亲生儿子,指定会对他好的。

  慈庆宫与慈宁宫相对。

  朱翊镠大摇大摆地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虽然大明王朝的亲王在京城的位置十分尴尬。

  小时候怕他们比皇太子优秀处处掣肘,长大了赶紧让他们滚出京城之国就藩去。

  但历史上的潞简王朱翊镠似乎没有这个担心。

  他有一个好娘亲,和一个好哥哥。都将他宠到天上去了。

  以致于他成亲后还在京城磨磨蹭蹭地足足呆了七年时间,直到二十一岁时才之国就藩。

  这在施行亲王分封制的大明王朝实属罕见。

  除了得益于李太后和万历皇帝对他的宠爱之外,还得益于他自己那不着调的性子。

  说白了,就是他压根儿没有当皇帝的野心,也不是那块料。

  他只想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真个是喜欢那种没羞没躁的生活。

  确实他也做到了。

  所以,没有人觉得他对万历皇帝有任何的威胁。

  哪怕是万历皇帝差点儿被李太后废掉由他顶上去,万历皇帝对他也没有半分提防之心。

  那哥儿俩绝对堪称手足情深。

  ……

  付大海真的逃回慈宁宫了。

  他的确偷听了朱翊镠与张居正、游七的对话。

  朱翊镠让他站在外面等候,他可没有那么老实。

  朱翊镠在他跟前时,他像个被阉了的鹌鹑不敢动。

  还寻思着与李太后比较,最好不吃眼前亏,宁可忘掉李太后的叮嘱也莫得罪不好惹的潞王。

  可待朱翊镠一消失,李太后立即在他心中占据了上风。

  所以他觉得不行,还得跟着,怕朱翊镠在张居正面前胡说。

  张居正可是李太后除了两个儿子最在乎的人啊!

  可朱翊镠又严重警告过他不要跟来。

  这样,付大海想到偷听,既能避开朱翊镠的目光,又能完成李太后交给他的任务。

  只不料被朱翊镠发现了。

  为了不惨遭朱翊镠的毒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嘛,付大海决定铤而走险:逃。

  先逃到李太后跟前再说。

  至于事后……他也不是没想过,毕竟偷听时发现,朱翊镠非但没有胡说,反而说得头头是道……

  这着实让付大海感到惊讶。

  但于他而言,正好。

  因为这样可以在李太后面前难得地表扬朱翊镠一次。

  心想,这样的话,待潞王爷回来,该不会骂他打他吧!

  所以,他回到慈宁宫,没有说朱翊镠的半分不是。

  而是将那家伙夸了个遍。

  然并卵……李太后听了直摇头,压根儿不信。儿子什么性格?她还不清楚?

  听完呵斥道:“付公公,你休得胡言乱语,是不是害怕潞王找你麻烦所以才这么说的?”

  吓得付大海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一迭连声地道:“不是不是,绝不是……请娘娘明鉴,这次潞王爷真是表现超好!”

  李太后何等聪明?又斥道:“那他为什么还没回来?你又为什么不与他一起回来?”

  付大海吃瘪了,要说潞王爷骂他打他威胁他不让他跟着吗?

  万万不可啊!

  可要不然怎么说呢?

  李太后脸色阴沉,一摆手道:“你不要怕他,也不要为他说好话,给我如实道来,他到底在张先生面前都说了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