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金字招牌(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81 2019.12.22 12:00

  至此,前期的游说工作已经全部搞定了。

  主要游说对象包括李太后、万历皇帝、胡诚和张居正四个人。

  朱翊镠很满意,这两天的努力没有白费,效果非常明显。

  因为身份与地位不同,那四个人的想法自然不一样。

  在朱翊镠看来,胡诚的思想工作是最难做的,而在李太后身上花的心思是最多的。

  毕竟,一个是主刀的大夫,缺乏中医外科经验,加上大环境的影响,对象又是首辅张居正,心理压力不大才怪呢。

  而另一个,是大明方向真正的掌舵人,她的决定关系着大明的国运与走势,兼之她又是张居正的倾慕者,定会斟酌再三。

  亏得游说的人是潞王,为此朱翊镠越来越感到庆幸。

  因为是潞王,所以他才能有效地威胁恐吓胡诚,逼迫接下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

  因为是潞王,他才能仗着李太后对他的宠爱,很好的引导李太后向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如果不是潞王,完全可以想象这游说工作有多难。

  且不说李太后和胡诚,就是万历皇帝和张居正那两关都难过,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一定有呢。

  当然,万历皇帝的思想工作太特么容易做了。一来,他没有亲政还做不得主;二来,眼下对张居正的感情尤为复杂。

  至于张居正本人,因为疼痛难忍,已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博一博赌一赌了。

  但必须还得承认,游说的人是潞王这块金字招牌才行。

  不是潞王,举步维艰。

  ……

  解决几个核心人物的思想工作后,接下来就看胡诚的了。

  朱翊镠选择胡诚,当然不是因为给他扎了几针所以报复。

  他以为自己的灵魂还没有那么肤浅,受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呢,开玩笑!

  选择胡诚,一是因为胡诚医名颇显,二是因为胡诚深得李太后的信任,这一点尤为重要。

  当然,还有一点,朱翊镠认为胡诚非常勇敢。

  别的太医束手无策,唯有胡诚敢上去给他扎针;别的太医焦头烂额咄咄书空,唯有胡诚敢晚上去乾清宫觐见李太后……

  必须勇敢,毕竟是第一次。

  朱翊镠也并非一来就将目光锁定在胡诚身上,他甚至想过去蕲州请神医李时珍进京。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

  李时珍年纪大了,也不擅长外科,加上名气在这个时候还没有达到“神”啊、“家”啊的地步,请李时珍还不如请胡诚呢。

  请李时珍孤家寡人来京城,都六十多岁的人,堪称半截入土,还怎么威胁恐吓?

  谁能保证李时珍一定会来,来了就一定会配合?

  况且这个时候李时珍正为《本草纲目》的出版四处奔波,心根本不在别处。

  胡诚就不一样了,正当盛年,还有往上爬的雄心斗志,一家子又都在京城,容易捏拿,哦哦哦,说拿捏要好听多了。

  再者,从北京到蕲州,一千多公里路程,李时珍年纪大,路途颠簸来回最快也得两个来月。

  有这两个月时间,还不如指导胡诚研究手术过程中需要的麻醉、止血、消毒措施。

  拿到现代,动手术切除痔疮简直就是小儿科,可这时候毕竟是万历九年啊,风险还是不小。

  ……

  第二次迈出张大学士府,胡诚感觉轻松不少。

  或许因为已经跌至谷底,只能反弹的缘故吧。

  毕竟李太后鼓励他,张居正也没多少犹豫,怂恿的人又是京城里唯一的一位亲王。

  加上现在完全没有退路,已经下水,那就使劲儿往前趟吧,或许尚有一线生机。

  还有,瞧潞王爷的样子,很上心啊,而且对痔疮很有研究。

  或许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吧,胡诚乐观地想道。

  “胡庸医。”

  “潞王爷。”

  “给你一个月时间,好好研究麻醉、缝合、止血、消毒等有效措施,待开春天气逐渐转暖,那神圣的一刀就交给你了。”

  “好。”

  “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或找我娘亲,但其他任何人都不要找也不能找,明白吗?”

  “明白。”

  “用药、手术方案确定后,随时与我沟通,我会给你一些有用的建议与指导。”

  “哦。”胡诚点了点头,很想看看这个不靠谱的潞王爷,到底能给他什么指导。

  “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这段时间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你。”

  “保护?”胡诚一怔。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盼望张先生早死吗?若由你主刀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你敢保证不会有人暗中使绊子?”

  “卑职不敢。”胡诚忙答道,是啊,张居正这些年得罪的大官大僚简直太多了!

  “你说,万一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分子暗中在你刀具、药剂上涂抹毒药加害于你,或是直接将你咔擦,你说你冤不冤啊?”

  李铁做了个砍头的动作,吓得胡诚浑身一激灵。

  “那多谢潞王爷!”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你可以回家,不必回太医院了,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瞧你的黑眼圈儿,难看死了。”

  朱翊镠摇头,咂嘴弄舌,一副嫌弃的样子。

  胡诚反而觉得异常的温暖,感觉这是自认识潞王爷以来,潞王爷说得最动听的一句话。

  所以,他激动万分,眼角竟噙出泪花来:“多谢潞王爷,卑职这就回家,洗澡,睡觉,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到首辅大人的手术准备中。”

  “滚。”朱翊镠一摆手。

  激动啥子嘛?要说这古人就是容易忽悠,哦,就是感情丰富,给点儿肥就芽,那给点儿阳光得灿烂成啥样儿?

  胡诚一阵风似的跑了。

  朱翊镠没有急着回慈宁宫,而是去了司礼监。

  明朝司礼监乃内廷二十四监局之首,掌印太监是冯保,下头还有好几名秉笔太监。

  冯保同时还兼任东厂提督,与张居正是亲密的政治同盟关系,可谓穿一条裤子。

  朱翊镠来找冯保,是想着冯保如李太后一样关心张居正,肯定很怕张居正撒手人寰。

  所以,这时候求冯保,朱翊镠觉得十拿九稳。

  身为朱翊镠儿时的伴伴,冯保虽然也知道这个潞王爷嚣张跋扈不讨人喜,可要说讨厌还谈不上。

  毕竟冯保不像宫里其他人,他是看着朱翊镠并将其带大的,可以说既是李太后的家仆,某种意义上他又充当了朱翊钧、朱翊镠“父亲”的角色。

  对万历皇帝和潞王这对哥儿俩,冯保自有常人不一样的感情。

  见朱翊镠大摇大摆地进来,冯保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问道:“潞王爷怎么来了?”

  “伴伴,有事需要你帮忙。”朱翊镠直截了当,还补充了一句,“这事绝对也是为你好。”

  “啥事?”

  朱翊镠左右看了一眼,见值房没有旁人,便端出王爷的架子吩咐道:“你调度东厂的番役暗中保护太医院左院判胡诚,切不可有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