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7章 忐忑拜师曲折多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454 2019.12.29 12:00

  见自家老爷竟然哭了,管家也还是头一遭见过。

  “老爷,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拜师去呗。”张鲸带着哭腔。

  尽管他嘴上这么说,可行动上却磨磨蹭蹭,走两步犹豫一下。

  就好像是逼他吃毒药马上要去面对世界末日一样。

  瞅着老爷走路都走不稳摇摇晃晃的样,管家请示:“老爷,要不让我陪你一道去吧?”

  张鲸一摆手:“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

  其实,他真想找个人陪,可又怕自己的糗状被人瞧见。

  一想到拜师的情景,他不得给师父磕头,倒茶,然后亲热地喊一声“师父”吗?

  这也没什么,给潞王爷下跪倒茶正常,但以潞王爷的性子,谁知道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张鲸终于六神无主惶恐不安地出发了。

  到了慈宁宫门口,他犹犹豫豫没有立即进去,期望能碰到李太后,但又很怕碰到。

  正自犹豫,见付大海出来,焦急地道:“张公公你可来了,快点儿进去吧,潞王爷等得焦心,正在发脾气呢。”

  张鲸一激灵,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向慈宁宫偏殿方向去了,还没进去,便听见朱翊镠的吼叫声。

  “这个死张鲸,让他早点来早点来,马上午饭时间都到了,竟还没到,将本王的话当作耳边风,是不是不想活了?”

  害怕之余,张鲸也是哭笑不得,潞王爷就是喜欢胡说八道啊,现在卯时刚过,我早饭还没吃呢,你却说午饭时间快到了……

  张鲸进去,噗通一声,跪在朱翊镠前面:“潞王爷,奴婢来了。”

  朱翊镠仰坐在太师椅上,端足了架子,斥道:“他娘的,都日上三竿了,你才来。”

  张鲸俯首,默不作声,心里嘀咕,冬日的太阳都还没升起来呢。

  “卧槽,张鲸。”忽然,朱翊镠又是一声喝。

  “奴婢在。”

  “你是来走亲戚的吗?”

  “潞王爷,奴婢是真心实意来拜师的呀!”

  “真心实意个屁?真心实意你空着手来啊?不知道拜师要准备束脩之礼的吗?”

  “……”张鲸内心慌得一批,从昨天回去到早上,都只顾着急,居然把这一茬儿给忘了。

  “基本礼节都不懂,你这个秉笔是怎么当的?”

  张鲸连忙道:“潞王爷,容奴婢马上回去准备。”

  “昨儿个骂你脑子进水了,你还犟着头不服气,滚!本王的耐性可是有限的,别让本王等急了,有你丫好看!”

  “潞王爷,奴婢去去就回,一定送来束脩之礼。”张鲸战战兢兢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

  看到大公公张鲸都成这么一副模样,付大海和阳康忽然感觉自己好幸运啊!

  好在张鲸的府第就在正阳门外,距离皇宫很近。

  约莫半个时辰,张鲸再次出现在朱翊镠面前。

  他仍是一个人来的。刚才被训得灰头灰脸的,更不敢带人。

  来时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背了一个包裹。

  然后依然在朱翊镠面前跪下,包裹就放旁边。

  “潞王爷。”张鲸唯唯诺诺地喊了一声。

  朱翊镠一摆手,漫不经心地道:“先把包裹打开来瞧瞧呗,看你都准备了啥?”

  张鲸将包裹打开。

  朱翊镠这才坐直身子,抬头一看,见里面是什么芹菜、莲子、红豆、枣子之类的。

  “啧啧……这就是你准备的束脩之礼吗?”朱翊镠夷然不屑,一脸的嫌弃,看了直摆头。

  “潞王爷,行礼拜师时,弟子赠与师父的礼物通常就是这些。”

  张鲸还想着朱翊镠肯定不知道这些,刚好可以给他解释解释。

  “潞王爷,拜师六礼束脩,一为芹菜,寓意勤奋好学;二为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三为红豆,寓意鸿运高照……”

  “得得得,”朱翊镠很不耐烦地道,“四为枣子,寓意早早高中,五为桂圆,寓意功德圆满;六为干瘦肉条,以表弟子心意对吧?”

