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8章 替死鬼 怪哉!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423 2019.12.19 18:00

  张居正刚温水坐浴清洗完,又走动活络了一下筋骨。

  稍感舒适。

  朱翊镠带着胡诚来了。

  张居正本打算去待客厅,可朱翊镠说不用,连谒见亲王的礼仪都一概免去。

  让张居正更是好奇。

  这样,地点依然选择在卧室。

  胡诚不知道朱翊镠为什么要将他带到张居正面前。

  不过,既然带到这里,那肯定与张居正的病有关。

  且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潞王是如何折腾他的吧。

  面对朱翊镠,胡诚现在有一种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反正是已经没招儿了嘛。

  朱翊镠大大咧咧地坐下,也不墨迹,开门见山地道:“张先生,从今儿个起,你的病将由这个胡庸医来负责,而我做指导。”

  胡诚不知道说什么好,抱着任凭蹂躏的最坏打算。

  张居正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心想让胡诚院判负责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潞王爷指导?

  张居正好奇地问道:“潞王爷,莫非你也懂得医术?”

  “略懂一二。”

  “哦。”

  “胡庸医。”朱翊镠越来越感觉这名字比胡诚好听。

  可在胡诚看来,这简直是对他医术的羞辱。

  可有什么办法?谁让叫他的人是不讲道理的潞王爷?偏偏又栽在他的手上。

  只能认倒霉。

  胡诚不想答应也得答应:“潞王爷。”

  朱翊镠摆出王爷的架子:“给你半年时间,在本王的指导下,如果你不能治好张先生,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死得很难看。”

  瞅着张居正眼下的模样,胡诚现在就想去死……

  半年,半年……那可是他对张居正余生最乐观的判断啊!

  能不能撑过半年,还得看张居正的毅力、心态和造化……

  现在却让他半年时间治好张居正的病,开什么玩笑?

  他死了就死了,可为什么还要带上他的家人?潞王爷啊潞王爷,你还讲不讲道理?

  胡诚本想拒绝回答,可想着进府前朱翊镠特意强调交代,说什么让他只管附和……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附和!

  这个潞王爷,真是坑死人啊!

  胡诚思绪飞驰,一边是朱翊镠的目光,一边是张居正的目光。

  难道让他说不行?

  那不是打击张居正的信心?朱翊镠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哦,还有他的家人。

  念及其中种种厉害关系,胡诚违心,但也很巧妙地回道:“有潞王爷的指导,卑职一定会竭尽全力医治好张先生。”

  嗯,如果医治不好,那也是潞王爷指导不力。

  至少有一半责任不在他。

  然而,理想总是很美好,现实却总充满骨感。

  朱翊镠根本不给退路:“胡庸医,不是竭尽全力治好,是一定要治好。明白吗?”

  “明,明白……”胡诚感觉这话都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心想我明白个屁啊?从昨晚到现在脑子都是一团浆糊呢。

  敢情……他就像一头大水牛,被朱翊镠用铁链锁住鼻子,锁得死死的。

  朱翊镠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冲张居正道:

  “张先生,你听到了,胡庸医说包在他身上,一定能治好你的,不就是痔疮吗?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胡庸医。”

  胡诚已经不是想哭想死那么简单了。为什么话从潞王爷嘴里说出来全特么不对味儿呢?

  可此刻他也不敢辩。

  只是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本来是太医院的责任,现在变成他一个人的责任!

  感觉他就像个替死鬼一样。

  天理何在?

  “多谢潞王爷!”张居正这时候也分不清到底该相信还是该怀疑?姑且听之吧。

  可有一点……张居正又好奇地问道:“潞王爷为什么叫胡院判叫胡庸医呢?”

  朱翊镠张嘴回道:“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叫得顺口。张先生不要多心,胡庸医都敢以自己和他家人的性命担保,你就配合治疗吧,一定能将你治愈。”

  “哦。”张居正感觉很不舒服,侧了侧身,换个姿势。

  至此,胡诚已经彻底麻木,心里不止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谁特么以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担保啊?

  “好了,胡庸医,”朱翊镠一抬手,“这里没你的事儿,你在外头等我吧。”

  胡诚感觉头昏脑涨,迈着沉重的步伐出去了。

  朱翊镠也不磨蹭,知道张居正忍着极大的痛苦,三句话并作两句。

  “张先生,娘亲和皇兄已经商议并做出决定,让申时行申阁老暂时代理首辅事务,你仍是首辅,一切还是你说了算。”

  张居正忙道:“那对张四维阁老如何交代?”

  “有什么好交代的?这是娘亲和皇兄的主意,难道还需要向张阁老请示吗?”

  “多谢潞王爷!也请潞王爷替臣多谢娘娘和陛下!”

  “张先生你只管安心养病,新政不能没有你,否则会夭折的。你也不要拒却娘亲对你的信任啊!”

  朱翊镠这两句话说得语重心长,他自己都感觉有点沉重。

  张居正微微颔首,轻轻地问:“臣可否问潞王爷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

  “潞王爷为何突然对臣如此关心?你就不怕外界议论吗?”

  朱翊镠早就料到张居正迟早要问这个敏感的问题。

  不仅张居正会问,相信随之而来还有许多人会问。

  毕竟,明成祖之后的亲王只能乖乖地当猪,别搞事。

  如今张居正虽然不敢承认自己是摄政王,但事实上就是。

  与他亲密接触,居心何在?没有人怀疑才怪呢。尤其是大明的文官集团,喷子集团更甚。

  因为想过,所以朱翊镠回答时得心应手。

  “关心张先生,一是因为我娘,她见张先生病得如此厉害,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臣不争气!”张居正道。

  “第二,关心张先生,是因为被你改革的决心和魄力所感动,虽万箭攒体而不足畏的精神令我万分佩服。功名,功名,张先生却只在乎功,而不在乎名。”

  张居正眼神里掠过一道光,有惊诧有感动,有一种知音的感觉。

  “这两个理由,张先生还满意吗?外界议论什么?皇兄如此宠爱我这个弟弟,难道还有人怀疑我要谋逆篡位不成?”

  朱翊镠索性摊开了说。

  张居正不断变换姿势,感觉大便口处生疼,但因此事敏感,又说到点儿上,他强忍着痛苦道:“就怕有些人多心、生事啊!”

  “张先生放心,我断无此念,谁多心、生事,由我来处理便是。张先生只需一心养病,你是我娘乃至大明的支柱,可不能倒下。”

  张居正感慨万千地道:“承蒙潞王爷看得起!又掏心掏肺地与臣说出这番话。”

  “那张先生好生休息!我不打扰了”朱翊镠站起来,甩出一句很有逼格的话,“君子之交,贵乎知心。”

  张居正愣了一愣,然后才道:“潞王爷慢走,臣不送!”

  “哦,对了,我对游大管家和静修兄交代了几句话,张先生不会因为受到某些拘束而怪罪吧?”

  张居正脸色微微一红,“知道潞王爷是为臣好!”

  “那我就放心了。”朱翊镠回之一笑,拂袖而去。

  张居正又愣了半晌,想着君子之交……潞王爷居然说君子之交……

  这时游七进来。

  张居正抬眸道:“这两天太阳是从西边儿出来的吗?”

  “不是啊。”游七脱口而出。

  “怪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