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5章 放长线 钓大鱼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26 2020.01.11 18:00

  朱翊镠回到慈宁宫,第一时间去见李太后。

  他认为这事儿必须得严查,感觉某些人比他还嚣张。

  李太后这两天的心情很不错,今年肯定能抱上孙子或孙女了。尤其在朱翊镠煞有介事的预言下,说是个大胖孙子。

  她宁可相信预言是真的。

  当然,那也是她的梦想。儿子都已经结婚四年了,哪个当娘的不想升级为奶奶?

  “娘,有人想谋害张先生。”

  朱翊镠一见到李太后,劈头盖脸就来这么一句。

  明明想谋害的人是胡诚,他却非要说成是张居正,以强调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感。

  毕竟,张居正能够有效调动李太后的神经。

  不过,朱翊镠认为自己也没说错,杀手虽是冲着胡诚去的,但幕后大佬肯定是冲着张居正。

  李太后听了,大吃一惊:“谁想谋害张先生?”

  朱翊镠这才将胡诚的遭遇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气咻咻地道:“娘,幕后主使必须得查出来,天子脚下居然还有这般漠视王法的?”

  “嗯,得查,就交给冯公公去查吧。”李太后点头同意,继而感慨地道,“娘就怕查不出什么名堂来,盼望张先生死的人何其之多啊!”

  ……

  朱翊镠这次没有选择白天大摇大摆地去找冯保,而是与付大海在散衙后的傍晚去的。

  来冯保的府邸,朱翊镠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大大咧咧地坐下。

  他也不等冯保墨迹,一来便以责备的口吻道:“伴伴,你做事是不是也忒不靠谱了点?”

  冯保还在为永宁公主找驸马的事着急上火,见朱翊镠风风火火地来,以为又是为了那件事儿,不由得一激灵:

  “潞王爷,咋滴了?”

  “我让你派人保护胡诚,他怎么还在初五那天被人跟踪,险些遭遇杀害了呢?”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冯保松了一口气。他忙解释道:“潞王爷,这事儿老奴是知道的,只是觉得没必要向潞王爷汇报。”

  朱翊镠鼻孔朝天,抱怨道:“为什么没有必要?”

  “因为老奴能保证胡诚的绝对安全,那些跳梁小丑岂能得逞?”

  “你怎么没将他们抓住呢?”

  “潞王爷,老奴是故意放他们走的。之前吩咐任务时,老奴就与领班叮嘱过,要放长线钓大鱼,看看到底会是什么人在兴风作浪?”

  “那你为什么不抓住凶手问个明白?”朱翊镠还真有点不大理解。

  “潞王爷,这您就有所不知,其实东厂的番役早就注意到有人跟踪胡诚,只是那两个人步履轻盈,肯定专做杀人的买卖,咱暂时查不出他们的底细。”

  任凭朱翊镠两世为人,他也感觉越听越糊涂了:“那不是更要将他们抓起来审问吗?”

  冯保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潞王爷,您还是天真了些!老奴提督东厂十几年,见过的犯人没有一万少说也有千八百,那帮拿了别人钱钱财帮人消灾的死士,即便抓住他们,但想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他们宁死也不会说。”

  这样一解释,朱翊镠才隐隐感觉好像能听懂了。

  冯保在这方面的经验肯定不是盖的。发展到万历年间,东厂的权力这时已经超过了锦衣卫,不仅有监视百官之权,还有逮捕与审讯的权力。

  东厂不但设有自己的监狱,而且每逢朝廷会审大案、锦衣卫北镇抚司拷问重犯时,东厂都要派人听审。

  冯保见过、审过的犯人,说他内廷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朱翊镠道:“这么说,伴伴已经派东厂的人暗中跟踪了他们?”

  “潞王爷真聪明!没错,刺杀胡诚肯定不是目的,幕后主使的目标是张先生。不管是谁,老奴绝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那伴伴必须得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哈!因为我承诺要给胡诚一个答复的。”

  “潞王爷放心,没问题。”冯保信誓旦旦。

  朱翊镠相信冯保有这个实力,这件事也只能交给他。

  跳过此事。

  既然来了,朱翊镠肯定不会放过永宁公主驸马一事。

  还得给冯保敲敲警钟,毕竟时间所剩不多了。

  若按历史剧本发展,还有两个月永宁公主就要出嫁了。

  朱翊镠突兀地道:“伴伴,为我二姐选驸马的事你已经着手了吧?”

  冯保不由得一怔,心想还是没能逃脱过去!他定了定神回道:“潞王爷,是的,这事儿已经着手了。

  “可有眉目?”

  “暂时还没有,正在遴选中。一有眉目,老奴会立即通知潞王爷。您的话,老奴记着呢。”

  “那就好!伴伴千万不要令我和娘亲失望哦。我二姐一辈子的幸福就指望你了。”

  “嗯。”冯保点了点头。

  朱翊镠有心拿正眼盯着冯保不眨眼,就想给他施加一些压力。

  只可惜冯保已经百炼成钢,早是老狐狸一只了,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与朱翊镠对视时他也显得十分自然。

  不过这样也好,朱翊镠想着反正先头已说断,不怕事后乱。

  朱翊镠起身告辞。

  回到慈宁宫偏殿,又问起付大海关于李得时女儿的事。

  这已经是第三次问了,可因为让付大海暗查,他又不像掌管东厂的冯保那样到处都有自己的眼线,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到什么名堂。

  “饭桶!”

  朱翊镠没好气地甩出两个字。

  付大海也只能默默承受,但保证道:“潞王爷,再给老奴一个月的时间,老奴一定能查到。”

  “一个月?不行,就半个月。半个月如果还查不到,这么没用,那你去拜小鲸为师好了。”

  “……”付大海咋舌,也不敢讨价还价,但暗暗发誓:绝不拜张鲸为师,得赶紧查啊。

  如若不然,到时候不得喊朱翊镠为师祖?那在宫里还怎么混?还有脸见人吗?

  ……

  弹劾朱翊镠的本子,万历皇帝已经收到了,共有三道。

  恰恰是张鲸送来的。

  朝廷官员上书,一般先要写好题本,然后送到通政司,再由通政司送到司礼监,由司礼监秉笔太监转交皇帝手中。

  张鲸是头号秉笔太监,很多时候都是他代替万历皇帝朱批。

  张鲸送本子的时候心中忐忑,都不敢正眼看万历皇帝。

  他真是心虚啊!

  如果没有被朱翊镠当面揭穿,他会装作不知情坦然许多。

  ……

  求收藏求推荐啊!没有你们的大力支持,动力何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