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3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盟主加更)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99 2020.01.06 12:00

  新年,有人欢喜,亦有人忧。

  正月初三那天。

  北京老槐树胡同口,停了一顶四人抬的暖轿。

  老槐树胡同位于北京繁华的地段上,它的右边便是大明王朝著名的棋盘街。

  那顶轿子是司礼监头号秉笔太监张鲸的。

  正月初八才当值上班,所以他还有几天年假。

  张鲸来到老槐树胡同,说是拜年,但其实是想与一位说老也不算老的朋友叙叙话。

  内阁次辅张四维的家就坐落在这条胡同上。

  历史上的张四维,如果不是因为企图通过反对、推翻张居正来巩固他自己首辅的位置,名声其实还是不错的。

  他是王崇古的外甥,舅甥两人都深得穆宗皇帝的青睐,也都得到高拱和张居正两位首辅的器重。

  张四维是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年以礼部尚书荣登内阁大学士参预机务的,距今已有七年了。

  四年前,张鲸因为深得万历皇帝的宠信,从内官监主管升为司礼监头号秉笔太监。

  以那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将来就是顶替冯保位置的人。

  所以,无形之中张四维与张鲸两个姓张的建立了交情。

  毕竟,一个想当首辅,也是最有资格和希望的候选人;而另一个觊觎司礼监掌印,同样是最有资格和希望的候选人。

  两个人,相当于一个是外廷二把手,一个是内廷二把手,命运与位置有许多相似之处。

  倘若发展顺利,便如同眼下政治联盟的张居正与冯保了。

  张四维家境殷实,很有钱,他家是盐商出身,起初对张鲸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

  只是出于维系关系的需要,对内廷的几个大珰个个用心巴结,在他们身上花了一些钱。

  但因为冯保还年轻,张四维仍将主要心思放在冯保身上。

  然而,一来冯保与张居正关系过于亲密,谁也插不进去。

  二来,张鲸肯定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主动前来贴他。

  当官儿的嘛,能混到那个级别都有两把刷子,投递过来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张鲸间或吐露几次万历皇帝的私下谈话,比如某件事应该如何处理,某个人可用可不用,等等。

  张四维便按张鲸的意思写本,结果写一个准一个。

  由此,两人关系交好,而且犹如干柴烈火似的迅速交好,可能是都渴望得到那个“第一”吧。

  也是,此乃人之常情,任谁坐到“第二”的位子上都想拿“第一”。

  从此,张四维便有了窥伺万历皇帝心思与动态的一条“暗线”。

  两人一个想当内阁首辅一个想任司礼监掌印,虽然从未点破拿到台面上说,但彼此心照不宣。

  其实外人也不傻,都心知肚明看得明白。

  本来,因为张居正病重卧床不起瘦得不像样儿,张四维感觉自己的时机到了。

  张鲸同样感觉距离冯保下课的日子不远了:张居正倒下,冯保还能蹦哒多久?

  这就像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可谁知……

  一个被申时行跳过头,一个被潞王朱翊镠折腾得够呛。

  两人都感觉到了紧迫感,似乎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谁都会不甘心,都想反抗争取。

  这可是从第二到第一,仅一步之遥,又不是第二十到第一,需要跨越千山万水。

  只是两人反抗、争取的方式不同。张四维试图以退为进,而张鲸蓄势待发暗中活动。

  但无疑,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们两个一见面,那想都不用想,肯定有唠叨不完的话。

  见面相互问好,略事寒暄,便畅所欲言开了。

  也不用见外,张鲸开门见山地问道:“凤盘公真的执意请辞吗?”

  凤盘,是张四维的号。

  “哎!”张四维深深叹口气,直言不讳地说道:“都已经熬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不想啊,可以当前形势,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张鲸劝诫中带着几分无奈:“凤盘公,只要留下来就有机会,可若卸职,那就人走茶凉一切成空啥都没有,你可要三思啊!”

  “乞骸骨的疏本已经呈上去,太后娘娘和陛下都没有反驳,就等着他们下旨呢。”

  虽然还是大过年,可张四维情绪低落,脸上看不出一丝喜庆。

  张鲸摇头叹气,一迭连声:“可惜啊可惜,那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休假前夕,咱去西暖阁为陛下读奏疏时,偷偷瞄了一眼东厂呈给陛下的访单。凤盘公不妨猜猜,上头说了什么?”

  张四维摆头:“这谁能猜着?风吹草动,上斤不上两的事情,东厂那帮人都会载上一笔。”

  “我见访单上记载了京城一首儿歌,说什么`文星落,紫薇黑;马变龙,凤凰死`。凤盘公,你琢磨琢磨看,这像不像是谶语?”

  张四维沉吟稍许后,问道:“这句话有何玄机?”

  “当然有。”张鲸掷地有声,然后咂摸着嘴解释,“今年是马年,神马变龙,预示着陛下要亲政当家做主了;张先生是甲申年生人,属鸡的,他原本是鸡变凤凰,可凤凰要死,今年是他的大限啊!”

  在张四维面前,因为利益基本一致,关系又还不错,所以张鲸说话毫不忌讳。

  张四维听了却摇头,嘿然一笑道:“你都说了是儿歌,那是编来骗人的,岂能当真?”

  “可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呀!”张鲸嘴角边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首辅眼下的病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真以为只是痔疮那么简单?”

  张四维淡淡地道:“痔疮只是太后娘娘用来稳定人心的策略,我辈岂能不知?”

  “凤盘公知道就好。首辅已在弥留之际,京城各大衙门,日夜都留人值守,新年也不例外,就是为了以备不虞。”

  “嗯,知道。”张四维点点头。

  “那凤盘公可知,陛下已经在安排首辅的后事吗?”

  “后事?”张四维眸子一闪,“陛下是如何安排的?”

  “陛下准备下旨吏部,要增补潘晟、余有丁、许国三人为阁臣。”

  “是吗?”

  “当然!”张鲸十分确定,“我的消息何时错过?”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张四维心下更是不快。这么大的事,他现在还没致仕回家呢。

  张居正病倒不起,他身为内阁次辅,在朝政即将变换之际,增加阁臣这样的大事儿,居然没人与他商量,让他这个次辅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边缘人……

  如此一来,张四维更是感到心灰意冷,仅剩的一点激情这时也都化为乌有。

  既是如此,那何必还要尴尬地留在内阁呢?

  “看来,致仕是我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啊!”张四维幽然而叹。

  “不!”张鲸音韵铿锵,“凤盘公千万不要灰心丧气啊!咱还有大把的机会呢。”

  ……

  感谢一班不贰盟主,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唯有加足马力写,写,写!

  今天三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