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登门拜谢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40 2020.01.19 12:00

  朱翊镠带着付大海第二次去了北京府学胡同。

  这次,他们不用装了,可以光明正大地拜访去,借口也有,美名其曰:登门拜谢。

  当然,他们更不怕梁赟躲在背后监视然后跳出来指证,相反他们倒是想会会那个臭小子。

  到了李得时家门口,付大海望着手上拎的礼物说道:“主子,初次见面就给人家送那么重的礼,会不会吓着人家?”

  “有多重?”

  “您看哈,五十两银子可以顶普通人家三四年的开销用度,纻丝产自苏州,豹皮囊藏墨产自大同,都属于京畿市面买不到的高档货,价值也都在五十两银子左右,这加起来得值一百多两银子呢。”

  付大海一副割他肉的样儿。

  朱翊镠白了一眼,“瞧你这小气鬼,泡妞儿不得破费?”

  “主子,关键是以您的身份,压根儿用不着这些啊。”

  “追女孩儿、讨女孩儿欢心,这些方面,你这没卵子的家伙不懂。”

  “……”付大海瞬间闭嘴,想让朱翊镠不揭他伤疤……难。不过他很不服气,那方面他怎么就不懂了?虽然没有“慧根”,但心、手、嘴,还不是与普通男人一般无异?

  咚,咚咚。

  敲门的依然是朱翊镠。

  这次敲门声音轻而缓,敲门之前他还特意朝四周看了看,想着如果梁赟像上次那样突然跳出来,那就好玩儿了。

  很遗憾,他没有看到。

  出来开门的依然是李得时。看来他们家也没有请仆役。

  “咿呀,是小兄弟你?”

  李得时对朱翊镠的再次出现还有些惊讶。

  “李大哥,咱又见面了哈!”

  朱翊镠彬彬有礼,依然称呼人家为“大哥”。

  “小兄弟是路过,还是专门来看老哥的?”

  “专门来拜谢李大哥的。”

  “你真是太客气了,快请进,快进屋里说话!”

  “好!”朱翊镠满口答应。

  上次来就那样走了,这次不仅要进屋叙叙话,还想留下来吃顿饭见见李之怿呢。

  进屋分宾主坐定。

  朱翊镠便示意付大海将手中的礼盒递交给李得时。

  李得时瞄了一眼,见礼盒上附有一张礼单,上面工整地写着:纹银五十两,纻丝两表里,豹皮囊藏墨一匣。

  李得时愣了愣,不明所以,没敢接。“小兄弟,你这是?”

  “李大哥,上次多亏你让我们主仆二人进屋暖和身子,这次特意来感谢你。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李大哥笑纳!”

  “不行不行,那如何能行?”李得时连连摆手拒绝,“当时不过举手之劳,小兄弟主仆二人刚好路过我家门口,倘若走到别家门口,一样会请你们进屋歇息的。你这礼物太贵重了!老哥我受不起。”

  “若非李大哥热心肠,没准儿我那仆役冻死在外头呢。礼物终究身外之物,与一条人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李大哥就不要推辞了。”

  “不成不成,这些礼物无论如何老哥都不能收。”

  “李大哥,收下吧!我这个人最怕欠人情。大哥若不收下,我回去心中总惦记着这事儿,晚上睡觉都感到不安心啊!”朱翊镠说着又给了付大海一个眼色。

  付大海心领神会,硬是将礼物塞到李得时手中。

  李得时看着礼物,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感谢的话好了,“看,小兄弟如此客气,我怎么好意思?还不知道小兄弟姓甚名谁。”

  “我叫金羽珍,金子的金,羽毛的羽,珍惜的珍。”

  “金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上次见面听朱翊镠的口音,李得时猜想,他是地道的北京人,可这次一听金姓,感觉又不像。

  “祖籍不是,但好几代人久居京师,现在也算是老北京人了。”

  “哦,原来如此,金兄弟家住哪里?”

  “棋盘街上。”

  关于这两问,朱翊镠早就想到了,也想好了怎么回答。

  “棋盘街是个好地方啊!那里都住着富贵人家,那小兄弟家境一定很不错吧?”

  “一般一般。”朱翊镠谦虚地回道。

  的确,皇城南门前的棋盘街是好地方,那里百货云集,由于府部对列街之左右,天下士民工贾各以牒至,云集于斯,肩摩毂击,竟日喧嚣,好不热闹。

  “金兄弟也是生意人吗?”

  “算是,也不是,我家生意倒是做了一些,但不以生意为主,棋盘街有一家店而已。”

  “哦,老哥还以为你家也是做大生意的,认识那个梁公子,哎!”

  “就是那个梁赟吗?”

  “对,金兄弟上次见过的。”

  “李大哥提及他时,为何要唉声叹气呢?”朱翊镠有心一问。

  “别提了!”一说起梁赟,李得时脸色立马儿阴沉下来,脸上分明写着一个大大的“愁”字。

  “李大哥怎么了?”

  “哎!”李得时又是一声叹。若说刚才那一声叹是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那这一声叹就是他内心世界真实又无奈的声音。

  机会来了,朱翊镠当然不会放过:“李大哥不愿意讲,难道将小弟当作外人?”

  “不是,不是,是因为梁家仗势欺人,老哥我说了,怕也只能增加金兄弟的担忧。”

  “瞧这样子,李大哥一定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不妨说来听听嘛,梁家虽然有钱有势,但我家在京城的朋友也不少,兴许能帮到李大哥一二也说不清啊!”

  想想也是,李得时沉吟片许后终究还是说开了,将梁赟如何看上女儿李之怿、如何一定要娶、被拒绝三次后又如何威胁他等等,一五一十地说了。

  听完,朱翊镠“哼”了一声:“天皇老子脚下,竟然还有如此嚣张跋扈胆大妄为之人!”

  李得时哭丧着脸道:“可不?他梁家是什么来头?咱这些小户人家如何惹得起?躲都不知道往哪儿躲呀!”

  朱翊镠稍一沉吟,抚慰道:“李大哥莫怕,我想应该有办法。”

  “什么办法?”李得时迫不及待地问。

  朱翊镠附在李得时耳边细声咕哝两句。

  李得时听罢,吓得咂嘴弄舌,“这,这,恐怕不行吧?当时好过,事后怎么办?”

  朱翊镠信誓旦旦地道:“李大哥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做,善后工作由我找人处理。”

  李得时依然犹豫,不单是犹豫,准确地说是害怕。

  朱翊镠自信满满的神情,道:“李大哥不相信我吗?”

  “不是不相信金兄弟,是这事儿咱不敢那么做啊!”

  “他们仗势欺人在先,为什么不敢做?将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在京城他们胆敢目无王法不成?”

  “可是,可是……从长计议,这事儿还是得从长计议……”李得时吓出一身汗来,依然不敢答应。

  ……

  。

  PS:这个符号,现在不说也知道我想要什么吧?各位神仙大佬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