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5章 庸医 安抚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45 2019.12.18 12:00

  胡诚猛地一下抬起头,感觉自己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刚才与潞王爷的话全被李太后听到了。

  朱翊镠脸色一变,霍然站起,怒指胡诚:“一会儿再收拾你。”

  言罢,扑向门外。

  胡诚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

  “娘!”

  李太后正在赵灵素的怀里,脸色惨白。

  “娘娘她……”赵灵素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

  “走,外头冷。”朱翊镠直接从赵灵素手里接过李太后,将她抱进屋里,放到床榻上。

  “娘。”

  李太后肯定是因为听到胡诚对张居正大限的判断,猛地一下子受不了这个刺激,所以晕倒过去,还好只是晕倒,并无性命之忧。

  李太后脸色很快变得红润,悠悠醒来,睁开眼的第一刻便道:“张先生真的大限将至了吗?他最多只能活半年了?”

  朱翊镠忙道:“娘,胡诚那个庸医,别听他胡说。”

  李太后着急地坐起来,抬手吩咐:“去,把他叫进来。”

  赵灵素连忙拿个落枕垫在李太后的后背。

  朱翊镠稍一犹豫,本想说问胡诚那个庸医还不如问他呢,可想到他之前丑陋的灵魂和他那不着调的性子,想想还是算了吧,扭头去请胡诚。

  付大海和阳康两个唯唯诺诺地站在门外,见朱翊镠出来,连忙问道:“潞王爷,娘娘怎样?”

  “无碍。”朱翊镠小声回答,生怕胡诚听见了似的。

  胡诚还跪着那里不敢起来。

  朱翊镠走过去,冷冷地道:“你现在高兴了?”

  “微臣该死!”胡诚确实感觉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你是该死,但想死得痛快,死之前还得将我娘安抚好,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明白吗?”

  朱翊镠声音很小,可冷峻的语气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潞王爷,微臣明白。”胡诚点点头,随即问道,“可微臣该如何安抚娘娘呢?”

  心想张居正还能活半年,已经是极限了。

  他用的限定词也是“最多”,最多能活半年。这还得需要张居正有顽强的意志力才行啊。

  但凡有一丝消极的念头,怕是都活不了半年。

  该如何安抚李太后呢?胡诚头脑确实一团乱麻。

  况且,李太后晕倒,不就是因为刚才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吗?现在让他如何改口?

  朱翊镠当然心知肚明,这绝逼是为难胡诚。他自己都不敢断定张居正还能活三年五载,让胡诚一个太医怎么说?

  说还能活得久一些,万一张居正死了咋整?

  关键是,以张居正目前的状况看,确实也活不长久啊!

  朱翊镠道:“你就告诉我娘,只要张先生放下肩上的重胆,好好休息,可以保证张先生活得更加长久一些。”

  胡诚敏锐地抓住话头,问道:“潞王爷,谁保证?”

  朱翊镠双眉一扬:“难不成要本王保证?”

  胡诚吓得浑身一颤:“潞王爷,卑职可不敢保证啊!”

  朱翊镠一本正经地道:“反正你横竖都是个死,想死得痛快点,就得保证,你就当是为了我娘光荣献身英勇就义吧。”

  “……”胡诚想哭,凭什么呀?但他无力反驳。人与人的命就是特么不一样啊!

  胡诚接着又问道:“潞王爷,那活得更加长久一些,是多久?”

  “十年八年的吧!”朱翊镠脱口而出。

  “……”胡诚感觉朱翊镠疯了,十年八年……

  朱翊镠这才抬手道:“起来吧,胡庸医。”

  胡诚战战兢兢地爬起来,脑子里一团浆糊。

  朱翊镠又叮嘱、并夹含着威胁道:“先捋捋,别进去前言不搭后语的,再惹我娘生气,不仅让你死得难看,让你全家都死得难看。”

  “明白,潞王爷。”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也由不得胡诚退却。

  他定了定神,冲朱翊镠点头示意可以进去。

  这样,朱翊镠走在前,胡诚跟在后,两人进了内室。

  付大海和阳康依然站在外头等待。

  朱翊镠快步走到床边:“娘,胡太医来了。”

  胡诚一进去,就诚惶诚恐地跪倒,“微臣叩见娘娘。”

  李太后幽幽言道:“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张先生我也去探望过,病得确实有些严重,难道他真的只有半年的光景?”

  说着,李太后又潸然落泪。

  这时候,她可不像大明真正的掌舵人,更像是,哦,只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人。

  朱翊镠轻轻咳嗽一声。

  胡诚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他也不敢拿正眼对视李太后,只一心谨记朱翊镠的嘱咐。

  小心翼翼地回道:“娘娘,以首辅大人目前的境况看,前景是不容乐观,但如果,让他放下肩上的重担子,在家好生修养,那,那……”

  尽管进来之前他想了想,但情急之下,后面的话,胡诚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因为他完全没有把握,那等于是在说谎啊!

  可又绝不能像潞王爷说的那样,张嘴就是十年八年,打死他也不敢保证啊!

  一个接近于油尽灯枯的人,即便天天养着,他也不敢保证还能活十年八年。

  胡诚这一犹豫,李太后更是着急,逼问道:“那怎么样?”

  “那指定还能多活些时日。”尽管胡诚硬着头皮,也只能说出这句模棱两可的话来。

  偏偏李太后揪住不放,誓要问个明白:“多活些时日是多久?”

  “娘娘,人的生死乃未知之数,微臣也不敢妄加猜测,这还得看首辅大人是否爱惜自己的身体。”

  又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胡诚如芒在背,虽然不敢看朱翊镠,可能感觉到他杀人的目光。

  李太后幽幽叹了口气,“胡太医,你晚上跑到乾清宫作甚?”

  朱翊镠连忙抢道:“娘,是孩儿抓他来的。”

  “抓他来干嘛?”

  “娘,”朱翊镠嬉皮笑脸的模样,“刚才的话,你不是都听见了吗?太医院那帮人,医术拙劣,胆小如鼠,孩儿就想找他出出气。这个胡庸医,还给孩儿扎过针呢,现在想想就疼!”

  李太后脸色一沉:“你又胡闹!”

  “孩儿连累娘亲受惊,该打!”

  啪的一声,朱翊镠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顿时留下五道手指印。

  李太后一愣:“你这孩子……”

  朱翊镠一摆手:“胡太医,你可以回去了,时候已经不早。”

  “是,微臣告退!”

  胡诚躬身而出,心想这一趟算是白来了,还险些闯下大祸,真是自讨苦吃啊!

  刚走到门口处,又听见朱翊镠喊道:“哦,胡太医,明儿个我们接着聊聊哈,还有些医学上的专业问题需要请教你呢。”

  胡诚忽然感觉这辈子都会被朱翊镠阴魂不散地盯着,心里最起码得有一万头骏马在奔驰。

  这是扎他几针的报应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