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5章 这病已经不是病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14 2019.12.08 12:00

  朱翊镠确实笑了。

  只是在李太后面前,他矜持没有笑出声来,嘴角边儿浮现出几分狡黠倒是真的。

  心里头笑得可厉害了。

  他望着胡诚,好像在说:你不是很牛叉吗?来呀,说说张先生的病情呗,看能治好不?

  胡诚身为太医院的左院判,也就是太医院二把手,他岂能不知道张居正当下的身体状况?

  如果不立即改变,基本上已经没得救了。

  若只是简单常见的痔疮,当然好办多了。

  关键是,张居正的身体已经接近于油尽灯枯的地步。

  可这话……要跟李太后或者是万历皇帝怎么说呢?

  说张居正为大明操碎了心,都快要累死的人了,请旨李太后让他卸下肩上的担子回家休养生息吗?

  不行!谁不知道李太后仰仗张居正不肯放他?

  但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张居正自己也不敢轻易放弃。混迹官场几十年,他岂能不知人走茶凉的道理?

  两年前他父亲张文明去世,后发生“夺情”事,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真的放张居正走,他心中又很纠结,有许多不甘与遗憾……

  胡诚像太医院其他郎中一样,断不敢提议让张居正休息。

  若真这样提议,会将李太后和万历皇帝推到一个冷漠无情的人设位置上。

  人家张居正都快累屎了,你们母子居然还不放人家走?是不是也忒无情了?

  所以,太医院的郎中谁也不敢将张居正的病情如实告知,更遑论扩大化了。

  但这也只是站在李太后和万历皇帝的角度。

  如果站在朝廷的角度,孟子说过“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可张居正担任首辅近十年间,得罪的几乎全是大公王臣。

  这时候,倘若如实说出张居正的病情,那些王公大臣岂不是要高兴死了?国家会不会乱套?

  驸马都尉许从诚想买张居正看病的药方,不就是那种人吗?恨张居正的何止一个驸马都尉?

  冯保不正是担心这一点吗?所以暗中派东厂番役监视太医院。胡诚又不傻,他都知道啊!

  胡诚当然知道张居正现在不只是一个病人这么简单。

  张居正的病牵涉到太多太多的利益与纷争!

  弄不好会出现大乱子。

  并不是张居正的病不好确诊。而是一旦确诊怎么办的问题。

  表面上得的是痔疮嘛!

  那好,痔疮很容易治。

  可张居正身体已经垮掉,他又不能卸下肩上的担子好生休息。

  怎么治?

  说句不吉利的话儿,若张居正突然死去,到时候不是说太医院那帮医生连痔疮都治不好吗?

  既不能说张居正快要累死了,又不能说他得的只是痔疮(但也不是不能说,是说了屁事儿不顶)。

  早已不是给张居正一个人看病这么简单了。

  而是给大明王朝、给李太后、给万历皇帝、给冯保、给朝中所有的大臣……这一股脑儿人看病啊!

  张居正的病,甚至都已经不是病的问题了,而是大明江山的命运与走向的问题。

  能不难吗?

  眼下并非胡诚一个人为难,太医院的郎中都明白这个理儿。

  最怕给张居正看病了。

  最怕被李太后和万历皇帝,尤其是被李太后传话问及张居正的病情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治。

  ……

  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现实往往就是这么骨感!

  李太后的目光是如此的焦灼。

  加上朱翊镠这家伙又在旁边煽风点火似的阴笑……

  胡诚感觉自己的心脏随时会跳出来。

  可眼下李太后问及,装聋作哑像个闷嘴葫芦,也不叫事儿吧?

  情急之下,胡诚“噗通”一声在李太后面前先行跪倒。

  嗯,态度必须诚恳,否则弄不好会丢饭碗的。

  然后,他才硬着头皮回道:“娘娘,张先生的病……微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你如实说来。”

  “娘娘,如实说来之前,微臣能否斗胆问娘娘一个问题。”

  “说。”

  “如果张先生的病,需要他卸去首辅之职,娘娘会做何选择?”胡诚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李太后一愣,神情紧张得让人窒息。

  胡诚更紧张,他手心、额头上全是汗,感觉内衣已经湿透。

  李太后稍作平复,反问道:“要治好张先生的病,难道一定要他卸职才行吗?”

  胡诚道:“娘娘,只有卸了职,张先生才有可能休息好,病情才有可能出现转机。”

  李太后不紧不慢:“张先生卸职,你来当首辅吗?”

  “请娘娘恕罪!请娘娘恕罪……”胡诚吓得忙磕头如捣蒜。

  见此,朱翊镠在旁边不禁偷偷乐着,看你还敢给小爷胡乱扎针不?哼,有本事去将张居正的病治好。

  “我问你,张先生到底得的什么病?有多严重?能治愈吗?”李太后辞严色厉。

  胡诚头也不敢抬:“张先生得的是痔疮……”

  “那为什么治不好?”李太后直接抢断。

  “娘娘,但又不是简单的痔疮。”胡诚忙接道,“张先生的病是由于身体亏空所致,调养的最好方法是心无旁骛好生休息。”

  此时,见李太后动怒,胡诚也顾不了那么多。

  李太后沉默不语,心想看来镠儿所言非虚,胡太医也这么认为,张先生就是因为太累所以病倒了……

  只是,念及此情,她感觉脑子现在一片混乱:一方面感到愧疚,一方面不知接下来怎么办?

  让张居正卸职肯定不可能,大明眼下缺不得他。

  可难道真像小儿建议的那样,找一位临时代理首辅吗?找谁呢?放眼朝中有谁可胜任?

  李太后焦心,头疼,彷徨……一时忘了让胡诚起来。

  胡诚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姿势很像宋江拜见高俅,屁股翘得老高。

  朱翊镠见目的达到,肯定吓得胡诚出了一身臭汗,也就消了一口气。

  按理说张居正的病情该问太医院一把手,结果将二把手唤来折腾一番。

  嘿嘿!

  朱翊镠代替李太后道:“胡太医,你起来吧。稍后本王再去请教你,有些话要跟你单独一叙。”

  别呀!胡诚心里一万万个拒绝,遇到潞王就没什么好事儿。

  仅朱翊镠,李太后没发话,胡诚依然跪着不敢动。

  朱翊镠不得不喊了一声“娘”。

  李太后这才意识到,冲胡诚一抬手:“胡太医,你先起来。”

  “多谢娘娘!”胡诚爬起来,“多谢潞王殿下!”

  朱翊镠笑:“不客气!一会儿找胡太医聊聊哈。”

  胡诚如丧考妣,不敢吱声。

  他既不敢看李太后,也不敢看朱翊镠,感觉自己刚才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心里还纳闷儿,为什么向李太后汇报首辅病情的是他这个院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