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7章 三道奏本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61 2020.01.12 18:33

  东暖阁。

  万历皇帝正在阅览奏本。

  参劾朱翊镠的三道奏本则搁置一边,还在御案上躺着。

  张鲸心不在焉地侍立旁边,也不知道朱翊镠来了会怎么折腾,反正一颗心七上八下。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奏本摆在眼前,关键他的动机被朱翊镠连唬带诈讲出来了。

  尽管在万历皇帝面前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万历皇帝倒是也没有说啥,貌似搪塞过去了。

  可谁知道一向不按套路出牌的朱翊镠来会玩出什么花样?

  ……

  朱翊镠随周佐到了。

  无论来东暖阁,还是西暖阁,哪怕进乾清宫,他都是大摇大摆,从未忌讳过什么,真的如同进自家菜园门一样。

  “皇兄。”

  都还没到东暖阁门口,朱翊镠便大大咧咧地喊了一声。

  张鲸听了咯噔一下,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感觉随时会跳离自己身体要飞出去似的。

  万历皇帝一如既往的热情,连忙放下手中的奏疏,笑盈盈地招呼道:“皇弟来了?坐,坐。”

  “小鲸也在哈!”朱翊镠一屁股坐下,故意瞅着张鲸,“你见了师父咋还躲躲闪闪呢?是不是在皇兄面前说了师父坏话啊?”

  “没有,没有,没有……”张鲸本就忐忑不安,听朱翊镠说这话,更是吓得连连摆手。

  那可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心害怕。

  朱翊镠优哉游哉地道:“没有就好啊,在师父面前你总喜欢胡言乱语,在皇兄面前相信借你个胆儿你也不敢。”

  “潞王爷,徒儿在您面前也没有胡言乱语啊!”张鲸慌忙觍着脸为自己辩解。

  朱翊镠不再搭理了,将目光投向万历皇帝。

  “皇兄,找我来因为何事?”

  “来,看看这个。”

  万历皇帝指着御案上的三道奏本,示意张鲸送过去。

  张鲸唯唯诺诺,恭恭敬敬地送到朱翊镠手上。

  朱翊镠接过,最先拆开的是六科礼部给事中吴梦熊的奏本。

  写的洋洋洒洒,像一篇小作文似的,语气倒不是很犀利,数落了朱翊镠两件事。

  一是借潞王的身份,逼迫太医院胡诚给张居正动刀子,二是逼迫司礼监秉笔张鲸拜他为师。

  最后,总结起来五个字:“于礼法不合”。

  拆开的第二道奏本是都察院御史张文琦的。

  奏本上也说了两件事,但其实只是一件:临时代理首辅。

  说两件事,是因为变相逼退张四维算一件,极力举荐申时行上台又算是一件。

  弹劾的切入点是:无论是留京尚未完婚的亲王,还是已经之国就藩了的藩王,都没有干预朝政的权力。

  而且还特别指出:不仅没有干预政治的权力,亲王(藩王)还没有干预经济、军事、插手地方事务的任何权力。

  虽然奏本上没有明言,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意思是:亲王就该如同寄生虫一般混吃等死好了。

  最后请求万历皇帝对朱翊镠的日常加以限制与约束。

  拆开的第三道奏本是翰林院侍读曾朝节的。

  没有看奏疏的内容,但第一眼看到“曾朝节”这名字时,朱翊镠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肯定在哪儿见过这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侍读是个正六品的官儿,官阶虽然如同六科廊言官一样不高,可地位不容小觑。

  他们的职责是刊缉经籍,充当皇帝的顾问应对,有时也会给皇帝或太子讲读经史。

  总之,侍读这职位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担任的。

  翰林院侍读的地位比编修、修撰、待诏都要高,再进阶一步就是侍讲学士或侍读学士了。

  曾朝节弹劾朱翊镠可谓另辟蹊径,义正辞严,指责朱翊镠带坏了万历皇帝。

  无它,只因麻将。

  批评麻将如同马吊牌一样,都属于赌博,是玩物丧志的游戏。

  这种游戏绝不应该在皇宫里出现,应该坚决制止才对。

  如果说前面两道奏本都在朱翊镠的意料之中,那曾朝节这道奏本朱翊镠压根儿没想到。

  张鲸在他面前确实也没有提过这一茬儿。

  说心里话,前面两道奏本朱翊镠一点都不担心。

  反而担心第三道奏本。

  因为曾朝节用了“玩物丧志”这个词,这个词是李太后最忌讳的。

  当然,李太后不是忌讳朱翊镠玩物丧志,而是万历皇帝。

  自万历皇帝被封为“皇太子”那时起,李太后便对这个大儿子教育非常严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天还没亮便督促万历皇帝起床读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她立志要将儿子培养成一代明君,生怕儿子像他爷爷、父亲那样不务正业。

  所以,李太后最怕的就是“玩物丧志”四个字。

  曾朝节指出来了,而且还言之有物:麻将、马吊牌。

  制作麻将出来,朱翊镠本就瞒着李太后,怕她知道。

  完全可以想象,这道奏本要是让李太后看见了,朱翊镠肯定要挨骂甚至挨揍。

  从这三道奏本中可以看出,张鲸还是动了一番心思的。

  而且可以看出,他不仅在内廷有着仅次于冯保的超级实力,在外廷也能鼓动相当一部分人。

  虽然说明朝喷子确实很多,他们也乐于出来喷皇帝、喷首辅、喷大臣(反正是免费的,还能提高他们自己的清誉嘛)……可那些都是读书人,瞧不起太监的占居多数,能够被张鲸鼓动起来,可见张鲸的能量还是很大。

  “难道收张鲸为徒,并没有打压张鲸在外臣眼中的地位吗?”

  朱翊镠看完奏本不由得想到。看来还得加把劲儿啊!

  张鲸无论如何要压制下去。

  朱翊镠扬起三道奏本,朝着张鲸阴不阴阳不阳地笑道:“小鲸你可以哈,与外廷官员勾结,指使他们弹劾师父也就罢了,居然连皇兄也一并弹劾,你的胆子好大哦!”

  张鲸浑身一颤,刚想什么来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怕潞王爷胡说八道啊!

  张鲸哭丧着脸忙辩解道:“潞王爷,徒儿没有勾结外廷官员啊!也没有指使他们弹劾万岁爷。”

  朱翊镠哂之一笑:“切,在皇兄面前还敢狡辩?麻将的事儿,是谁传出去让外廷官员知道的?”

  说着,朱翊镠故意转向周佐问:“周佐,是你吗?”

  周佐摇头如拨浪鼓:“不是,不是,奴婢可不敢。”

  “小鲸啊,那不用说,是你告诉那个曾朝节的呗?你让他参劾师父和周佐玩麻将也就算了,干嘛还将皇兄带进去?”

  “……”张鲸感觉此时说什么都不好使了。

  ……

  求。

  大佬们施以香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