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1章 一坑到底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392 2019.12.21 12:00

  软硬兼施,哦,不软不软,是硬,总算将胡诚“说服”了。

  胡诚本来也没得选。答应主刀之后,他又唯唯诺诺地问道:“潞王爷,娘娘和陛下放心不?”

  这话问得……

  朱翊镠白了一眼:“放心与否不在他们,而在你。”

  胡诚又忧心忡忡地道:“卑职从未有过切割手术的经验,他们敢让卑职主刀不?”

  “这还得问你。没经验,不会练啊!说得好像谁天生有似的。不逼你一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反正你和家人的性命都系于你那一刀上,你自己好生掂量。”

  与朱翊镠想象中的一样,搞定胡诚应该不难。

  毕竟两人地位悬殊,区区太医院的左院判哪敢违抗他这个潞王爷的命令?

  相比较而言,朱翊镠更担心做李太后和张居正的思想工作。

  他站起来,一摆手道:“走,随我先去慈宁宫。”

  胡诚一怔,早知道仍然逃不脱去慈宁宫的命运,那还来太医院墨迹老半天干啥?

  只是,等会儿……先去慈宁宫,然后还要去哪儿?今天的折磨难道还不够吗潞王爷?

  朱翊镠道:“去慈宁宫,就动手术的事向我娘亲汇报一下,知道对我娘怎么说不?”

  “还望潞王爷指示。”

  “你都已经对张先生的大限做出判断,最多还能活半年是吧,我娘也听到了。一会儿去了就说,如果动手术割掉痔疮,那张先生还能活过十年八年。”

  又是十年八年……胡诚想死,哀求道:“潞王爷,万一做完手术,首辅大人没能活十年八年,那欺骗娘娘之罪卑职可背不起啊!”

  朱翊镠又白了一眼:“你这人记性咋那么差劲?不是和你说过,就当你光荣献身英勇就义吗?”

  胡诚绝望:“……”

  “本王可得警告你,可不能像昨晚,让你保证,你他娘的却说两句模棱两可的话。来,就当我是李太后,怎么说?先练习练习。”

  胡诚哭丧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朱翊镠没好气地吼道:“说呀胡庸医!你死了没关系,别连累你家人啊!说。”

  没辙。

  胡诚迅速组织一下语言:“娘娘,微臣发现一个治愈首辅大人的方法,就是切掉他脱出的痔核,只要处理得当不感染,日后好生调养休息,微臣保证首辅大人还能活,能活……”

  “能活多久?说,昂首挺胸,底气放足一点。”

  “保证首辅大人还能活十年八年。”

  朱翊镠笑了:“孺子可教也!这就对了嘛。来,就刚才那段话,练习十遍,熟能生巧。”

  “娘娘,微臣发现一个治愈首辅大人的方法……保证首辅大人还能活十年八年……娘娘,微臣发现一个治愈首辅大人的方法……保证首辅大人还能活十年八年……娘娘……”

  胡诚真的连续重复十遍。

  不重复也不行啊!

  朱翊镠这才放手,又叮嘱道:“你可记好了,要一字不漏。”

  然后两人出了太医院,前往慈宁宫。

  ……

  朱翊镠带着胡诚刚一出门,太医院其他郎中便跳出来了,一个个露出惊恐的面容。

  原来,他们刚才躲在隔壁,屏气敛神全听到了……

  “靠,我没听错吧?潞王爷要院判大人切割首辅大人的痔核?”

  “就是那样说的!这下院判大人死定了,死定了。”

  “还不止呢?你们刚才没听见院判大人保证吗?”

  “怎么没听见?他哪敢保证?都是被潞王爷逼的。潞王爷以院判大人和他家人的性命相威胁,是你你敢不保证吗?”

  “嘘——小声点儿,咱们可是偷听到的哈,万一被潞王爷得知,那可得遭殃了。”

  “对对!院判大人太可怜了,首辅大人命悬一线,都知道压根不是痔疮那么简单,如何能保证首辅大人再活十年八年?”

  “还有啊!切割手术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别说是十年八年,以首辅大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三五个月恐怕都不行。哎!”

  “关键是,院判大人之前从未给病人动过手术,他只会扎针,这原理可不一样啊!”

  “不仅院判大人,咱这些人当中有谁执刀给病人动过手术?都没有经验,院判大人真够倒霉的!”

  “……”

  太医院的郎中唯有为左院判胡诚默哀了。

  但他们知道,这些话只能在太医院里说说,绝不能传出去。

  那可是要人命啊!万一没有治好首辅大人,潞王爷和院判胡诚是不是就成了“杀人凶手”?

  说不得。

  可不能乱说。

  ……

  胡诚忐忑不安地跟随朱翊镠来到慈宁宫正殿。

  一见到李太后,朱翊镠便喜出望外地叫道:“娘,胡庸,胡太医说他能治好张先生。”

  “百分百能治愈。”朱翊镠还重重补充道。

  李太后眸子里顿时闪现出难得的光彩:“真的吗?”

  “当然,他以他的人头和他家里的所有人头做担保呢。”

  胡诚想跳起来拼命,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潞王!

  一坑到底啊!

  但因为心虚,胡诚也不敢与李太后目光相接,只好勾着头。

  李太后目光不在朱翊镠,而在胡诚身上:“胡太医,什么方法可以治愈张先生?”

  朱翊镠咳嗽一声。

  胡诚一激灵,这才抬起头,硬着头皮,朗声说道:

  “娘娘,微臣发现一个治愈首辅大人的方法,就是切掉他脱出的痔核,只要处理得当不感染,日后好生调养休息,微臣保证首辅大人还能活十年八年的……”

  呦呵,一字不差诶,这次表现还凑合……朱翊镠暗自得意,在本王的熏陶下,果然进步神速哈!

  李太后灿然而笑,竟然笑出了泪花:“这是真的吗胡太医?”

  胡诚谨记朱翊镠的嘱咐,昂首挺胸,但依然没敢对视李太后的眼神,镇定地道:“在娘娘面前,微臣不敢打诳语!”

  “好!”李太后激动得站了起来,“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胡太医你尽管说。”

  “娘,这事儿不劳你费心,有孩儿呢。”朱翊镠拍着胸膛。

  胡诚真恨不得说:将潞王爷关起来,别让他走出慈宁宫半步,就是对微臣最大的帮助啊。

  可他不敢。

  所以,嘴上还得老老实实地回道:“娘娘,有潞王爷指导,并提供一切帮助,微臣有信心。”

  越来越上道儿了哈!朱翊镠对胡诚这次的表现满意。

  还是老话说得好啊:不逼他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看看,教育了两天,大不一样吧!

  原来本王还是个育人小能手哈!

  李太后迫不及待地问道:“胡太医,需要治疗多久?张先生又需要调养休息多久?”

  “治疗不过一刀切的事,调养休息需要半年光景吧。”这其实是朱翊镠的话,胡诚拿来借用。

  切割痔核的原理,尽管他没有做过,但身为医生,医理胡诚还是懂得的。

  这会儿解释给李太后听。

  李太后听完,讶然道:“能成不?”

  胡诚内心想说不知道啊!但也只是想想,嘴上可不能这么说,正想着该如何措辞。

  只听朱翊镠道:“娘,当然能成,不然胡太医也不敢拿自己和家人性命做担保啊,是不是?”

  呸!胡诚心里恨恨地呸了一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