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惩罚(求)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31 2020.01.23 21:06

  慈宁宫。

  李太后正在盛怒当中。

  朱翊镠回来第一眼,便看见付大海和阳康两个跪在地上,勾着头像是等待审判似的。

  “娘!”

  朱翊镠弱弱地喊了一声。

  李太后一眼扫过去,真个是目光如刀。她抬手一指。

  朱翊镠乖乖地跪下。

  李太后疾言厉色地道:“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子,娘还以为你真的长大了,懂事了,能够为娘分担忧愁,没想到又开始胡闹。”

  “娘,孩儿没有胡闹!”朱翊镠一副委屈巴巴的神情。

  “还说没有?你身为潞王,私自出宫,竟还利用自己的特权,调动东厂的人马干预人家的婚事,弹劾你的奏本忘了吗?廷议马上要召开你不记得了?别以为娘护着你,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朱翊镠忙辩解道:“娘,孩儿不认为自己胡闹,梁家仗着有钱有势欺负小户人家,孩儿这是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为弱者发声。”

  李太后忽然拔高音量,戟指斥道:“即便如此,那也不该由你这个潞王出面。你这样只会召来更多人的弹劾与挤兑,明白吗?”

  朱翊镠执拗地道:“娘,孩儿当然明白。但有些事孩儿觉得必须去做,否则心里难安。”

  “镠儿啊镠儿,”李太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娘知道你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可你是潞王啊,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你可以告诉娘或你皇兄,让下面的官员去管,为什么非要亲自去呢?难道你就这么急着与娘分开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李太后的声音竟有几分哽咽。

  朱翊镠明白李太后的心意,说白了还是希望他放老实点,这样或许就可以在京城多待上几年,母子相聚的时刻自然就长久些。

  无疑,越是胡闹越是蹦哒,距离就藩的日子就越近了。

  朱翊镠情真意切地道:“娘,孩儿宁愿一辈子守候在你的身边,与娘永不分离。”

  “既然如此,那你就更应该老实一点,不要让娘和你皇兄难做。私底下,有多少大臣抱怨娘和你皇兄纵容你包庇你,你心里没数吗?他们弹劾你,无非是发出这样一道信号:与其说弹劾你,倒不如说是对娘和你皇兄的一次提醒,镠儿你到底明不明白?”

  “孩儿当然明白。”

  “既然明白,为何还要逆势而上呢?你这一闹,京城里谁个不知你仗着潞王的身份欺压梁家?”

  “娘,是梁家欺负人在先的。”

  “所以你就去欺负梁家?”

  “他们梁家欺负人,孩儿当然也要让他们尝尝被欺负的滋味。”朱翊镠正义凛然地道。

  教训梁赟这件事儿,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错。

  然而,李太后却不以为然,她脸色一沉:“明明是你做错了,却还拒不承认,那你先跪两个时辰,好好反省反省吧。”

  跪是没问题,但要说反省,大可不必。

  反正朱翊镠就是这么想的,欺负一下梁家算什么?

  以梁赟造下的罪孽,砍了他的脑袋儿都不为过。

  ……

  朱翊镠被罚跪,付大海和阳康两个自然需要陪着。

  见李太后离开,朱翊镠问:“娘为何这么快知道?”

  付大海连忙辩白:“潞王爷,与我俩无关啊,是梁家人反应快,告到宫里来了,所以娘娘知道。”

  “靠!”朱翊镠很是气愤,“几个意思?梁家还敢告状不成?”

  付大海回道:“梁家告潞王爷的状肯定不敢,但他们有办法第一时间将消息散布到宫中。”

  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哪怕梁世燊不是梁氏子孙,以他家的雄厚财力,办到这一点也不难。

  先跪完两个时辰再说吧。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啊!这笔账必须记在梁家头上。

  哼。

  按理说,历史上的朱翊镠,应该是经常被李太后罚跪,跪功早就练出来了。

  可不知是否因为灵魂早已变了样儿的缘故,四个小时跪下来,他只觉得头晕、眼花、耳热……感觉随时会晕倒似的。

  “反省得如何?”李太后问,她的脸色依然不太好。

  “娘,孩儿真不想骗你,说心里话,其实孩儿并未反省。”但朱翊镠还是坦诚地承认了。

  “……”李太后滞了一滞,“你的意思是,你并未做错?”

  “嗯。”朱翊镠点点头,“孩儿是为民除害,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非要说错,那也只是孩儿采取的方式不够好,或者说身份之故。”

  “知道就好!你是潞王,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心中要有一本账才行。”

  “多谢娘亲的提醒!”

  忽然,李太后眸子一闪,兴致地问道:“娘听说,你是为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是的,娘。”朱翊镠觉得这事没必要隐瞒。再说了,以李太后的能耐,也休想隐瞒得住。

  索性承认了好。

  “怎么?你是要为自己选王妃吗?”

  朱翊镠心头一喜,回道:“娘真聪明,孩儿正有此念。”

  “你果真相中了人家?”

  “不可以吗?孩儿倒是相中了,只不知人家愿不愿意。”

  李太后摇头微微一笑:“以你的身份,她岂敢拒绝?”

  只是那笑……好像不是鼓励,反而带着两分揶揄。

  朱翊镠掷地有声地道:“娘,孩儿就是不希望以潞王的身份,给人家施以压力。”

  “如果你真的看上了人家,娘就吩咐冯公公先将亲事定下来。”

  这句话足以表明:无论朱翊镠多么胡闹,李太后还是深爱着他。

  “娘,还是孩儿自己来吧!”朱翊镠当然不同意,继而又信心满满地道,“娘,孩儿相信一定能够赢得她的心。”

  “好!”直到这一刻,李太后才露出两分真挚的笑容。

  说真挚,是因为发自肺腑。

  然而,笑容的背后仍有掩饰不住的悲伤:儿子找王妃,意味着就藩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

  罚了两个时辰的跪,李太后也就没有继续追究。

  朱翊镠于是带着付大海、阳康回到自己的偏殿。

  刚才跪得难受死了,正准备躺下休息片刻,忽然见冯保风风火火地进来,“潞王爷,老奴有急事给你汇报!”

  “何事?”

  冯保瞅了付大海和阳康一眼,吩咐道:“你俩出去,门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让任何人偷听。”

  “明白。”付大海和阳康应声而出。

  冯保紧张兮兮地道:“潞王爷,怕是要出大事啊!”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