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8章 来一次廷议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63 2020.01.13 12:00

  有万历皇帝这位老兄在,朱翊镠对张鲸也无需大声呵斥,反正是笑绵绵的,不急不躁。

  这样,一来可以在万历皇帝面前更好地拿捏张鲸,二来可以试探万历皇帝这个宠弟狂魔到底能宠到什么程度。

  反正从历史上万历皇帝对潞王的种种行为来看,那绝对能把潞王宠到天上。

  无论是就藩前对潞王飞扬跋扈的包容乃至纵容,还是就藩前后对潞王无限度的友好与豪绰,万历皇帝对潞王这个弟弟的态度,天下间恐怕也只有亲生父母才能做到。

  若说万历皇帝只是为了维护皇室的面子做给世人看的,那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一个富人给你一块饼或一袋子米,或许是做给世人看的。但如果他只剩下一块饼或一袋子米,全都给你,那只能用“情”来解释。

  毕竟隆庆皇帝死得早,万历皇帝这个做老大哥的,对唯一的一个弟弟肯定有感情。

  ……

  朱翊镠笑得甚是得意,慢悠悠地道:“小鲸啊,你没话说了吧?先且不说弹劾皇兄玩物丧志的事,你与师父一样,都没有干预朝政的权力吧?身为司礼监秉笔,你却私会朝臣唆使他们弹劾皇兄和师父,还说没有勾结外廷官员?张四维张阁老的家你没去吗?”

  张鲸硬着头皮道:“但徒儿也是为了潞王爷好。”

  “啧啧啧……那这么说,师父不得感谢你?”

  “徒儿不敢。”

  “切,你有什么不敢的?当徒弟的唆使人弹劾自己师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你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吗?”

  “……”张鲸无言以对,他发现朱翊镠比万历皇帝难对付多了。

  在皇帝面前,他还能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可在朱翊镠这个不像样儿的师父面前,他更多时候都是无话可说,甚至压根儿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去说。

  见张鲸勾着头脸色涨得通红,感觉有一肚子话却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儿,朱翊镠忍俊不禁想笑。

  他摇了摇头,深深叹了口气,感慨地道:“哎,当日师父真是看走眼了,怎么决定收你这个白眼狼为徒呢?”

  那你赶紧撤回去断绝师徒关系啊,好像谁愿意做你徒弟似的!张鲸心里痛斥,我还没让人弹劾你潞王爷勾结外廷官员呢,你居然反咬一口?这叫什么事儿?

  但张鲸也只能心里痛斥,嘴里什么都不敢说,这时候沉默是金安全第一啊!

  撇开张鲸,朱翊镠这才将目光投向万历皇帝,认真地问道:“皇兄是不是要决定惩罚皇弟?”

  “没有啊!”万历皇帝脱口而出,一副不容人质疑的态度。

  朱翊镠就喜欢这样为他撑腰的万历皇帝!他再次扬起手中的三道奏本,“皇兄,那这怎么办?”

  “张公公说了,留中不发。”万历皇帝回道。

  “留中不发?”朱翊镠想了想,那不等于见识不到喷子的厉害吗?闹闹更健康啊。

  一念及此,朱翊镠道:“皇兄,我有个提议,不知可否?”

  “什么提议?”

  “若留中不回应,岂不怠慢了他们三个?况且还会辜负小鲸的一片苦心。对吧,小鲸?”

  张鲸哭笑不得,真想装死算了。

  朱翊镠接着说道:“小鲸煞费苦心,拜访多位朝臣,策划了这次弹劾,怎能留中不发呢?最起码也得召开一次廷议吧?”

  朱翊镠觉得程序还是要走的嘛!反正三道奏本言辞都不犀利,他也坚信万历皇帝不会惩罚他。

  “召开一次廷议?”万历皇帝咂摸着嘴,想了想问张鲸,“张公公,你以为如何?”

  周佐旁边听了直摇头,真想说一句:潞王爷你傻不傻啊?人家被弹劾,巴不得留中,你可倒好,还主动要求廷议?好让大伙儿一起口诛笔伐你吗?

  张鲸看了看朱翊镠,接着又将目光投向万历皇帝,廷不廷议他不觉得有多关键,他担心的是:不知道朱翊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鲸稍作犹豫,想了想,如是般回道:“万岁爷,依奴婢看,这事儿到此为止吧……”

  “那怎么行?”朱翊镠当然不会同意,犟着脖子道,“咱得尊重他们三个人呀,也要对得起小鲸的一片苦心是不是?”

  继而又央求道:“皇兄,答应皇弟吧,召开一次廷议,让朝中大臣评议评议,皇弟我有错就改,无错勉之,这样心里觉得踏实。”

  “那好吧,遂你意。”万历皇帝点头答应了。

  “多谢皇兄!”

  看得周佐莫名奇妙,还多谢?真够奇葩的哈!这不就是找虐吗?潞王爷你是有多寂寞啊?

  张鲸垂头丧气,感觉自己给自己埋了一个大坑,而且这个坑还像漩涡一样不断下沉……

  万历皇帝吩咐道:“张公公,那你去通知内阁申阁老,就皇弟的事定个时间,召开一次廷议吧。”

  “是。”张鲸越来越感觉自己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如果朱翊镠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害怕,他也不至于那么提心吊胆。

  偏偏朱翊镠浑若无事,这就好比是:本来想强奸他,结果他非但不反抗,还主动脱衣服配合,搞得人家都不敢上了。

  你说这事儿……

  朱翊镠想了想,又将翰林院侍读曾朝节的奏本单独挑出来:“这曾朝节的奏本,皇兄觉得有必要在廷议上说吗?”

  万历皇帝回道:“依皇兄的意思,都没必要。”

  “那就不妨一起议一议吧?反正娘亲迟早也会知道的。”

  “嗯。”万历皇帝点了点头,“如果娘亲责备,皇兄与你一起承担便是。咱只是闲暇时间消遣消遣,正所谓小赌怡情,又没有沉迷于此,不至于玩物丧志。”

  “都是奴婢惹的祸!请万岁爷责罚!”张鲸战战兢兢地道。

  “暂时不予追究,张公公不说了是为皇弟好吗?”

  “谢万岁爷隆恩!”张鲸磕头认错,心想还是万历皇帝好应付啊!

  看看潞王,都不知道他是因为太混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因为仗着两宫太后和万历皇帝的宠爱,居然不把言官词臣放在眼里,主动要求廷议……

  “皇兄,还有其他事吗?”朱翊镠问。

  “没了,皇弟可以回去,待廷议时间议定,皇兄再通知你。”

  “多谢皇兄!”朱翊镠起身,又冲张鲸道,“哦,还得多谢小鲸,为了师父,那么上心,真是个好徒弟!师父得回去好好想想,该赏你点儿什么。”

  “……”张鲸面如土色,怎么听都不像是好话啊。

  ……

  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