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6章 赏灯(求推荐求收藏!叩谢!)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82 2020.01.07 12:00

  除了朱翊镠,楼面上所有人,包括他的外公武清伯李伟在内,都要一起跪下去。

  皇帝之下便是亲王,帝王帝王就是这意思,大臣见了皇帝和王爷都要行跪拜之礼的。

  黑压压的一片巨公大臣跪倒在地,看起来的确很拉风,难怪万历皇帝如此在意自己的衣饰,此时不展示自己的风采何时展示?

  “众卿家平身。”

  万历皇帝声音饱满,神态平和,此时的他,确有一股子天潢贵胄的气派。

  在冯保的引领下,万历皇帝坐到特地为他准备好的御座上。

  朱翊镠以潞王的身份,坐在万历皇帝的左边。

  其他跪着的巨公大臣这才纷纷爬起来,各就各位,坐到事先已经安排好的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朱翊镠的左边是一把锦缎太师椅,原本是首辅张居正的位置。

  如此盛大的庆祝活动,张居正理应是要参加的。

  他确实提出要来,可让人请示李太后时,恰好朱翊镠也在。

  哈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被李太后拒绝。

  但怕张居正疑心首辅的权力被架空,为此朱翊镠又带着付大海特意去了一趟张大学士府。

  以李太后的口吻劝张居正,鳌山灯会还是不宜参加为好。

  别说是病人,就是康健之士参加完这种活动,最后哪个不是累得精疲力竭,要缓很久才能恢复?

  大凡这种活动,不过当时开心嗨皮,事后受罪受累罢了,再一回想吧,哎,也就那么回事儿。

  所以,朱翊镠代李太后给张居正送去抚慰,让张居正不必凑这个热闹,安心养病乃第一要务。

  张居正深知此理,也就作罢,因此缺席了这次盛大的灯会。

  但此时,首辅的座位空着,以示首辅仍然是他张居正。

  即便申时行临时代理首辅,也不敢坐到那把太师椅上。

  申时行和张四维坐在太师椅旁边。申时行挨着太师椅,意味着他的位置现在要在张四维之前。

  张四维虽已递交辞呈,但新年未过,万历皇帝还没批下来,此刻还是次辅,必须得参加。

  万历皇帝右边坐着的是英国公张溶,紧挨着的是武清伯李伟和驸马都尉许从诚。

  众人坐定,五楹的楼面上挤得满满当当的。

  万历皇帝亲临,这时肯定没人敢大声喧哗。张居正没在,想必他内心应该更加欢腾一些。

  脸上也能看得出来,万历皇帝显得很是兴奋,中气十足地道:“听冯公公说,今年的鳌山灯会布置得非常好,花样翻新,规模大大超过了往年。”

  此时,按老规矩,当是文武百官之首的首辅搭话。

  张居正不在,这任务自然落到临时代理首辅申时行头上。

  申时行看了看大门两旁垂在楹柱上的两串制作精巧的宝莲灯,兴奋地如是般回道:“陛下与百官万民同乐,天下当然无不欢欣。”

  万历皇帝点了点头,抬手吩咐:“开灯吧!”

  听得旨意,冯保忙跑至楼前,倚着栏杆,朝广场上锐声喊道:

  “开灯——”

  “开灯——”立马儿有了回应。

  登时,鞭炮齐鸣,鼓乐大作。须臾间,火树银花,星开万井,耀人眼目。

  朱翊镠早已坐不住了,只是被那么多的大臣盯着没办法。

  这种必须处处小心谨慎不得自由的场合,他感觉太难受了。

  万历皇帝起身,他必须得跟着起身;万历皇帝去栏杆前观看,他喜不喜欢都得跟着去那里……

  嘿嘿,哎,王爷再牛批,就是没有皇帝爽啊!

  ……

  灯会正式开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广场中间那座气势恢宏的鳌山灯,远远望去确实像一只大鳌。灯山高七层,与两座城楼堪比肩。

  这座“灯山”珠光宝气,镂金镌玉,熠熠生辉,七彩的灯焰简直炫迷了所有人的眼睛。

  大得更是让人咋舌,而且自下而上有路可通。

  朱翊镠已经迫不及待,很想进去瞧一瞧,在那层层叠叠千光万影的灯光之下,定有一种登临海市蜃楼的奇妙感觉吧!

  在鳌山灯的两旁,是两条香风如梦银花如幻般的灯街,它们曲折逶迤,犹如两条光芒四射让人头晕目眩的银河。

  各式各样的花灯便如同是银河中的浪花。

  有鸟灯、兽灯、虫灯、游鱼灯;有吐火麒麟灯、八仙过海灯、十二生肖灯;有杭州皮绢灯,滇南彩漆灯,闽中珠灯……

  千百种形态各异、风采不一的花灯,看得直叫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

  两条灯街入口处都有招牌。

  左边那条灯街的入口处,布置有五盏八角玲珑宫灯,上头各写着一个大字,合起来是“九曲黄河灯”。

  九曲黄河,顾名思义,形容这条灯街很长,犹如九曲黄河。

  右边灯街的入口处,吊着七盏走马宫灯,上面书写的字是“奔腾长江灯”。

  毋庸置疑,想必是如同长江奔腾澎湃的长江之水了。

  “皇兄,我想下楼去观赏。”朱翊镠附在万历皇帝耳边轻声道。

  万历皇帝回道:“先等会儿,娘亲和母后马上就到,届时咱们一起下楼。”

  果然,说话间,只听得一名太监尖声喊道:

  “太后娘娘、皇后驾到——”

  陈太后、李太后和王皇后在一堆女官的簇拥下,正袅袅婷婷朝这边走来。

  朱翊镠跟在万历皇帝身后,上前迎接。

  万历皇帝道:“母后,娘亲,咱们下去赏花灯、猜灯谜吧!”

  “好!”陈太后点头。

  这种大的场合,陈太后虽然不管事,但李太后还是将名义上“后宫第一”的位置交给她。

  李太后一眼瞥见夹在人堆中的父亲,朝便武清伯李伟微微一揖,问候:“家中春节过得可好?”

  “好!”李伟咂摸着嘴,憨笑道,“闺女,今年的鳌山灯会,让你爹大大开了眼界啊!”

  “钧儿登基十年,好几年没办过灯会,是该庆祝一番。”

  “那得花销多少钱?”李伟一副蛋疼的样,摸了摸身旁一根全包了金箔的灯柱,感慨道。

  “瞧你这话说得,还是乡下泥瓦匠的风采。”李太后打趣着,咯咯而笑。

  “母后,娘亲,咱下楼吧。”万历皇帝抬手让两宫太后先行。

  一行人这才下楼。

  朱翊镠终于松了口气,一下楼便请示道:“母后,娘亲,皇兄,我想去那边逛逛。”

  他实在不愿意与这帮中规中矩的人一起赏灯。

  太特么局促了!

  今儿个高兴,李太后也知道朱翊镠是什么性子,当即同意,只是嘱咐道:“别乱跑,注意安全!”

  “知道了。”朱翊镠一挥手,“付公公,走!”

  继而又四下里逡巡,发现自己要找的目标:“小鲸,你也跟随本王一道吧。”

  张鲸脸色通红,但不得不出来。

  才走两步,朱翊镠又返回,附在万历皇帝的耳中咕哝了两句,然后拊髀雀跃去了。

  俨然一个贪玩的孩子形象。

  张鲸和付大海两个紧紧跟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