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1章 哥儿俩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71 2019.12.16 12:00

  见朱翊镠一副兴致勃勃的样,付大海连忙建议道:“潞王爷,这时候去乾清宫不太好吧?”

  “为什么?”

  “一来,陛下这时候要读书,阅览奏疏,很忙的;二来,万一遇上冯公公,又得训斥我们。”

  看来,冯保在内廷的威慑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朱翊镠停了下来,问道:“那你说什么时候去合适?”

  付大海回道:“最好是傍晚,刚用过晚膳那会儿。”

  一提到吃,朱翊镠发现宫里头的伙食……确实不咋滴。

  或许这时候还没有辣椒的缘故吧,总感觉差点事儿。

  要不,问万历皇帝要一名御膳房的火者吧,这样去乾清宫找他也算有个正当借口。

  要来管勺的火者,平时还可以在这偏殿里开开小灶。

  吃可是人生的大事啊!

  傍晚去就傍晚去。朱翊镠依了付大海,又重新坐下。

  然后听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付大海,你认识顺天府的府学李得时不?”

  “李得时?”付大海想了想,摇头,“不认识,潞王爷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人?”

  “随便问问。”

  朱翊镠如是般回道。他当然不是随便问的,因为历史上的朱翊镠,来到这个世界后也被屡次提及,明年就要为他择亲了。

  娶的正王妃正是李得时之女。

  他都已经想好了,合心合意也就罢了,倘若对李得时的女儿没有感觉,那就得掂量掂量。

  吃是人生大事,婚姻那更是人生大事之大事啊!

  付大海感到奇怪,潞王爷平常虽然胡闹,可也很少出宫,怎么还认识那个李得时,而他却不认识。

  所以又不禁问道:“潞王爷,李得时何许人也?你如何认得他?”

  “你改天去查查,记住:一定要暗查,娘亲、皇兄都不能知道,否则我扒你的皮。”

  “明白,明白……”付大海点头如捣蒜,“不知潞王爷要查什么?”

  “我听说他有个女儿,叫作李之怿,打听一下长得什么模样。”

  付大海两眼顿时一亮,发现新大陆似的,“潞王爷你是要……”

  “要什么?”

  “要,要……”付大海发现事到临头他又不敢说找潞王妃。

  “记得哈,一定要暗查。”朱翊镠又强调道。

  “记得,记得。”

  “你们笑什么?”朱翊镠发现赵灵素和阳康两个都在偷着笑,其实付大海也在笑,只是极力忍着,他看出来了。

  赵灵素笑道:“潞王爷,你是要自己给自己找王妃吗?”

  朱翊镠认真地道:“别胡说,我年纪还小呢。”

  小倒不小,都已经……赵灵素心想,她可不比付大海、阳康,她平时与朱翊镠在一起的时间多,顾忌自然少了很多。

  加上她又是李太后的人,所以胆儿也比那两个大。

  赵灵素直言不讳地道:“如果不是找潞王妃,那潞王爷这样打听一个女孩子家,可不礼貌哦。”

  “所以说要暗查嘛。除了我们四个,谁都不让知道。”

  “哦,哦。”

  赵灵素、付大海、阳康三个都连连点头,牢牢记住“李得时”和“李之怿”这两个名字。

  ……

  到了傍晚时分,朱翊镠带着付大海和阳康去乾清宫。

  万历皇帝刚用过晚膳,正在东暖阁中与三名内侍一起玩斗叶子的游戏。

  叶子是一种纸牌游戏,又叫马吊牌(麻将的雏形),共四十张牌,每张牌都以《水浒传》故事中的人物命名。

  马吊牌是中国成形的第一副纸牌,但它不同于扑克牌。

  扑克牌起源于西方。

  普遍的观点认为,扑克牌出现的时间要比马吊牌早,马吊牌大致产生于明代中叶。

  玩马吊牌时,四人入局,每人八张牌,剩余的牌放置中间,出牌时以大打小。

  也不知万历皇帝是从哪儿学来的这种牌戏。

  看起来很是热衷。

  确实,明代的文人许多都热中此道,还有著述加以研究的。比如冯梦龙就专门写过《马吊牌经》。

  朱翊镠进去时,他们四个正玩得起劲儿,乾清宫管事牌子周佐与万历皇帝坐对家。

  周佐正打出一张百万贯的阮小五,万历皇帝磨蹭了一会儿,突然甩出一张牌来,大声嚷道:“千万贯行者武松。”

  周佐一看这张牌,立刻叫了起来:“万岁爷,你这张牌是偷的。”

  皇宫里的太监宫女们,私下里一般都叫万历皇帝叫“万岁爷”,当然也有叫“陛下”的。

  万历皇帝硬着脖梗儿,像个孩子似的,大声争辩道:“咱啥时候偷牌了?咱本来就有这张牌。”

  牌桌上无父子。

  周佐辩道:“你是有这张牌,但奴婢打出九十万贯活阎罗阮小七时你就用过一次,怎的现在又来了这一张?分明是偷的。”

  “你输了,却反赖我。”

  一个是九五之尊,一个是卑下的太监,竟为一张叶子牌争得面红耳赤,那架势好像要打起来似的。

  朱翊镠看不过眼,因为这一刻他想到了重病不起的张居正。

  朱翊镠站在门口也不挪步,重重咳嗽了一声。

  万历皇帝转脸看见他,反而激情高涨,冲他招了招手:“皇弟,你来得正好,给评评理儿,周佐这混蛋,竟说我偷牌,这怎么可能?”

  周佐一见是潞王爷,好像也没放在心上,得理不让人,径自咕哝道:“万岁爷,你就是偷的。”

  “皇弟,你听听,这家伙越发胡话了。”万历皇帝咯咯大笑起来。

  周佐还想争辩。

  朱翊镠眉毛一拧,斥道:“皇兄乃九五之尊,你竟敢说他偷东西?是不是皮痒痒不想活了?”

  这一提醒,周佐连同其他两名内侍才想起与他们玩的是皇帝,立时吓得筛糠一般,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张嘴说个不字儿,灰头灰脑一溜烟的去了。

  眼看着好端端的一场牌局被搅黄了。

  万历皇帝脸上有些挂不住,埋怨道:“皇弟,方才不过是争着玩儿的嘛,看你却当真,这下好了,没得玩儿了。”

  “皇兄,这牌玩得不过瘾不刺激。”朱翊镠道,“跟他们玩得也没劲,你是皇上,得注意体面嘛。若皇兄真想放松玩会儿,待哪天皇弟给你制作一副麻将出来,那才叫过瘾带劲呢。”

  “啥子?”

  “麻将,比马吊牌好玩多了,就是扑克牌都比这好玩啊。”

  以后世流行的程度看,朱翊镠肯定没说错。毕竟马吊牌已经被历史淘汰了。

  万历皇帝问号脸:“咱咋就没听说过什么麻将、扑克牌呢?”

  朱翊镠笑着解释道:“皇兄日理万机,整日深居宫中,很少有机会出去,没听说正常啊。”

  万历皇帝用手拨弄着桌上的马吊牌,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漫不经心地问道:“皇弟有事吗?”

  朱翊镠一抬手,让付大海和阳康出去门外候着。

  然后才问道:“皇兄,对张先生眼下的病情,你怎么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