  “……”张鲸一怔愣,潞王爷啥时候长见识了?

  “本王是教你如何挣钱,你又不考功名,带这些不值钱的破玩意儿来干嘛?打发要饭的呢?”

  “……”张鲸无语。

  “阳康。”朱翊镠大喝一声。

  “潞王爷,在呢。”

  朱翊镠抬手指向张鲸身旁的包裹,“将这些垃圾扔出去。”

  垃圾……张鲸真想破口大骂,就知道来这儿指定没好事。

  阳康屁颠屁颠地拎起包裹,有朱翊镠撑腰,他也不怕张鲸,帮衬着说道:“还挺沉的诶,就是寒碜了点儿。”

  朱翊镠道:“也别扔去喂狗,就扔到宣武门外那一堆流民、叫花子中去吧。那是这一袋子不值钱玩意儿的最好归宿。”

  “哦,知道。”阳康嘴上应了一声,心想潞王爷这回办的还叫人事儿哈。

  张鲸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朱翊镠接着又呵斥道:“张鲸啊张鲸,我说你拜师还有诚意不?”

  “有,绝对有,对天发誓!”

  “束脩之礼都抠抠索索的,你替我皇兄管钱咋就那么大方呢?内府供用库一年几十万两银的进项,都被你糟蹋干净了。”

  朱翊镠语气阴沉,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拜师就拜师,怎么又牵扯到内府供用库了?张鲸忙辩解道:“那也不是奴婢的过失啊!万岁爷除了赏赐大方,他还喜欢买古董呢。”

  “大胆,你这是要将责任推到我皇兄头上吗?”

  “潞王爷,不敢,奴婢只讲事实,万岁爷好买古董,太监们便投其所好,今日奉上一支李后主用过的毛笔,明日抱来一只宋代的哥窑瓶子,每件东西都能绉出一段令人心驰神往的来历,万岁爷来之不拒啊……”

  “本王懒得跟你扯犊子,滚回去准备束脩之礼,直到满足本王的心意为止。”

  张鲸跪着不动,吃瘪地道:“潞王爷,能不能给奴婢提个醒儿,您喜欢什么?”

  “喜欢银子、银票,你有多少?”朱翊镠不阴不阳不冷不热。

  “……”张鲸又一怔愣,咋拜个师还如此不顺呢?居然直不笼统赤裸裸地要起钱来了……

  拜师倒是也有给酬金的,问题是给多少才让潞王爷满意呀?潞王爷这话问得,有多少?

  给少了,不满意;给多了,到时候会不会说他贪污?

  张鲸实在是没脾气,索性斗胆问了一句:“潞王爷,您收徒需要收多少酬金?”

  “看在皇兄的面子上,就收你十万两吧。”

  “咳,咳……”险些将张鲸呛得半死,一开口就是十万两……

  偏偏朱翊镠还大言不惭地补充一句:“本王这个师父值这个价。”

  “可是潞王爷,十万两……”

  “你是觉得你身份太高,十万两不足以表明你的心意是吗?那你送二十万两,本王也没意见。”

  “……”

  “去吧,把束脩准备好,本王再等你半个时辰,事不过三。”

  “潞王爷,可是……”

  “别磨磨唧唧的,你入宫三十多年,从内官监主管升到秉笔太监,又兼任内府供用库主管,都是肥缺,别告诉本王你很清廉。”

  (内廷二十四监局之内官监主管,相当于外廷吏部尚书,管人事的。)

  “……”张鲸汗颜。

  “拜在本王名下,本王还能罩着你,如若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快去?”

  张鲸如五雷轰顶,吓出一身臭汗,爬着出去了。

  ……

  跪求各种啊,大冬天的裸奔我容易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