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2章 有一个想法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156 2020.01.15 12:00

  哭了一会儿后。

  “哎!”

  李太后幽然叹了口气,喃喃地说道:“也不知为何要定下这么一个规矩?亲王都得去外地。亲王多了要去,可眼下只有镠儿一个,那些大臣眼里也容不得沙子,非要急着赶你走。”

  啧啧……

  朱翊镠听了又是一愣,心想这话说得……只像一位护犊子的母亲,哪像一位掌舵的太后啊?

  分封制可是太祖朱元璋定下的祖制,后来到成祖朱棣手里版本加强了(当然,味道也有点变了)。

  朱元璋二十六个儿子,除了第九子朱杞和第二十六子朱楠早夭,第八子朱梓因涉嫌四大血案之一的胡惟庸案而自焚绝后之外,其余二十三个儿子皆封了王。

  有分析认为,朱元璋施行“据名藩,控要害,以分封海内”的也是被历史早已遗弃了的“分封制”,大概出于四个原因。

  第一,首先当然是为了巩固北方边防的需要;

  第二,对武臣不放心,感觉还是交给儿子靠谱;

  第三,学习效仿刘邦;

  第四,朱元璋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

  后来朱棣当权,收缴了各王国的护卫军,藩王的军政司法权也被全部收回。这样,各路藩王就成为名副其实的、被国家奉养但毫无实权的皇亲贵族。

  导致到了明朝后期几十年,供养分封皇室的开支居然超过了全国官吏俸禄的总和,几乎占全国税粮收入的五分之二。

  某些省,比如像山西,甚至超过了军饷和粮仓府库的储蓄。

  这个相信朱元璋也始料未及,本来是为了保证朱家江山而制定的祖制,发展到后来却急速地将朱家江山推向了衰亡的深渊。

  分封制——原本早已被历史遗弃(毕竟有西汉七国之乱、西晋八王之乱的前车之鉴),朱元璋却执意捡起来,尽管经过他精心改造,比如“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等等。

  但仍未摆脱分封制带来的历史悲剧,对大明王朝至少造成了两个极为严重的后果:

  第一、大明皇家从此开始逐渐出现了一群妥妥的无忧无虑、不思进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和生育机器;

  第二、大明帝国从此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使得后来的大明皇帝当家时常常入不敷出,老百姓的经济负担日益加重,影响了整个大明王朝近三百年的历史。

  提到明朝的分封制,要说各路藩王简直就是国家的毒瘤,相信稍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反驳。

  想要拯救大明王朝,分封这个制度必须得改。

  朱翊镠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似乎能够为此做点什么。

  如果,假如从他这个亲王开始做起,不知会有什么效果或结果?

  关于分封制,到了满清入主中原当家做主后意识到这个问题,采取与明朝截然相反的国家政策:所有亲王一个都不许出京。

  事实证明那也有许多弊端,像明朝亲王必须出京一样,都不是解决皇室宗亲的好办法。

  但相比较而言,大明的亲王问题似乎更为严重,已经到了严重危害国家机器运转无法控制的地步。

  尽管分封制是朱元璋定下的祖制,可李太后为了自己儿子,话语中明显夹含着不满。

  鉴于此。

  朱翊镠试探地问道:“娘,你是说分封制不够理想吗?”

  李太后微微一滞,似乎意识到什么,回道:“娘不敢批评祖制,只是镠儿还是个孩子,那帮臣子就要弹劾你赶你走,娘心里不舒服,可站在你皇兄的角度,娘又徒然兴叹无能为力。”

  “哦!”朱翊镠点了点头,又说道,“娘,其实抛开孩儿的问题不谈,分封制就是不够好啊!”

  李太后当即警惕道:“镠儿,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

  朱翊镠咂摸着嘴,小声道:“可孩儿觉得并没有乱说。娘,各路藩王就是国家的蠹虫。”

  “……”李太后惊讶地望着儿子,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显然她也认同这个观点,只是不敢违背祖制去做什么。

  李太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尽管她没有多说什么,但态度已明了,一切都在那一声叹中。

  朱翊镠相信,同时代的人也都能够认识到藩王问题的危害性,只是像李太后一样不敢轻易触碰。

  大明说到底还是人治为主,做什么之前,总喜欢问祖制如何?有没有前例可循?

  祖制和前例似乎,哦,是确实凌驾于真正权威的律法之上。

  李太后沉默片许,想了想,忽然嗤之一笑,感慨地道:“蠹虫?嘿嘿,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改造啊,将蠹虫变成益虫。”朱翊镠脱口而出。

  “哪有这么容易?且不说如何改造的问题,祖宗留下来的祖制岂能轻易更改?”

  朱翊镠接道:“好的祖制需要继承,可不好的为什么不能改?张先生的改革振衰起隳,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不就是因为改了许多前例与祖制吗?”

  李太后微微点头,“那镠儿认为怎么改?莫非观音菩萨又在梦中指点了你一二?”

  朱翊镠摇头一笑,“娘,那倒没有,不过孩儿倒有一些想法,待廷议过后好好说给娘亲听。”

  “好,但要记得偷偷告诉娘亲,别让人听见了,又成为他们弹劾你的口实。”李太后提醒道。

  “娘,其实这次弹劾孩儿,是张鲸暗中鼓动的。”

  “他?”李太后诧异地道,“就因为镠儿收他为徒吗?”

  “孩儿想肯定是的,但他在皇兄面前不承认,说是为了孩儿好,实在看不出好在哪儿。”

  朱翊镠嘟囔着嘴,尽管没有数落诋毁张鲸,但语气中的愤懑之情还是显而易见。

  李太后深吁一口气,意味深长但又点到为止:“也许他是为了朝局的稳定吧!”

  朱翊镠心领神会,不就是因为他最近蹦哒,会被人以为觊觎皇位吗?切,笨不笨啊?如果真的觊觎皇位,就扮猪吃虎不蹦哒了。

  正因为没有争皇之心,他才会蹦得欢呢。

  既然李太后点到为止不想多说,那朱翊镠也不纠结,反正此行的主要目的达到:被弹劾也好,开廷议也罢,李太后都会向着他。

  有了李太后撑腰,他可以安安心心去参加廷议。

  从慈宁宫正殿回到偏殿,朱翊镠便在琢磨“蠹虫”的事,其实方法无非两个:要么改造成益虫,要么消灭……只是刚在李太后面前,他只说了第一种方法。

  ……

  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