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 狭路相逢(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30 2020.01.19 18:00

  想想也是。

  朱翊镠没有亮明他的身份,很难让李得时相信。

  毕竟,那家伙出的主意是好好捉弄梁赟一番。

  这特么让李得时哪敢啊?

  朱翊镠接着又怂恿道:“李大哥,请听小弟一言,你们确实无法与梁家作对,但只要将事情闹得足够大,我保证他们不敢胡来。”

  “这个……时候也不早了哈,我让馨儿做几道小菜,咱哥俩儿小酌两杯。”李得时顾左右而言他。

  “好吧!”朱翊镠微微叹了一口气,心想如果你知道与当今潞王爷称兄道弟,相信你就敢答应了。

  尽管对付梁赟的方法暂时没能得到李得时的同意,但此行的目的好像达到了。

  能留下来吃午饭,嘿嘿……

  接到消息准备做菜款待客人的宁馨儿兴奋起来。

  “之怿,之怿,我说的那位彬彬有礼的公子又来了,老爷还让咱做菜款待他呢。”

  “那就做呗。”李之怿漫不经心地回道。

  “你没有一点期待吗?我看他比那个梁赟强多了。”

  “期待什么?世上有几个男子比梁赟差?”

  “那倒也是。”宁馨儿点点头,喃喃地道,“我看这位公子的家也很富有,可他就不像梁赟那样目中无人,动不动将`我家有的是钱`、`我伯父是保定伯`挂在嘴边。”

  若放平时,李之怿肯定会调侃宁馨儿两句,笑她是不是发春看上人家了,可现在宁馨儿答应嫁给她爹,所以李之怿也就置之一笑。

  两姑娘做饭期间,朱翊镠与李得时又聊了会儿。

  但李得时总回避言及梁赟,好像生怕听从了朱翊镠的主意。

  “爹,准备吃饭了。”

  声音清脆、婉转、动听,让朱翊镠心中不由得一荡,想必是想见的人现身了吧。

  他一转身,只见一位如同画中的女子翩翩而来。

  她的眼睛、她的眉毛、她的嘴唇、她的脸蛋儿、她的身材,包括她的神情……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与那画师画的一模一样。

  哦,不对,不对,应该是更漂亮。

  见到李之怿的第一眼,朱翊镠竟是看得几分痴了,恍然有一种自己也回到画里的神奇感觉。

  难怪梁赟誓要强娶!

  如果有客人来,古代女子是不能随便抛头露面的。

  包括吃饭也一样,只有家族中的长辈女性才会上桌,其她女子不与客人同桌而食。

  但李家人丁单薄,只有李之怿这么一个女儿,抛头露面该是李得时将她地位拔高的缘故吧。

  付大海见朱翊镠眼睛都直了,不禁偷偷乐着。

  李之怿朝朱翊镠浅浅一笑,算打过照面,然后转身而去。

  正在此时,只听见外头有人喊道:“李叔,李叔。”

  正是梁赟。

  李得时神情一紧。

  李之怿当即止步,又转身缓缓走了回来。她在她爹面前可是说过要会一会这个梁赟。

  “爹,去开门吧!”

  “女儿。”李得时满脸的忧虑。

  “没关系,女儿倒想看看,他到底想怎么着。”李之怿说这话的时候神情笃定目光灼然。

  朱翊镠尽收眼底,这又让他觉得李之怿外貌像林黛玉,可性情怕是要刚烈得多。

  不像封建社会那种任凭男人欺负逆来顺受的柔弱女子。

  “女儿还是进内屋吧。”

  “不。”李之怿坚定地道:“爹,女儿今天要见他。”

  见女儿如此固执,李得时感觉很是为难。

  朱翊镠鼓励道:“去吧,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朱翊镠心里暗自高兴,他正等着梁赟呢,来得正好。

  李得时只好去开门,还担忧地回头看了女儿和朱翊镠一眼,见一个神情笃定,一个风轻云淡。他心里不禁感慨一声:这应该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梁赟带着一个随从大摇大摆地进来,一见朱翊镠,当即笑道:“哟呵,大文盲,你也在呢,真是巧哈!”

  未等朱翊镠回话,梁赟又迅速将目光锁定在李之怿身上,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笑道:“李姑娘,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我说了我不是老虎吧,不吃人的。”

  李之怿平静地道:“老虎并不是世上最可怕的动物。”

  “呸呸呸,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说什么老虎?”梁赟又迅速将目光转向李得时,“李叔,我与李姑娘的婚事你考虑清楚了没有?”

  李得时没敢应声。

  李之怿冷冰冰地接道:“你与我的婚事,问我爹作甚?”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梁赟的态度倒是看似非常友好,笑得跟弥勒佛似的。

  “我与爹不吃那一套,梁公子不知道吗?”

  “知道,当然知道,那我不妨问李姑娘一句:你愿意嫁与我为妻吗?”

  “不愿意。”李之怿脱口而出。

  “……”梁赟眉头一皱。

  “但如果你逼我们走投无路,我可以考虑嫁给你。”李之怿补充。

  “这就对了嘛。”梁赟立马儿又笑开了。

  “但你须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没问题,别说两个问题,就是两百个都没问题。”

  “第一,嫁给你后,不要再找我爹的麻烦。”

  “那肯定不会,嫁给我后,你爹就是我爹嘛。”

  “第二,你要努力做一个好人!”

  “好人是什么样的人?我现在难道不好吗?”

  “好人就是受人尊敬、备受欢迎的人,而不是像梁公子那样人人唾弃,背后指三道四戳你脊梁骨。”

  “我在我们家很受欢迎啊!不信你问问他。”梁赟也不生气,随手指向他带来的那个随从。

  那随从忙道:“就是,我们都很喜欢少爷呢。”

  李得时听了心里直叹息,女儿啊女儿,你与梁赟这种人讨论好坏有什么意义?

  梁赟得意地道:“李姑娘就这两个要求吗?”

  朱翊镠抢道:“当然还有一个,彩礼是必不可少的嘛。”

  梁赟当即怒斥:“你个大文盲插什么嘴?又没问你!好像谁不知道娶亲要送彩礼似的。”

  “别误会,我只是好心提醒。”朱翊镠慢悠悠地,“梁家家大业大,莫太吝啬,到时候惹得人家笑话。以你梁家的财力,彩礼至少也得十来万两银子吧?”

  “十万就十万,有什么了不起,我梁家有的是钱。”

  我日!说少了……

  朱翊镠后悔,怎么就没说一百万两呢?

  梁赟再次将目光投向李得时,欢喜地道:“李叔,李姑娘的话你听到了吧?那我回去赶紧选个良辰吉日完婚呗?”

  李得时看了女儿一眼,见女儿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又顺势看了朱翊镠一眼,见朱翊镠正在得意地笑,好像敌人已入他圈套。

  李得时知道女儿是为了他好才甘愿牺牲自己的幸福答应嫁给梁赟,可不知道朱翊镠凭什么敢出那个鬼主意戏弄梁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