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7章 色迷人,亦招苦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05 2020.01.17 18:00

  李得时家确实算不得殷实,拿到后世就是一普通白领阶层。

  不过,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养得还是挺金贵的。

  他自己是一名廪膳生,由公家给以膳食,加上平时帮人刻书刻字啥的,也有些微薄收入。

  总之,日子还过得去。

  都说女儿要富养,李得时对他女儿很上心,除了自己教育督导之外,还特意为女儿请(买)了一名侍女帮忙料理女儿的生活。

  他原配夫人生下李之怿后便去世了,后来他又续了一房夫人,不料不久又去世。

  一名相师算他命中克妻,李得时信了,于是不再续娶。

  当然,不续娶还有一个原因,担心后娘对女儿不好。

  可没有伴侣的日子难过,毕竟他还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寂寞的时候也想过续娶,而且随着女儿逐渐长大懂事也怂恿他再娶。

  可他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女儿马上要嫁人。即便想娶,也得等到女儿嫁个好人家再说。

  算是了却他这个当父亲又当母亲的一桩心愿。

  李之怿拗不过,也就作罢。

  所以,李得时一个人过了将近十年的单身生活。

  随着女儿日渐出落大方亭亭玉立,上门说亲的人络绎不绝。

  甚至都有自己找上门来的,非要娶他女儿,像那个梁赟。

  可李得时开明,加上只有一个女儿,他很珍惜,不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找女婿除了自己喜欢,还要女儿也喜欢。

  这样,自然拒绝了很多人家。

  长得不能入他父女俩眼的,名声不好的,没有上进心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通通不在他和女儿的考虑范围之内。

  以至经常被左邻右舍调侃: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看你最后能挑个什么样的女婿。

  每当此时,他总笑着回应:我这个当父亲的其实只是把把关,关键还是要女儿喜欢才行。

  本来,这已经大大违背了当世人的认知,好在都知道他只有一个女儿,十几年来当作宝贝一样。

  不过,调侃归调侃,邻居对他女儿李之怿真是赞不绝口。一提起李之怿,都竖起大拇指。

  如此一来,李得时更是觉得要为女儿挑选一位如意郎君,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多年的教育和如此优秀的女儿。

  毕竟,这时代的女孩子一旦嫁作人妇,几乎没有改嫁的可能,若没有嫁给一位疼她的如意郎君,那就得苦一辈子。

  所以,为女儿选夫君这事,李得时可谓慎之又慎,生怕将女儿托付错了人。

  然而,有些人容易拒绝,有些人很头疼,比如那个梁赟。

  若是平常人家遇到这种好事儿指定笑得合不拢嘴。

  梁赟算是一表人才,他父亲梁世燊仗着兄弟是保定伯,在京城做起买卖,风生水起。

  家底儿那叫一个厚。

  用梁赟自己的话说,他家有的是钱,几辈子也花不完。

  这样的人家去哪儿找?

  可李得时和他女儿李之怿都有自己的想法。

  就在朱翊镠和付大海刚一离开李家,李之怿便与她的侍女宁馨儿聊了起来。

  宁馨儿与李之怿同岁,虽然身为侍女,可与李之怿情同姐妹,平常说话也无顾忌:“小姐小姐,那个讨厌的梁公子又来了。”

  李之怿回道:“来就来呗,反正爹不会答应。”

  “是啊,就怕他们仗着梁家的地位与势力使强。他家那么有钱,他伯父又是保定伯。”

  “这里是京城,天皇老子脚下,难道他们还敢抢人不成?”

  “不好说。”宁馨儿担忧地道,“即便他们不敢明抢,但以梁家的势力,为难老爷容易得很。”

  说起这个,李之怿也不免担忧起来,对呀,明抢是不敢,但为难人故意找茬儿,他们干不出来吗?

  李之怿蹙眉沉吟。

  宁馨儿又忙抚慰道:“小姐,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愿意嫁给那个梁公子,且不说他的名声,你看他那副目中无人了不起的样儿。”

  李之怿继续沉默。

  宁馨儿接着又道:“小姐,如果梁公子像刚才歇肩咱家的那位公子一样谦虚、可亲,时刻保持微笑,永远都是一副不骄不躁、彬彬有礼的样子,那就好了。”

  “说这些有什么用?走,咱出去看看爹,那梁公子是不是真的为难他了?”

  说着,李之怿便领宁馨儿出了房间,见她爹正坐在客堂发呆。

  “爹。”

  李之怿喊了一声,可她爹陷入沉思没有反应。

  李之怿走到跟前,她爹像灵魂出窍似的仍然一动不动。

  “爹,你怎么了?”

  喊第二声,她爹才缓过神来笑了笑:“女儿。”

  李之怿看得出来,她爹笑得很勉强,肯定有心事。

  “爹,刚那个梁赟又来了?”

  “嗯。”

  “他到底想怎么着?”

  “还是一定要娶女儿。”李得时紧锁眉头,但旋即又笑开了,“可爹知道女儿不喜欢,也知道那小子不可靠不可托付终生。”

  “可这是第三次拒绝人家,他会不会为难爹?”

  “没有。”李得时摇头。

  “爹,你骗人。”可李之怿鉴貌辨色犹然不信,“他肯定为难爹了,是不是?”

  “没有,女儿不要多想。”李得时坚持道。

  “爹,你刚才都走神了,喊你两声才听见,而且爹的脸上分明有忧戚之色,你是骗不了女儿的。爹就如实告诉女儿吧,他到底是怎么为难爹的?爹说给女儿听嘛。”

  李之怿关切中又带着几分娇气,摇晃着她爹的胳膊。

  “哎!”

  李得时深深叹了口气,只得如实告知:“那混小子威胁说,如果女儿不嫁给他,这辈子也休想嫁人,看哪个人家敢娶你。”

  宁馨儿忍不住痛恨地道:“他就是仗势欺人。”

  李得时惭愧地道:“可梁家,咱就是得罪不起啊!都怪爹没用,不能很好地保护女儿。”

  李之怿忙抚慰道:“爹,说这话作甚?能做你的女儿,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可梁家确实不好对付啊!那混小子还说,如果女儿不嫁给他,不仅不让女儿嫁人,还会阻断爹在京城里的一切营生手段,让咱父女俩喝西北风。”

  “真是可恶之至!”李之怿咬牙切齿,可心里也清楚,梁赟并没有说大话,他梁家有这本事。

  宁馨儿慌了:“老爷,小姐,那怎么办?”

  “哼!”李得时狠狠地道:“咱宁可逃离京师,也不能将你小姐送入虎口,那混小子的名声都能臭到天边去。他想娶你小姐,不过一时垂涎她的美貌,还能期望他终生善待你小姐吗?”

  李之怿道:“可是爹,以他梁家的势力,咱还能逃到哪儿去呢?”

  “……”

  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